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字型下載之前,先看看⋯⋯

2015/7/15 — 14:31

下載字型之前(不論是合法或非法),你有沒有好奇過字型是怎樣製作的?

正常人應該是不會好奇的。字型設計的歷程很神秘,過去從來沒有人談論過,也很少會有人感到好奇。久而久之,開始有人覺得字型就是一個伴隨電腦而來的贈品,甚至以為字型是電腦自己生出來的。但是字型從古至今,都是由專業的職人打造的。

而且打造的過程要花非常多時間。就中文字型而言,要達到良好的品質控制,至少也需要兩年。而我們只要兩秒就能下載到一位職人兩年多的工作成果。

廣告

在我們推出的《字型是怎麼製作的》紀錄片中,justfont 字體設計師曾國榕與創辦人葉俊麟談到 justfont 字體設計團隊內部的設計流程。

 

廣告

設計前的準備

就跟推出其他產品一樣,字型也需要經過市場調查。不論從功能或風格的角度,去推測市場有沒有新字型的空隙存在。等到想做字型的特色概念差不多確定之後,就可以從零開始:先確定框架,是長的、正方的還是扁的,字體的形狀會很顯著的影響風格。骨架更是關鍵的影響了字體給人的感受。字體是否「易讀」、「易認」的「功能性」也很大部分取決於「骨架」。

在設計初期,一定會試做幾個字。在試做的過程中,也會多方嘗試不同的筆畫造型與骨架是否搭配,並在設計這些基本字的時候,實驗這套字型的筆畫空間分配要怎麼做最適當。

字型設計大致上的流程

字型設計大致上的流程

 

由基本字擴充字集

中文字有上萬個,通常不會一個一個做(不然要做到什麼時候呢)。雖然字數繁多,但其實可以適度的拆解成為部首之間的組合。也就是說,理論上,做好了特定一組部首,便可以將這些部首彼此重組為更多字。這就是「基本字」的重要性:作為將來擴充字數的基礎。

說到基本字,必須要能夠實驗理想的空間分配,所以不是隨便哪個字都可以成為這些字的。通常在漢字設計時,會挑選「今、三、力、永、東、國、酬、愛、鬱、靈、鷹、袋」這些字展開設計。其中原因我們在〈關於「南去經三國,東來過五湖」〉這篇文章詳細解釋過。

中文字型產業中,通常被拿來當作測試初期概念的幾個基本字

中文字型產業中,通常被拿來當作測試初期概念的幾個基本字

簡單來說,這幾個字可以具體而微的代表常用漢字中最極端的狀況,例如「東」是左右最寬的字,所以可以來決定這套字型最寬的極值;「鷹」是常用字中橫筆最多的代表字,因此能用來決定筆畫比較複雜時,橫線的寬度要怎麼拿捏(才不會太淡或黏在一起)。

但因為中文字有上萬個,這十個字並無法有效代表所有的狀況,也很缺乏「會意」、「形聲」,也就是由兩個以上的部首組合起來的字(而它們又佔了漢字中的多數)。所以,還是要挑選更多字,確定各個部首的造型與細節方案。通常需要 300 個字左右,才可以包涵足夠的部首可以擴充到一萬字的基本常用字。

部首組件可以一直複製貼上,但不代表就不需要每個字精細的調整

部首組件可以一直複製貼上,但不代表就不需要每個字精細的調整

雖然電腦時代可以每個組件複製後貼上到下一個字,但這並不是說中文字型就是一個高度自動化的生產過程。因為漢字裡的每一個字,其實都是一副圖畫。從別的字來的部首,常常還是要修改很久,才能夠符合這個字合理的平衡佈局。

也就是說,要一個字一個字手動拼。字型還是很接近手工藝的產業。

 

工具

數位字型是用向量描繪的,因此,其實理論上,只要有心,一位設計師可以用 Illstrator 先描繪一套中文字型(例如設計「浙江民間書刻體」的應永會),然後再輸出特定格式到 FontForge 等開源字型軟體編碼成字型。

但這樣做其實是很辛苦的。一套中文字型有數千到數萬個字,會需要編碼,輸出成字型檔;每個字最好也都可以統一調整共通的數值,例如說筆畫的粗細,以及一個字元的寬度。這些向度,透過普通的繪圖軟體會很不容易管理。也因此用字型設計軟體更有必要性:不只是繪圖而已,更在管理數萬個字與符號。

字型設計軟體 Glyphs 測量筆畫寬度值的模式

字型設計軟體 Glyphs 測量筆畫寬度值的模式

而且,每一個字如果單獨看,通常無法看出什麼缺點,而且還會覺得「嗯,這個字設計得真美啊!」中文字型的品質不是看一個字決定的,而是要排成文章,看看閱讀性、易認性做得如何,確保不會有些字特別大,或者有些字重心歪掉了。justfont 現在設計所使用的字型設計軟體 Glyphs 就有把設計好的字打散混排的功能。一排字看下來,就知道哪個字太小,哪個字重心跟別的字不同了。

 

追求一致性的品管

不過,做幾萬個字絕少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通常都要整個 Team 下去做。

問題就在這裡:大家的美感不同,有人曲線描繪得比較圓滑、有人喜歡把角度調整得比較鋒利,這些特質不是不好,而是製作字型必須非常講究每一個字的統一性。所以,字體設計師需要常常開會,大家一起檢討過去這段期間做的字有沒有可以調得更一致的地方。

這份「很酷」的工作的背後:一直修、一直修、一直修

這份「很酷」的工作的背後:一直修、一直修、一直修

而且,手工一定會犯錯,就像寫作一樣,一定要給別人審訂。一個字看太久,就感覺不太像一個字。這種心理盲點在字型設計也會出現。設計師整天盯著螢幕,很容易視覺疲乏。把字體放大到塞滿 20 幾吋的螢幕,感覺都很美,但縮小來看,又是另一回事。這個時候,就需要每個人把自己做的字用不同尺寸印出來,彼此交叉審閱,一個字修改五次是很常見的情況。一套品質良好的字型,是需要經過許多這樣的修改歷程才能成就的。

 

字體設計的社會責任

就像國榕最後說的,字體設計很多時候是一個「責任心」:這些字體一旦離開了公司,就可能出現在各地的街道上。製作良好的字型是隱形的,安靜地發揮功能,讓人順暢的體驗著,甚至不太有人會注意到;但糟糕的字型卻很有可能變成「視覺污染」,一個乾淨明亮的好地方、一張用心拍攝的好照片,很有可能因為字型的拙劣,讓老鼠屎壞了一鍋好料理。

所以,很多時候,字體設計師是在與自己的責任感奮鬥。即便有許多人看不出「缺陷」,但若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字體設計師的工作也不能輕易結案。

 

延伸閱讀

字體有版權嗎?|字體版權這筆爛帳:有了自己的字型後,我開始擔心了⋯⋯
下載免費的字型真的不必付出任何代價嗎?|永遠搞不懂的字體版權:怪怪 der 授權模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