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實驗字型→機械明朝 [暫名]

2018/2/21 — 21:17

大概兩年前開始隨許瀚文製作入空明朝體研習造字工藝,並觀和尋找自己的喜歡的字體進行研發。今天重看一年前的實驗作品,當時自己不太滿意,也沒有時間去進一步研究。一年過後翻看,感覺重新發現到它的潛力,所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工作室在工廠區,日常總會看到不少輕工業發達時期遺留下的舊式招牌和水牌標示,除了剛猛醒目的北魏書法外,我對一種看起來很可愛、造型和結構都獨特的雕刻機字型非常感到興趣。

廣告

鑼機(Milling Machine)刻成的字型在香港稱為「囉機字」,日本則稱為機械彫刻用標準書体。從香港告示中七位數的電話號碼推斷它大概是七十至八十年代的產物。為了方便並統一師博的製作,早於一九六七年,日本工業標準調查會(JISC)為機械雕刻的標準字體製作出本工業標準(JIS)規定,作為通過工業雕刻產生字符的標準。重塑此類字型於日本早有案例:設計師Kim設計的「機械彫刻用標準書体」正是按照JIS標準作重新製作的字型。

囉機字原理是由機器上的刀片360度旋轉於膠或金屬板上雕刻出文字,因此字型不會出現粗幼變化,尾端呈現圓角,且由於避免刀片在雕刻時損壞的關係,一般文字都會設計成縱、橫線避免過多的交集,盡量減少筆劃,如「台」字的上部就會設計成像個三角型一樣,使師傅能以一筆完成,減少大量生產製作時的工序。考慮到技術的限制,其獨特的造型設計可以說是來自功能與規限下逼於無奈而產生的美學。

廣告

相映成趣,沒有統一製作標準環境下的香港囉機字造型則各有特色,生產於不同廠商的字型都不盡相同。例如有些師傅會在字中加上Serif,雖然對辦識率沒太大影響,卻是非常有趣的嘗試。亦有使用不同粗幼刀片刻成標題(Display)、註解(Caption)與設計較修長的長體(Condensed)。數下來基本的字體家族(Font Family)都齊腳了。

縱觀各花百樣的字體,我最喜歡還是明體,它的結構、筆劃最能表現出漢字的古典韻與人文氣息。因此我開始以囉機字獨特筆劃造型作原點,加入明體特質去設計這款實驗字型:罷脫創作媒體的技術規限,利用科技去重新演繹。

我開始嘗試製作。機械明朝(上圖)承傳囉機字造型,但起、收筆均加入上勾的筆劃形成明體中小三角的造形,因為創作媒介的不一樣,亦無需再因為機械損耗等原因去刻意減少筆劃,在衡量整體造型設計後決定於適當的筆劃保留囉機字特點(例如它的直鉤就有兩種寫法,如「服」中的「亅」與「務」中的「𠃌」),而不需要的情況下則以圓頭筆劃做出明體之感。研究後更發現不少囉機字的異體造型原來源自於傳統書法(!?),這一部份以後會再詳細分享。目前還在探索階段,希望有空可以找個真正的囉機師傅問個到底,再去深化這套字型,能為圓體類字型帶來新的可能性,stay tuned。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