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於宗哲大討論之後 - 有關「微調論證」的補充

2017/1/25 — 14:30

思托邦第五講「宗教與哲學」於一月十三日晚上在中文大學逸夫大講堂舉行。(圖片來源:朝雲 facebook)

思托邦第五講「宗教與哲學」於一月十三日晚上在中文大學逸夫大講堂舉行。(圖片來源:朝雲 facebook)

【文:陳文豪】

感謝周保松教授的邀請,讓筆者有幸能夠參與1 月13日思托邦有關宗教與科學的討論,很高興香港還有很多願意對學術真理進行思辯的人。該場討論完畢後,我留意到有不少人在網上作出了評論,特別是圍繞「宇宙微調」的問題。由於當天的時間緊迫,我實在沒有時間交代所有論點(我真的不夠時間,不是假裝不夠時間)。故此我想借此機會多談一些「微調論證」,望消除一些人對該論證的誤解。

廣告

網上有不少評論認為「微調論證」的解釋力很低,主要指出產生微調數字的機會率雖低但不代表什麼,就好像中六合彩的機會也很低,但中了六合彩並不代表有上帝存在。又例如有人認為某人與某人之間的相遇機會也很低,相遇了並不代表能夠證明有上帝。有些人認為出現某些微調常數的機會雖低,但「天擇」已經可以解決問題,與生物進化一樣,不需要再討論。以上的討論都是一般人對「微調論證」常見的誤解,讓我在這裡討論一下。

首先,當晚我提出「微調論證」,本來不是要說明「微調的證據可以推論上帝的存在」。當晚的主題是「宗教與科學」,而非「如何證明上帝存在」,我想說明的是微調證據可以讓宗教與科學作出對話,或提供雙方對話的可能性,故此兩者不一定只有衝突。或許觀眾誤解了我想證明上帝存在,所以網上不斷出現「宇宙微調能否推論出上帝存在」這一類的討論。但事實上,我當晚沒有打算證明科學可以推論上帝必然存在。

廣告

正因為我沒有這個打算,所以當晚我沒有談論這個論證的具體論述,以致很多人認為「微調論證」粗疏。以下我嘗試簡單的說明一下「微調論證」的基本論述結構。

事實上,「微調論證」建基的不止是機會率低的問題,也在於其結果的獨特性(或價值)。以下是其簡單化了的論證結構:

1)出現「微調數字」的機會率很低。
2)該些「微調數字」帶來的結果具有很強的獨特性。
3)這些獨特性的出現令該些數字的出現需要其他的解釋(機率以外的解釋)。

讓我用一個例子來說明。有一天小明到賭場玩21點,賭場的主管發現他連續100次得了21點(只派兩隻牌),贏了很多錢。如果你作為賭場的主管,你會認為這個結果是純粹因為巧合嗎?如果你作出這樣的判斷的話,我敢肯定賭場的老闆第一時間便解僱了你。但問題來了,機會率的確「容許」連續100次出現21點的可能性(機會率小於1/20100),為什麼我們普遍不會接受這樣的解釋?這是因為連續得出100次21點的機會不單止低,而且帶來的結果是小明贏錢。

事實上,連續出現100次只有2點的機會也是差不多的低,但賭場的老闆不會認為小明在「出千」令他得出100次2點。故此,機會率的高低只是「必要條件」,若要有「充分的條件」認為小明在「出千」,就要考慮這個機會率帶來了什麼的獨得性。從以上的例子,該獨得性就是「贏錢」。因為除了機率低外,「贏錢」的結果令出現另一個解釋的可能性大大的增加了(這個另外的解釋就是小明「出千」)。事實上,我們通常都不是只判斷一個「解釋」是否好的解釋這樣簡單,而是比較兩個或三個可能的解釋中哪一個最好。很明顯,上述的例子(連續出現100次21點)說明「小明出千」這個解釋比起「巧合」這個解釋來得更合理。

讓我再說多一個例子,很久以前科學家發現慣性質量(inertial mass)的數值與重力質量(gravitational mass)的數值是一樣的(兩者的比例是1),但不知道是基於什麼原因。我們可以硬說1這個比例沒有特別,它只是眾多實數(real number)中的其中一個,與17.3 或2301.3456一樣,出現的機會也均等。但科學家不會這樣說。因為1是特別的數字,其獨得之處在於說明兩者可能具有等價性。故此,學者Schlesinger認為只要有一個令人驚訝而且不太可能出現的事件(a significant surprising improbable event)發生時,其出現的解釋便需要有一個更合理的理由,而非源於巧合。[1]而所謂令人驚訝的事件,可以該事件的獨特性作出判斷。事實上,後來廣義相對論證明了為什麼兩者的比例是1。

套用以上的例子,「微調數字」的出現有什麼獨得性讓我們有理由懷疑在「巧合」這個解釋外有更好的解釋?答案在於智慧生物的出現。現代科學告訴我們智慧生物(人類)的出現在於宇宙不同常數和條件的準確微調,該些數字大一些或小一些都不能令人類演化出來。而人類的獨特性在於人類能夠擁有意識、反思並有能力探索和認識宇宙,更包括認識上帝。換句話說,宇宙的微調讓人類可以演化出來並認識宇宙!這個獨特性令宇宙微調的出現似乎需要一個更合理的解釋,而這個解釋需要與這種獨特性有關。當然,有些人會不同意,認為人類沒有什麼獨特性,人類只是宇宙中其中一樣東西罷了,與一塊石頭無異。

那麼,對這些人來說,微調數字本身或許沒有什麼驚訝可言。[2]但無論如何,至少這提供一個宗教與科學對話的可能性,當中的論證不一定令所有人心悅誠服,但至少不是「中六合彩」或「人與人相遇」那些類比可以比擬的情況。[3]此外,當晚我也有談及未知的自然律不可以作為解釋,因為有很多微調數字是獨立於自然律存在而不受其規範的,故此這不是一個可能的解釋。

有些人指出「微調論證」是訴諸無知,即科學解釋不了,就等於上帝存在。這也是對「微調論證」常見的誤解。事實上,科學解釋不了並不等於上帝就是解釋,故此有神論一方需要證明上帝的存在能夠有效解釋宇宙常數的微調,否則論證便不成立。此外,有神論的論證必須要在解釋力、理論基礎的內在一致性和簡潔性等高於機率論的論證,否則有神論就不是兩者之中最佳的解釋。故此,這牽涉到宗教或神學的獨特論述,例如上帝會否選擇微調宇宙常數來創造智慧生物。從基督教的神學來說,我們有理由相信上帝願意選擇創造具有意識的人類,並與人建立關係,而其解釋力可以遠高於機率論的解釋力。[4]此外,「多重宇宙論」理論上也可以是一個有效的解釋,不過討論此問題需要另文,有機會再探討。

另外有一些討論指出科學終有一天可以解開這個微調問題,我們不需要這一刻便考慮宗教的解釋。理論上這種觀點是有道理的,但實際上我們很少會這樣處理一些未解之謎。就例如我們要研究為什麼特朗普可以當選總統,我們可從政治學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然而政治學的角度若未能提供合理的解釋時,我們多會從另外的角度幫忙去解答這些問題,例如從社會學的角度、經濟學的角度等,我們絕少會說:「雖然政治學的角度未能夠提供合理的解釋,但我們不需要這一刻便考慮其他角度,我們應繼續等……」。故此,若我們不是科學主義者的話,至少我們應考慮科學以外不同的可能性,而宗教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向。或者我們不一定要作出百分百明確的結論,但為什麼我們要誓死不考慮宗教呢?

 

 

[1] George Schlesinger, New Perspectives on Old-time Religion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8), p.127.

[2] 然而,我相信沒有人會真的認為毀滅一個人與毀滅一塊石頭是完全一樣的。

[3] 有人或會說中六合彩也有贏錢,這個獨特性是否可以推論出上帝存在?這個類比是不適當的。因為上帝的存在不代表祂會令你中六合彩,所以上帝的存在本身不是一個好的解釋去說明為什麼該人中六合彩。有關機率論的質疑,早期已有大量討論,可參麥格夫著,王毅譯:《科學與宗教引論》(香港:基道,2006年)。

[4] 參Richard Swinburne, Is There a Go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David Glass, “Probability and the Presumption of Atheism”, Yearbook of the Iris Philosophical Society, 2010;Robin Collins, “The Teleological Argument.” In The Routledge Companion to Philosophy of Religion, eds. C. Meister and P. Copan (New York: Routledge, 2007)。

 

作者簡介:香港教育大學科學與環境學系助理教授、思托邦第五講宗教與科學的講者之一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