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台灣製作人】當港劇轉攻大陸 台劇如何憑「小國策略」打入國際?

2017/10/6 — 18:03

話題台劇《麻醉風暴2》約旦取景劇照

話題台劇《麻醉風暴2》約旦取景劇照

TVB台慶劇《使徒行者2》,雖然在香港未有引起太多討論,收視也不特別標青,但在大陸風頭則一時無倆,「天堂哥」袁偉豪登上微博熱搜,劇集至今點擊率已破10億。

《使徒2》與《踩過界》,以及即將播出的幾套 TVB 50 週年台慶劇,似乎是TVB銳意推進的港劇未來方向:與大陸影片網站合作獲得大額投資,以提升劇集拍攝質量,致力用「港劇」的經典招牌吸引大陸觀眾。TVB 節目及製作副總經理杜之克此前接受《南方都市報》訪問時就言明:「讓內地觀眾重新接受港劇」、「讓港劇在內地的傳播面更廣」,是TVB的「新港劇」目標。

港劇由輝煌到衰落,復興嘗試處處碰壁,另類創作無以為繼,獨大玩家 TVB 決定全面擁抱大陸資金、大陸觀眾、大陸市場。TVB 說,香港市場太小了(真實對白)。要發展、要進步、要提升,不得不投向更大的市場吧?對華語影視業而言,「中國市場」似乎是永恆的枷鎖。

廣告

但這真的是電視劇的唯一出路嗎?台灣經驗告訴你,未必。

提到「台劇」,港人或只會想起那些由「可愛教主」楊丞琳或林依晨撐場,千篇一律地三四五角戀的偶像劇 — 那已是近十年前的事了。隨著韓劇攻陷亞洲,大陸憑鉅額投資、製作精良的長篇史劇在港搶攤,近年,已很少有台劇能夠在港引起話題。

廣告

但在偶像劇沒落的低潮與「西進」(向西進入大陸市場)潮過後,原來台劇已跌碰摸索出與世界接軌的路。

近日在香港隨處可見的電影《紅衣小女孩2》海報中的那個楊丞琳,你又是否認得呢?不只楊丞琳成功轉了型,近兩年台劇也已谷底反彈,進入了嶄新時代。

當港劇的成功指標,是在大陸視頻網站得到幾多億點擊率,台劇早已另闢新徑:系列實驗短劇「植劇場」憑口碑登上 Netflix 進軍世界,HBO 與 Netflix 投資的首部華語劇,均選擇了台灣的新晉影視創作團隊。

最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成功走向國際的台劇,題材恰恰是最本土的:台灣本地的社會爭議、甚至最「台味」的宮廟文化與閩南話,正是台劇獲得國際片商青睞的最強武器。

這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立場》記者赴台專訪台劇新浪潮的兩名領軍人物,分別從創作、產業角度,解構台劇轉型成功的訣竅。

由盧廣仲主演的《花甲男孩轉大人》是今年最「夯」(超人氣)的台劇之一

由盧廣仲主演的《花甲男孩轉大人》是今年最「夯」(超人氣)的台劇之一

 

背景:OTT觀劇興起

在香港,付費使用 Netflix 等 OTT(Over-the-top)影視平台煲劇難言普及,但在台灣,OTT 付費市場已相當成熟,除了美國 Netflix、HBO,韓國 LINE TV、中國愛奇藝以外,台灣本地傳統電視台與網絡公司亦紛紛投資設立 OTT 平台,百家爭鳴。

OTT 平台以首播、獨播、跟播等不同方式,購買劇集版權,改寫了由電視台主導製作的模式;從集資、創作、製作到行銷、播映、回收成本,台劇的生態漸起變化。

另一邊廂,隨著偶像劇疲乏,台灣本地觀眾轉向美日韓、大陸劇集,台劇沉寂多時,業界創作人亦不斷尋求變革與出路。過去數年,一些題材較另類的偏鋒嘗試出現,憑質素在台灣電視獎項「金鐘獎」獲得肯定。

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了數部為市場帶來衝擊的話題作,令台灣出現「類型劇」風潮。

2015 年推出的醫療短劇《麻醉風暴》,以慎密的推理劇本直擊台灣醫療問題,僅僅六集已在台灣造成震撼;新一季《麻醉風暴2》挾超高口碑吸引資金,引入電影界做法革新了台劇集資模式,達到單集成本 500 萬台幣(約合港幣 129 萬)的規模。

製作費大增的《麻醉風暴2》,得以遠赴約旦取景

製作費大增的《麻醉風暴2》,得以遠赴約旦取景

而 HBO Asia 與台灣公視合作的《通靈少女》,以台灣宗廟文化為題材,成為首部獲國際 OTT 平台投資的台劇。到今年,由歌手盧廣仲主演的植劇場《花甲男孩轉大人》,改寫了台灣鄉土劇種的定式,在年輕世代間掀起台語風潮;一段盧廣仲與老戲骨蔡振南以台語對罵的一鏡到底片段,Facebook views 高達 800 萬,甚至廣獲香港網民轉發。

以下,就由從《惡作劇之吻》、《我可能不會愛你》走到《花甲男孩轉大人》的導演瞿友寧,以及《麻醉風暴》製作公司「瀚草影視」總經理湯昇榮,詳解台劇近兩年究竟為何得以復興。
 

成功訣竅一:掌握國際趨勢

「我們要對平台非常敏銳,不是電視台買了就鎖在電視台,觀眾定點去看 …… 未來的趨勢是走向世界─用的是台灣題材,但立意高度、說故事的方式要跟世界接軌,加字幕,賣給全世界。這樣台灣戲劇才能有新出路。」

— 湯昇榮

過去,台劇製作雖然「製播分家」,由電視台委託製作公司拍攝,但電視台主導角色相當重,創作制肘甚大。市場方面,台灣雖然不如香港一台獨大,多家電視台之間競爭激烈,但經費緊絀(規模較大的偶像劇單集製作費約200萬台幣)、製作週期短,無法追求高質量,題材及拍法亦不能太冒險。

而上面提到的幾部現象級劇集《麻醉風暴》、《通靈少女》與《花甲男孩》,雖題材各異,但有一個共通點:很短,只有六、七集,而且類型風格鮮明。

台灣本地OTT平台興起後,新的劇集版權銷售財源出現,一部劇集可以同時賣給四、五個OTT平台,且費用較業界預期為高。OTT平台的需求,令台灣近年屢現當地媒體稱為「質感類型劇」的佳作。

恐怖懸疑短劇《積木之家》海報

恐怖懸疑短劇《積木之家》海報

「短集數不會為了把劇拉長去轉折,就是清楚、簡單的起承轉合,不拖戲,乾淨利落。」瞿友寧形容:「也因為短,類型上的嘗試更自由 — 像懸疑、推理這些,拉長了反而不好表現。」

「電視台需要長集數來留住觀眾。」曾任台灣客家電視台副台長的湯昇榮則解釋:「但當視頻平台越來越受歡迎,短集數會越來越多。類型劇很多元,但定位清晰、目標觀眾群也清楚,可以在一定資金範圍內,做得紮實。」

當劇集的買家不再只限於電視台,OTT 平台的角色越來越吃重,短集數、分季的類型劇將是大勢所趨。

環顧亞洲,製作精良的韓劇已成收視保證,中國亦憑藉鉅額資金提升特效、美術,在武俠與宮廷長劇種佔盡先機。過往台劇是偶像劇王者,但如今整個劇種不再吃香;湯昇榮認為,題材多變、成本可控的短篇類型劇,是台灣在亞洲市場重新建立品牌特式的可行出路。

台灣的華語戲劇作品,一大客戶當然是中國大陸的視頻網站,如騰訊、搜狐,以及已在台灣「落地」的愛奇藝;然而,在台灣本土累積到口碑的優秀台劇,還可以走向更大的舞台。

為打入亞洲,國際 OTT 平台熱衷物色當地團隊合作自製新劇,或購入當地優質劇集。HBO Asia 早前與台灣公視合作,以台灣宗廟文化、民間信仰為題材推出《通靈少女》,不只在台灣引起轟動,並在亞洲 23 個國家或地區的 HBO 頻道播出,據 HBO 方面稱反響不俗。

《通靈少女》的宮廟題材在台灣相當「本土」

《通靈少女》的宮廟題材在台灣相當「本土」

《通靈》獲得極大成功,國際 OTT 巨頭 Netflix 亦不甘後人,宣佈首部自製華語劇,就是與《通靈》製作團隊及台灣新晉導演柯汶利[1]合作的驚悚類型劇《擺渡身》。這部八集短劇將以真實社會案件為藍本、以驚悚為外衣,探討台灣社會最具爭議的政議題之一:死刑。本土劇集方面,《花甲》於七月被Netflix高調購入,另據台媒報道,《麻醉風暴2》亦正與其洽談中。

除了製作方式及長度,劇集內容是否具地方特色,亦是打入國際的決定性因素。

從《通靈》到《花甲》,本土元素的國際魅力顯露無遺。「宮廟、台語髒話、檳榔西施、珍奶,這些非常台味的東西,反而變成有趣的特色,」《花甲》導演瞿友寧形容:「看劇時,語言不會成為困擾,唯一取決的,是戲本身好不好看。」

看到這裏,讀者可能也想到了:《通靈》宗廟裏的鬼怪,不正是中國大陸拒諸門外的題材?對此,執導《通靈》的年輕導演陳和榆受訪時表示:「中國是很好的市場,但不是唯一的市場。」

湯昇榮深有同感。「迎合(中國市場)去做東西,慢慢會忘記其實台灣有很多題目可以挖掘。」

另一邊廂,中國大陸本地製作的電視劇亦相當高質,且更符合當地觀眾口味,台灣影視作品「西進」,本身就要面對相當大的競爭。

「中國(市場)很大,但也太多人去做,東南亞市場則還沒成熟。」湯昇榮續指:「這一兩年我們(瀚草影視)開始走東南亞,觀察越南、印尼、菲律賓等國。」

「整個東南亞市場,華人之外,還有很大的空間。」

《通靈少女》HBO ASIA 播出廣告

《通靈少女》HBO ASIA 播出廣告

台灣政府亦是台劇國際化的推手之一。向來有補助戲劇業界的文化部,今年將會加撥 24 億台幣進行「推動超高畫質電視內容升級前瞻計畫」,目標是協助業界製作「更多在世界舞台發光發熱」的影視作品。

另一項斥資 22.7 億台幣的國家文化資料庫計劃,則計劃將台灣本土文化資料數碼化,以支援創作人開發本地文化元素。台灣公視出身的文化部政務次長丁曉菁,曾如此向台媒解釋概念:「分析《通靈少女》,其實是傳統素材的新眼光。台灣其實有很多好故事,散落各領域、各地區;透過這個計畫,有志創作的人就可以很快拿到故事素材去發展。」

環境整體向好,創作人得到更多嘗試空間的同時,「做好劇」的挑戰與壓力也更大。

「我們要更敏銳,找到好的題材來操作。」湯昇榮總結。

大世界競爭激烈,要制作出一部足以挑戰美日韓、俘虜觀眾的本土電視劇,重點不在明星、畫面技術,而在最根本的:故事。

 

成功訣竅二:劇本最重要

去年,瀚草影視將編劇部門分割開來,成立公司「英雄旅程」,專門經營劇本開發;放在故事與劇本的投資有多少,是影視作品成功的關鍵。

《麻醉風暴2》劇照

《麻醉風暴2》劇照

在台灣,固然不乏「三個月製作20集」的罐頭式偶像劇,但一部獲獎電視劇的劇本,隨時花費數年時間做大量調研才寫成。

13集長的《麻醉風暴2》,光是劇本與前期準備就花上十個月,邀請醫生擔任顧問、提供意見,為配合劇情需要也特地邀請了「無國界醫生」,前後合共有23位顧問提供專業意見,演員亦參與劇本討論。

據製作方指,扮演醫生的演員均曾進手術室觀察醫生動刀。劇集播出後,有醫生觀眾激讚劇中做手術使用的術語,與台灣醫院內的真實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而讓劇本更準確反映社會現實的訣竅,是向專攻長篇報道的週刊記者請益。「記者們挖過台灣醫療制度、政策的問題與缺失,我們就直接編到戲裏面,直接反映。」

《麻醉風暴》首季以推理為招徠,核心卻是台灣醫患關係、醫生過勞問題。續集野心更大,13 集的空間,要探討台灣醫療問題包括健保制度成本轉嫁醫護、藥廠對弱勢醫院的控制、業界貪腐、窮富病人待遇差距、重症病人淪為醫療人球等等[2]

描繪出重重問題,背後要傳遞的卻如英文片名一樣,是「Don' t give up」的精神。

「『wake up』(《麻醉風暴1》, 2015)是希望大家清醒過來、看到現狀,不要再痲痹自己,假裝這些事情都沒有。」《麻醉2》總策劃許菱芳在專訪中如此解釋:「可是清醒以後,更重要的是要做出行動、改變。」

《麻醉》系列製作人曾瀚賢曾披露,《麻醉1》大獲成功後,一些大陸視頻網絡曾向他招手,提供豐富資金,但他最終決定留在台灣。

「不論是《1》還是《2》,也跟台灣這幾年大環境、社會運動及其引起的反思有關,只是用醫療產業整個變化(去呈現)。(劇集)概念是台灣原生的,沒辦法架空丟到大陸,所以就好好的回來台灣。」

從劇情載體到中心思想,《麻醉2》均與台灣社會緊密扣連、呼應。

「可是你清醒以後,還有更重要的是,你要做出行動、改變。」

「可是你清醒以後,還有更重要的是,你要做出行動、改變。」

「台灣年輕人對社會脈動、政治的關注度很高。」湯昇榮認為,這是台劇轉型的另一大時代背景。

觀眾對社會的關注,如何影響影視產業?最顯著的例子,是台灣紀錄片的蓬勃發展。本土製作紀錄片頻繁登上戲院大銀幕、甚至票房大賣,在香港可能無法想像,但近年在台灣並不罕見。

觀眾對電視劇要求越來越高,探討社會議題的電視劇,在台灣收穫的反響也越來越好:準確反映社會焦慮,是相當有效的賣點。「議題跟社會貼近,觀眾反而會看 … 找大家熟悉的話題,宣傳時讓觀眾看到,我們的營銷會這樣走。」

「民氣可用」,是影評人馬欣為台劇現狀所下的結語。

但以社會入題,反思與批判要夠認真,才能支撐劇本向深度發展,令故事更加紮實,而不僅僅當作噱頭。社會議題的營銷優勢,只是附加價值而已。

湯昇榮強調「做好作品,劇本太重要。」

湯昇榮強調「做好作品,劇本太重要。」

即使是節奏較為輕鬆的《花甲男孩轉大人》,其實也著力刻畫了台灣城鄉間、新舊世代間理念的衝撞、矛盾。

在台灣,鄉土劇與時裝劇各有固定的受眾市場,連台劇演員與國語劇演員都少有共演,《花甲》則冒險將兩者揉合,結果大獲成功,中老年、年輕觀眾兩邊通吃,並帶動媒體關於台語文化的熱議。

該劇主線是「鄉土」與「親情」,驟眼看來相當老土,為何能夠吸引這麼多年青觀眾?

《花甲》的主角,設定為「51%男49%女」的陰柔男生與「51%女49%男」的陽剛女生,這樣的台北都會年輕人回到台灣傳統鄉村,既是笑料不斷的保證,也反映台灣社會經歷著的性別觀念衝擊。

盧廣仲與老戲骨蔡振南一段對罵,為何可在網上引發轟動?瞿友寧分析,除了一鏡到底、網民驚覺「盧廣仲原來這麼會演!」等因素,對罵的內容 — 兩代人對同性婚姻的看法,也是關鍵。

「年輕人會覺得,這不是傳統八點檔的刻板舊時代價值,而是現代觀點、傳統價值在碰撞。」瞿友寧總結:「跟他們看過的鄉土劇都不一樣。」

「觀眾其實很願意接受新的東西。」以多部經典偶像劇聞名的瞿友寧,對觀眾口味變化摸得精準。「情愛、家族、世代,不是不能再碰,但是不可以再給觀眾舊的、單一觀點的東西。」

「51%女49%男」的阿瑋(嚴正嵐飾)與「51%男49%女」的花甲(盧廣仲飾)

「51%女49%男」的阿瑋(嚴正嵐飾)與「51%男49%女」的花甲(盧廣仲飾)

 

成功訣竅三:影、視合一

除了劇本,台灣電視劇的拍攝技術亦有顯著進步。

對優質電視劇最常見的形容詞,就是「有電影感」,但電影感並非轉用 4K 設備就能拍得出來。目前在台灣,電影、電視兩個行業的編劇、幕後人員,出現融合之勢。

這固然並非台灣獨有的現象,而是國際趨勢。

「電視劇成本不用很高,就有比電影更大的空間可以玩;近年這麼多平台,需求量非常大。」湯昇榮指,越來越多電影人材轉戰電視,「用拍電影的方式拍劇」。這些新血的加入,令電視劇的敘事節奏、畫面、整體製作水平均有提升,亦帶動了電視業界在這方面的競爭。

「瀚草影視」正是這股浪潮的先行者,同一批人同時推進影、視兩線,兩邊均獲得好成績。除了多部口碑電視劇,文首提到現在於香港上映、由楊丞琳主演的《紅衣小女孩2》,就是瀚草的招牌系列作品。

總統蔡英文邀請《紅衣小女孩》製作團隊及演員到總統府:「《紅衣小女孩2》不僅票房破億,還把版權賣到19個國家,證明了台灣味的恐怖片,一樣很有競爭力。」

總統蔡英文邀請《紅衣小女孩》製作團隊及演員到總統府:「《紅衣小女孩2》不僅票房破億,還把版權賣到19個國家,證明了台灣味的恐怖片,一樣很有競爭力。」

劇本、技術以外,連集資模式,電視劇也在嘗試向電影業界靠攏。

「過往所有版權都歸電視台,台方也會對創作有很多干預,但這個生態在變。」湯昇榮解釋:「(《麻醉2》)有不同的投資者進來,是競爭激烈下的一個新方法。」

有別於過往由單一電視台出資的模式,《麻醉風暴2》由台灣公視與瀚草共同擁有版權,並挾著《麻醉1》的強大效應,以利潤分享方式吸引 OTT 平台(KKTV)、電視公司、經理人公司、唱片公司(華研)等多方投資,將製作成本拉高至 6500 萬,平均單集 500 萬,為台劇所罕見,亦是《麻醉1》的數倍。

根據台媒報道,《麻醉2》在播出前已靠海內外版權銷售,回收成本。

「我們創作者也不是想要賺錢,而是要足夠的資金,把戲拍好。」湯昇榮說得相當興奮:「想要學習 know-how、格局要怎樣拉才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 有了這些經驗,投進下一部戲,才能把戲搞好。」
 

成功訣竅四:文創產業大整合

《麻醉2》集資的例子亦反映,除了影、視結合,其他文化產業也可以與電視劇業界相輔相成。

譬如說,蓬勃的影視發展,往往會為本地音樂人提供絕佳平台,接觸到更廣大的受眾。如《麻醉風暴》為配合劇情,選用獨立樂團「草莓救星」的迷幻搖滾作品為主題曲,劇集爆紅後,連帶令更多少有接觸獨立樂圈的台灣觀眾,認識到這隊獨立樂隊。

說到文化產業跨界整合,沒有比《花甲男孩轉大人》更成功的例子了。

《花甲男孩轉大人》是短劇系列「植劇場」的其中一部劇。「植劇場」的靈魂人物、資深台劇導演王小棣,有感台劇的形式和題材越發單薄、重複,環境不斷退化亦令創作人機會越來越小,逐聯合業內多位資深行家發動「植劇場」企劃,透過製作四種類型短劇(愛情、驚悚推理、靈異恐怖、原著改篇),從編劇、導演、演員均實行「以老帶新」,為業界新晉人材提供創作、演出機會,演員方面更一次過發掘並培育了24位新人。

植劇場的自我定位是「台灣電視戲劇的一場溫柔革命」

植劇場的自我定位是「台灣電視戲劇的一場溫柔革命」

在「原著改篇」一環,植劇場選擇的不是符合大眾口味的流行小說,而是文學色彩較濃的作品。「台灣文學一直有很不錯的作品,早期有被翻拍,但中間轉向了偶像劇,文學翻拍就少了,很可惜。」瞿友寧說:「這一次做『植劇場』,小棣老師特別希望有一部份,可以屬於台灣文學。」

最終,「植劇場」中竟是這部題材看起來最「悶」的劇集,取得最大成功,並帶動2010年出版的原著小說登上暢銷榜。

《花甲》改篇自台灣「新鄉土小說」代表人物、年輕小說家楊富閔的獲獎作品《花甲男孩》。該書原是九段短篇,若以每集一故事的形式去拍,不易留住觀眾,瞿友寧遂與編劇組大刀闊斧,將這些短篇揉合成一個大家族的故事。「消化了小說抓出脈絡,再用我對戲劇的判斷,去決定戲如何連接、該怎麼走。」瞿友寧說:「將小說解構重組,成為更新版的《花甲男孩》﹐是再創作而不是複製。」

劇情大幅改動(還加了「四角戀」故事線),將冷門文學改篇成受大眾歡迎的電視劇,能否避免失真?

改篇劇本的過程,原作者楊富閔全程參與。「他就像坐副駕駛座,(為編劇)指方向的人。」瞿友寧這樣形容楊富閔的角色:「故事走到某處要轉向時,提供線索、讓我們轉得過去的,就是富閔。」對原著走向最為熟稔的楊富閔,還時時將沒寫進小說的構思拿出來,融入劇本之中。

原作者楊富閔與編劇團隊合作愉快,最後還客串了第二集,飾演盧廣仲的中同

原作者楊富閔與編劇團隊合作愉快,最後還客串了第二集,飾演盧廣仲的中同

劇本層面以外,《花甲》如何呈現出原著神韻?劇中保留原著的魔幻元素,以視覺效果呈現(如在台中出現飛天校車),是一個新嘗試。但說到重現原著氛圍,最功不可沒的是音樂。

在華語地區具一定人氣的唱作歌手盧廣仲,是《花甲男孩》的擔綱主角,其處女演出大獲好評,瞿導也連稱「撿到寶」。但除了演繹,盧廣仲對《花甲》還有另一關鍵貢獻:擔任該劇的音樂總監,負責創作配樂。「創作是盧廣仲的最愛,我知道這會勾起他的興趣,」瞿友寧憶述當時說服盧廣仲參演的過程:「跟他說連音樂也一起做,他對演戲也更加動心。」

「過往通常是與唱片公司合作,不會找歌手個人 … 劇裏從頭到尾沒其他音樂,全部是(盧廣仲)的結他。」

在一個以喪禮為主線、相當沉重的故事中,盧廣仲標誌性的輕柔結他與歌聲,彷彿還原了小說作者的特有筆觸與散文性的調子。「跟盧廣仲合作,讓音樂部份有了新的氣象,不再是罐頭音樂或情緒性的音樂,而變得有了生命。」

《花甲》劇集爆紅,原著小說登上暢銷榜,漫畫則交予台灣新生代漫畫家陳繭改編,參演演員人氣急升,連取景的台中市旅遊局也乘勢加推宣傳,其成功絕不僅僅是一齣電視劇的成功。

除了放眼國際,回到台灣的內需市場,瞿友寧強調,不同文化產業之間應該致力整合:「從上游到下游,營銷、發行、宣傳,都結合在一起,讓每一個產業都雨露均沾。」

他指過往電視界亦有與其他產業合作,但往往是電視劇收視高才出週邊,視之為附加價值,但《花甲》則不一樣。「今次不是戲先走,走好了其他人再加入,而是大家一一同在起跑線上往前衝。」瞿解釋:「是共同體的概念。」

瞿友寧總結:「現在不是電視劇單打獨鬥的時代了。」

瞿友寧總結:「現在不是電視劇單打獨鬥的時代了。」

 

總結:本土化就是國際化?

誠然,上述成功案例不算普及,台劇產業面對的困難仍然存在,市場小、資金募集困難、缺乏製作新興劇種的經驗、人材青黃不接 ⋯⋯ 業界只是剛剛摸索出突圍的可能,最終能否達致全面「復興」,仍待檢驗;但無疑,風向已經往好的方向轉變。

小而精、深掘本土題材、整合不同創意產業的人材相互加乘 — 媒體喜以「小國策略」,形容台劇近兩年轉型的經驗。

雖然不像台灣有 OTT 平台百家爭鳴,但近年港劇的環境也漸漸生變。TVB《踩過界》與《使徒行者2》獲得愛奇藝、騰訊巨額投資,美國FOX也選擇了香港團隊製作首部中文劇。

然而,兩部大陸視頻網站投資的大劇,縱有大規模、高規格製作條件,劇情與演員表現卻仍是硬傷 — 尤其是《使徒2》,雖然獲得上億點擊率,但劇情拖沓、情節犯駁,年輕世代演員的演技更令人不忍卒睹。即使因關懷社會少數的立意而獲激賞的《踩過界》,後段劇情仍令不少觀眾大失所望。

身處谷底,台灣電視創作人們選擇用質素突圍,業界亦銳意求變,令台劇從最低沉的谷底反彈,重新贏回觀眾的支持。台劇已重回向上的發展軌跡,那麼港劇又要經過怎樣的轉型歷程,才能摸索出最適合自己的道路呢?
 

----------------------------

[1] 柯汶利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世新大學,後在台北藝術大學電影研究所就讀,2014年憑短片《自由人》,入圍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10強。

[2] 亦有劇評指出,《麻醉2》用力過猛,「故事訊息乘載量過高,討論內容過寬因而失焦,導致部分觀眾流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