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告牌殺人事件 — 躁火世代 公義何在

2018/1/23 — 17:04

《廣告牌殺人事件》一幕

《廣告牌殺人事件》一幕

【文:雪泥】

《廣告牌殺人事件》是一齣打動人心靈、並打進心坎裏的電影。

利用光與影訴說故事,帶出議題令人反思,甚至改變世界,哪怕只是改變一點點,才是電影的意義。

廣告

故事大綱很簡單,失婚母親七個月前愛女被姦殺,警方一直未能緝兇,基於悲憤和着急,母親承租了一條杳無人煙的小路上三個大型廣告牌,用寥寥數字控訴警方無能,並指名道姓將矛頭指向警局入面甚得民心、一直忠心耿耿為小鎮服務、並已罹患絕症的警長。故事由此展開,一連串陰差陽錯,促使一個個悲劇發生。

劇情發展層層推進,絲絲入扣,一直捉緊觀眾的心。觀眾會隨着故事悲喜、揪心、着緊和沉重。劇本如此出色只靠平實的對白、合乎常理的人性行為,不斷製造令人意想不到的轉折。劇本上的巧思令觀眾無從掌握與估計故事走向,但同時故事發展於情理之內,又不失焦點。兩小時的戲,一秒悶場也沒有。轉折,一直去到結局。

廣告

一個好的劇本就是什麼也沒有說,但一切也言明了。

認同金球獎後台上記者訪問時提出的戲內的「Rage (狂怒)」。每個角色也相當火爆,女主角為愛女尋冤偏執對抗世界的Rage、裙腳仔警察對黑人人權進步所不滿不慣的Rage,狂躁暴力前夫一觸即發的Rage……一如現今世界,這邊廂金正恩揚言核按鈕就在他桌上,那邊廂特朗普回敬我的核武器更強;一如現在的香港,所有人都不滿自己的處境,有錢人嫌世人對他們不公,律政司僭建也感覺委屈。

戲內想說的很多,還夠膽借用女主角一段強而有力的對白向宗教嗆聲,你們教會中有人戀童性侵,身在機關其中你們全部有罪,culpable!字字鏗鏘,擲地有聲。整齣戲展現了很多人與人之間毫無道理的hatred (仇恨),同時又如此理所當然。警察歧視同性戀、南方人歧視黑人、女主角歧視侏儒,所有美國人歧視墨西哥人,歧視最公平的一點,就是所有人也歧視某一些人,只差是否宣之於口。

戲中更着墨的是對公義的追求。女主角追求心中公義的過程中不斷受到打擊,甚至觀眾都慢慢被擺佈成為反對一方,為何要對瀕死的警長如此無情?為何兒子想忘記想move on、甚至因而受到同學欺凌也要堅持?身邊朋友無辜被捕、廣告牌無端被毀,女主角以更歇斯底里的反抗回應。對公義,究竟我們應該有什麼底線?

諷刺的是,現實中的公義,並不一定能夠得到伸張、得到彰顯。前無退路,希望一點一滴消逝,心中鬱結難抒、內疚得不到救贖,人生就是這樣毀掉。天知道多少人的人生是如此失去。

我認同一篇影評所說,世上的悲劇,其實沒有一個壞人。裙腳仔警察打壓女主角是出於對上司警長的維護,對黑人的仇恨是源自最敬愛的母親數十年來的耳濡目染;女主角的偏執是來自對女兒的錐心悔疚。讀到虐兒的新聞,其實,怪罪父母之後,父母又可以歸咎於誰?

女主角Frances McDormand於戲中一直挺住一副鐵娘子的姿態,但幾瞬間可瞥見她溫柔感性的一面,亦可見她強撐下流露的絲絲脆弱,堅強身軀搖搖欲墜,剛柔拿掐恰到好處。Frances McDormand於金球獎先下一城,可望再問鼎奧斯卡。

錯過一齣好的電影,好比錯過命中注定不能擁有的人,哪怕其實迴盪過後,一切也沒變,回歸生活。

 

作者自我簡介:愛電影,但沒勇氣去追電影夢的八十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