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看20世紀中國建築

2018/2/4 — 11:26

《陽光燦爛的日子》
1995
導演:姜文
美術師:陳浩忠、李勇新

《陽光燦爛的日子》
1995
導演:姜文
美術師:陳浩忠、李勇新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由清末開始,中國建築走進一個筆者稱為「迷失期」的時代。西學東漸,一波又一波強烈且快速的文化衝擊,衝擊近代中國知識分子的思想領域,中國建築思想亦在東與西之間搖擺不定。加上蘇聯共產主義的影響及政治力量對建築風格的左右,20世紀的中國建築,在「陽光爛的日子」中,走向「迷失」階段。

一、清末民初中式與西式建築

廣告

《陽光燦爛的日子》設定在70年代初、文革後期,場景包括了改革開放前,清末、民初、共產時期不同風格的建築,成為觀察20世紀中國大陸普遍建築思潮演變的例子。

片中最舊的建築是,各少年經常相約遊玩的中式公園,現實中為北京恭王府後花園。此地在清中葉時,曾是和坤往宅,基本為清式建築。片中所見一些無正脊凸起的卷棚式屋頂,其特別之處在於清末時,恭親王興建了一道西式石栱門,正反映清代皇族喜歡在傳統中式建築之中,混入西式風格作為點綴。類近的例子包括1747至1760年,由乾隆興建,其後在英法聯軍時被燒毀的西式皇家園林──圓明園內的長春園。

廣告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各少年經常相約遊玩的中式公園,現實中為北京恭王府後花園。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各少年經常相約遊玩的中式公園,現實中為北京恭王府後花園。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恭王府後花園曾是和坤往宅,基本為清式建築,片中所見有一些無正脊凸起的卷棚式屋頂。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恭王府後花園曾是和坤往宅,基本為清式建築,片中所見有一些無正脊凸起的卷棚式屋頂。

電影中,清末民初西式建築代表場景要數女角米蘭之家,現實中為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此地曾多番改建,紀錄上最初為清代親王與公主府第,當時建築形式已不可考,但相信為傳統中式木構建築。至清末,這裡重建為片中所見,磚柱牆加木頂結構大樓群,有拱廊、屋頂山花等明顯的西式元素,改為軍部所用。民初北洋時期先後作為總統府、國務院、總理府以及段祺瑞執政府所在地,反映清末起已有政府建築採用西式風格。片中也表現1949年後,中共把民國時期建築,分拆為集合式住宅民居的普遍現象。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女角米蘭之家,現實中為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女角米蘭之家,現實中為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

南京國民政府推崇中國「古式」或「固有式」建築風格,更規定南京中山陵及政府建築物必須採用,即使運用現代結構與構造方式,仍要硬性加入傳統中國建築,尤其宮殿式建築形式,如政府頒布的《首都計劃》所言,以示其「崇閎壯麗」及「偉大之規模」。其實早在北伐之前,社會上一般建築,已有中西合璧的傾向,尤其在裝飾細節上加入傳統中國元素。米蘭家的西式建築之中,屋頂西式山花兩旁,也出現中式石獅子的塑像。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米蘭家的西式建築之中,屋頂西式山花兩旁,也出現中式石獅子的塑像。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米蘭家的西式建築之中,屋頂西式山花兩旁,也出現中式石獅子的塑像。

電影開首歡送軍人出征的政府大樓,現實中為北京總後勤部,是典型1949年後中共提倡的民族式建築。大樓在西式、現代風格之中,於露台上加入傳統中式石欄桿,而露台下則有石造仿中式木構的掛檐板。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電影開首歡送軍人出征的政府大樓,現實中為北京總後勤部。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電影開首歡送軍人出征的政府大樓,現實中為北京總後勤部。

二、蘇聯式建築

蘇聯作為共產主義老大哥,其建築形式在50年代中蘇交惡前,曾直接影響中國,尤見於首都北京的建築。更準確而言,是史太林式國家古典風格,而非被其批判為資產階級的蘇聯前衛構成主義風格。

片中老莫(莫斯科餐廳)、劇院幾段,都攝於北京動物園附近的北京展覽館建築群──原名蘇聯展覽館,建於1954年,由蘇聯派駐專家設計。尤其不合古典建築比例的特高尖塔,上置共產星形標誌,是典型史太林式建築元素。

而現實中的劇院與莫斯科餐廳,其實是反右與文革時期,北京社會上層人士,如達官貴人及高幹子女,才有機會進入的地方,是一種身份象徵。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片中莫斯科餐廳拍攝於北京動物園附近的北京展覽館建築群,原名蘇聯展覽館。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片中莫斯科餐廳拍攝於北京動物園附近的北京展覽館建築群,原名蘇聯展覽館。

三、混雜的現代工業城市景觀

電影中出現的北京市景觀,有傳統中式建築與胡同、民初遺留的西式建築、共產時期的蘇聯式與中國民族式建築,也有現代主義風格的集合式住宅、泳池、學校等公共建築,當然也反映了共產初期、改革開放前,中共一度把北京建設成工業化城市的政策。在這新舊交替的時期,工業設施對傳統北京城的衝擊最大。

1949年,政府重新規劃北京市,參與的蘇聯專家稱為「城內派」,建議新政府留在北京舊城區內,大幅改建舊城,並加入現代化設施。以梁思成為首的中國專家「城外派」,建議把政府搬至城西郊區,保留舊城牆,活化為升高的環城公園,但此建議不被採納,更受政治批判,成為文革時被迫害原因之一。相傳50年代,毛澤東說過「將來從天安門城樓上望過去,要看到處處都是煙囪!」正如片中的中式公園,現實位於恭王府後花園的旁邊,直接出現一座巨型煙囪,為馬小軍一躍而下之處;而兩幫派談判地點蘆溝橋,已非一般人印象中始建於金朝的石構蘆溝橋,反而是附近由巨型混凝土柱墪支撐的鋼架鐵道橋。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共產初期改革開放前,工業設施對傳統北京城衝擊極大。圖為馬小軍一躍而下之巨型煙囪。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共產初期改革開放前,工業設施對傳統北京城衝擊極大。圖為馬小軍一躍而下之巨型煙囪。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兩幫派談判地點蘆溝橋,已非一般人印象中始建於金朝的石構蘆溝橋,反而是附近由巨型混凝土柱墪支撐的鋼架鐵道橋。

《陽光燦爛的日子》電影截圖。兩幫派談判地點蘆溝橋,已非一般人印象中始建於金朝的石構蘆溝橋,反而是附近由巨型混凝土柱墪支撐的鋼架鐵道橋。

四、政治干預建築的結果

20世紀,中國建築思潮經歷多番急速轉變,建築師迷失在各種新建築思潮之餘,也時刻被捲入政治漩渦中。由民初起,中國內處處可見政治對建築議題的指手劃腳,更甚是中共對包括建築學者在內的大量知識分子進行迫害,有名的如劉敦楨、梁思成、陳占祥、陳從周、陳志華等,使建築師不能專注建築學層面的討論。

先不論建築形式,或哪派城規主張的優劣對錯,但凡涉及政治干預,就必然扼殺建築思想的發展。隨便翻開一本講述20世紀世界建築的書籍,也可找到同屬亞洲國家的日本、印度、孟加拉與斯里蘭卡,他們戰後大量現代建築的重要作品。相反,蘇聯由史太林時期開始,以及德國由納粹時期開始的建築例子,卻由原本領導世界變成從史籍中消失。再想想為何20世紀中國建築可載入史冊的例子寥寥可數,應當不難理解。深思電影名字的隱喻,對中國建築師乃至一切知識分子而言,20世紀中國,尤其是60、70年代,究竟是陽光燦爛的日子,還是一種反諷?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