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懲教,是「懲」還是「教」 — 《同囚》觀後感

2017/5/10 — 18:12

電影《同囚》講述少年犯遭遇,引起社會關注。

電影《同囚》講述少年犯遭遇,引起社會關注。

【文:KELVIN KAI】

一直以來,監獄片都是電影界中一個熱門的題材,從林嶺東的監獄風雲系列、鄧衍成的黑獄斷腸歌系列,還有女子監獄、監獄風雲之少年犯,到近年的壹獄一世界等等,叫座的原因無他,監獄這個地方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神秘的地方,觸不到也看不見,熱賣全因好奇。

因著之前曾在沙咀實習過,而且上映前更不斷強調其寫實性,故同囚才這套電影成了我本年度最期待的一套電影。

廣告

先講講基本資訊,接收青少年的院所主要可分為幾類,分別是片中的勞教中心,還有更生中心(RC)、教導所(TC)、少年監獄(YP)、少年戒毒所及男童院(六合院),而部分中心於刑滿後更設有監管期及中途宿舍(如沙咀仔於刑滿後均需入住豐力樓,若期間表現不良則有可會被RECALL回懲教院所),而每個院所的宗旨及特性皆有所不同,刑期也有明顯的分別。

(因為實習至今已經三年多,資訊未必準確,有錯請指正)

廣告

沙咀勞教中心,接收十四至二十五歲的青少年罪犯,並分為三組,分別是J仔、S仔及YA,職員會定期為他們作評分,從而定下離開院所的日子,最快的約三隻(即三個月)就可以離開院所到豐力樓,在感化官監管下外出工作,重返社會。沙咀奉行三個S的宗旨,分別是SHORT(短刑期)、SHARP(嚴苛紀律)及SHOCK(深切反思)。

片中的主角游學修,因罪被判入沙咀,在外邊當慣大佬的他固然不能適應裡面要求的的絕對服從,一些受過的沙咀仔更戲言裡面只有三句話可以講,分別是YES SIR、SORRY SIR及THANKYOU SIR。

但後來又出現了奇妙的變化,因著相依為命的外婆在外急病,而令他拋下所謂的尊嚴,甚至對不公義的事視而不見,搏取職員的評分而盡早離開。

電影主要想帶出沙咀的嚴厲操練,從而反思懲教的真正意義。沙咀的操練比起其他青少年院所嚴格得多,每日四時半起床做早操、步操、體能操練、進行剪草等勞動性工作,直到傍晚食飯休息,聽說還有靜修的時間,要你一聲不發地坐在倉中反思。

而電影中所呈然的嚴苛、甚至是暴力,我也略有所聞。當時因著實習機構與院所間的良好關係,院所會容許我們與學員在職員不在旁的情況下獨立交談,我只可以說,什麼報牌仔、接氈要摺到起角、食雞翼、芥蘭、粗言穢語式的問候、沙咀四式掌上壓是真有其事的。

當時其中一個個案是一個沙咀的J仔,因要賺幾百元買新出的GTA而挺而走險運毒,最終被捕。在第一次接觸他時,他正處於新人組階段,故此仍表現得十分緊張,連話也不敢講多兩句,到後來熟悉這裡的牌頭(規矩)後才好了一點(聽說真實的沙咀連學員間交談也不容許的)。

沙咀仔跟其他院所的學員確實有很大分別,就算更囂張的沙咀仔,臉上總會帶點點緊張的神情,對著職員的指令總是絕對服從的,因為他們知道,跟職員作對就等如跟自己作對。相反在大洲戒毒的年青人,RECALL那一班經常嬉皮笑臉地說是入來渡假或是隔碴,整件事實在是截然不同。

片中作為懲教主任的關楚耀,因著其社工背景,故相信懲與教是要分開的,不能只有懲罰而不作教育,故此對於同僚只打及罵而不教的方法甚為不滿,更會在學員被打時出手相救,但同時卻會被那些的同僚嘲笑。

在實習的時候,經常都有這樣的反思,究竟靠嚇、靠罰,對這班犯過事的年青人的效用有多大,沒錯的是這些極度嚴苛的懲罰會為他們帶來震憾的阻嚇,但根本的問題有解決到嗎?

青少年犯事,並不是只因為他們頑皮、貪玩,而可能是他們一些的需要不被滿足,試想在這個精英主義掛帥的社會,一些成績未如理想的學生,就會被視為無心向學,但究竟當權者有否反思過整個教育制度的意義?無心向學背後反映出的,其實是教育制度不在地,根本只著重呆板的知識傳遞,而沒有顧及到他們的需要及獨有的才能。結果這班不安於傳統教育制度的年青人就被學校、社會邊緣化,再而被標籤為壞分子、邊青,將他們推到更邊緣,以致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去生活,或許就是坊間所講的「學壞」,嚴重的就是犯法甚至被判入獄。

面對著這一班的年青人,懲罰或許能在短期內為他們帶來一點的阻嚇,但然後呢?教了什麼?在大部分的監房,其實也只是操練,就算所謂的期數(工作崗位),說到底也學不到什麼的技能,廚房工?剪草?做路牌?這些的技能對他們用處有多大?之前曾經參觀過喜靈洲的戒毒所,裡面有地方教學員煮食、剪髮,但聽說根本不會開放的。

作為社工,我們始終相信每個人均有自己的潛能,只是有否機會被發掘出來。其實監倉就是一個好好的地方幫助他們發展潛能,令他們出去以後,除了走回以前的路,還有更多的選擇,可是懲教卻沒有好好利用自身的優勢幫助年青人,其實香港的懲教制度是頗為落後的。說到底,這些的方法是有點治標不治本。

而其實導演還在電影中加插了幾個特別的角度,一是帶出懲教職員的壓抑。在老鬼監房中,一些的囚友經常說職員其實也是收錢陪人坐監,駐守偏遠院所加上輪班,有時幾日也不能回家一次,以致片中的關楚耀跟妻子關係決裂,更因相處問題而令妻子再次吸毒,摧毀了他對「教」的信念,繼而失常出手追打學員。而戲中有兩幕也是甚為深刻的,一是在晚上囚友休息時,兩個職員為抒發自己的壓力而在操場裸跑,一路跑一路笑,帶出在壓抑中要做一些無聊的事釋放自己。第二幕是在一次職員的聚會,MO SIR的妻子因兒子跌倒而打他,卻被MO SIR制止,說教小朋友不是打就有用,跟在工作中的他是截然不同。

而揭露懲教黑幕的一兩幕,其真實性無從稽考,但只可以肯定,沙咀是死過人的,詳情在GOOGLE也能找到。

其實導演的描寫是精準的,可是主線太多,或許是預算問題,導致描寫不夠深入,有點失色。在片尾亦有兩位過來人分享牢獄之苦,一方面道出失去自由之痛,但又輕佻地提醒觀眾,不要在廿五歲前犯事,廿五歲後入老鬼監房便能舒舒服服地「捱過」。但是,世界上沒有一個監房是好受的,因為失去自由、分分秒秒受人監管著,不會是一件好過的事。

在此感謝實習機構為小弟帶來如此特別及深刻的實習經驗,各位前輩或同工未必會完全認同以上的反思的觀點,還望大家多多指教,也祝福各位在牢獄中的朋友能找到新的路向,有生之年不要再受牢獄之苦。

 

作者個人簡介:一名不務正業的社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