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從來沒有離開亂世:初讀《盧麒之死》

2018/4/26 — 17:36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終於看完了黃碧雲的《盧麒之死》,相對於之前未能看到底的《末日酒店》和《烈佬傳》,我的閱讀能耐已經進展多了。《盧麒之死》介乎報導文學與小說之間的類型,帶點偵查案件的趣味,卻穿插大量文獻與歷史材料,以香港1966年的「九龍騷亂」作為時空、事件與人物的底本,圍繞盧麒屍體被發現的脈絡,將當時各種報章報導、中英文的法庭記錄、證詞和檔案等剪碎、重組再串連,企圖還原肇事者的處境、行動過程及心理狀態,同時又以破碎、矛盾的材料羅列,顯示歷史還原的不可能。

此外,作者採取「後設」的語調,以括號的文字標出個人評斷,並且對比後來和當下香港、中國大陸發生的政治事故,包括1984年的中英草簽、1989年的「六四事件」、2012年李旺陽被自殺的案件、2016年的旺角騷亂(尤其是最後一個章節)等等。這是一種「複式」的敘述,視點隨參與暴動的青年、警察、檢察官、驗屍官、死者家屬與朋友、記者等述說的內容而不斷轉移,表面上是多重視點與觀點的介入,給予事件不同角度的詮釋,然而,當每個人都從自己出發(無論是認知的限制還是利益的關係),敘述越多,「真相」卻因碎亂而更不真實和浮動。作者的設置,似乎是想借用上列各樣不同的素材,包括官方與民間的社會記錄,以及來自不同階層與位置的人物話語,形構一種歷史的眾聲喧嘩,然而,由於通篇報導、或小說,從頭到尾都是這樣「剪裁」和「拼合」而來,卻又反其道而變成非常單一的佈局,一邊讀著,一邊墮入被設定的框架中,因重複的絮絮不休而沉悶,讀到後來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

讀《盧麒之死》,讓我想起了Albert Camus 的小說The Stranger,盧麒在問話和審判過程中的形貌、朋友的描繪和警察的轉述,都跟The Stranger 的主角際遇有些近似,尤其是參與事故的偶然性、被落入控罪時候的無助與矛盾,彷彿盧麒也是這個城市的一個「異鄉人」,不知從何而來、從何而往,最後無端的死因不明!

廣告

這樣的存在有一種荒謬的虛無,歷史卻繼續繁衍,「盧麒們」及其同代人的訴求、失落、焦慮不安與悲劇結果,以不同姿態再現於今時今日,如作者所說:「他們不但對香港有這種無所歸屬的感覺……他們的家園不是他們的。而我從來沒有。談不上失去。所以離。」

書頁內是一個紛亂的世道,四處不是天災就是人禍,社會制度不公義,下層人的生活與經濟必須承擔沉重的壓力,還有貧富不均、工作環境偏差、資本主義的剝削、政治黑幕的操控、特權階級利益下的打壓等等,青年人總是苦悶沒有出路。然後合上書頁,推開窗子迎來掘破地面的地盤噪音,於是便發現也明白,後九七的香港越來越變得陌生,而我們從來都沒有離開「亂世」!

廣告

 

洛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