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已經不懂觀察真假

2017/3/27 — 10:48

//走在中區行人天橋上,經過怡和大廈時,看到一班支持曾俊華的人在愛丁堡廣場叫喊著,高興得如在黑洞裡看到一絲曙光。//

//走在中區行人天橋上,經過怡和大廈時,看到一班支持曾俊華的人在愛丁堡廣場叫喊著,高興得如在黑洞裡看到一絲曙光。//

看達明演唱會那一晚,我由中環出發到紅館。

走在中區行人天橋上,經過怡和大廈時,看到一班支持曾俊華的人在愛丁堡廣場叫喊著,高興得如在黑洞裡看到一絲曙光。昔日方展博在大會堂前跟三大富豪借運,如今皇后碼頭都已離大會堂而去,曾俊華就在郵政總局旁集氣。往新天星碼頭的路很長,好像一世都走不遠,碼頭和時代都前進了,但人們都走得更累。渡過維多利亞河,由五枝旗桿、擁有了誠品的星光行、流著金色血液的1881走到老來長高了的半島酒店,想起移民潮時《今天應該很高興》的MV,就在附近取景,如今鬧市每天,還是燈影串串,天天應該很高興。只不過,新世界中心已換了身體,中間道停車場也被夷為平地,只有尖東三十年後,似乎原封不動。往日尖東是半個煙花之地,現在都從良了轉行賣藥,只是招牌依舊萬紫千紅。越過海底隧道的車龍,走上紅館前的長樓梯,如準備面聖一樣,三十年前後,所有歌手的理想、歌迷的瘋狂,都離不開紅館這個皇殿。

總覺得,是冥冥中安排我,在看達明演唱會前,再次感受這段習以為常了的路。

廣告

事先聲明,我稱不上為達明的忠實粉絲,只是習慣了幻想從前的我,帶著好奇,想知道這一對曾經對未來充滿幻想的組合,「加埋一百歲」後,還有什麼話想說。坦白說,達明對我童年的影響近乎零,家中的人不聽,同輩又不會聽,印象最深反而是「撻成一塊」,盧海鵬和阿燦的那句「再看見遠遠青山 醫院裡 病友 唔食嘢扮消瘦」,更入血入骨。不過達明一派,就是我童年那本不敢打開的厚書,好像太另類、太文學、太多暗喻,看不明白的話,怎麼辦?到我敢翻開這本書的一天,已是接近三十歲後,開始收集黑膠唱片,發現他們的唱片封面真的很美。《石頭記》的黑白情懷,《我等著你回來》的粗糙電視機畫面,還有《神經》和《不一樣的記憶》封面封底上的對照,拿上手看,就像在觀賞一幅幅畫。買一張黑膠唱片,也順道擁有了一幅畫。最令我驚奇的是,《石頭記》唱片裡有一張歌迷會表格,表格上竟然寫著歌中那句「兜兜轉轉 化作段段塵緣」作招徠,一張歌迷會表格,都可以走到另一層次。

那三十年後,他們又可以將演唱會帶到什麼層次呢?演唱會主題之一是《1984》,一本關於極權統治的小說的名字,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的年份,黃耀明遇上劉以達的那一年。所以對他們來說,在自己、在社會、在思想,「1984」是一組神奇數字。舞台上掛滿了紅色巨型的大聲公,開場一幕是紅色儀仗隊步操,意味著的東西不用說出來也看得出。螢幕偶爾穿插《1984》一書裡的金句,荒謬得來又貼近現實情況,誰還說小說會比現實更離奇。舞台設計是長條形,黃耀明上一次紅館個人演唱會也是用「路」做舞台設計主題,今次的「路」,配上金鐘和旺角「人去路空」的深宵景象,也想像得到這條路是「龍和道」,也可以是「彌敦道」。唱到《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的2017版本,「鄧小平」都被換成「習小平」,一個個「大人物」名字出現在螢幕上,出現到「曾俊華」的名字,歡呼聲連連,原來是一次即場民意調查。

廣告

有人說喜歡曾俊華好,因為可以凝聚「叻既人」來扶助他,負責管理一個七百多萬人居住的城市,不是一個好打得的人就可擔當。如果大家,那麼喜歡可以吸引一大班「叻嘅人」的人,那麼,你該要投放相等的欣賞眼光在達明身上。這三場演唱會,是一次集CG、舞蹈、劇場、文學、燈光和舞台設計、時事和集體回憶的盛宴,就算不是很熟悉他們的歌,我的眼球和耳朵是沒有停止吸收過。在沒有主要贊助商下,但那些美不勝收的視覺和舞台效果,令歌曲更貼合的主題的編曲安排,充滿詩意的流程,絕對不是三場演唱會的budget可以應付,一定是很多「叻嘅人」送給達明的三十一歲生日禮物。但就算有幾多旁人幫忙都好,最重要是身邊的拍檔。找一個跟你情投意合的人談戀愛是難,肯跟你去經營一個家庭的人更難,但找到一個令你如魚得水的工作伙伴是好__難,而且還要走在一起幾十年。

達明本身是David Bowie的歌迷,要在自己的演唱會,在臉上畫了一顆星,唱著偶像的歌,來懷緬代表著自己青春歲月的他,是非常殘酷而淒美。誰想自己的偶像老去?甚至上了天堂?所以眼前一班四十多歲的觀眾,異常興奮,感覺大家像在參加世界末日前的一個派對,看著自己不老的偶像在台上高歌,是一種做了幾十年人才知道的幸福。何謂「不老」,我想不只是對皮膚的保養,對iPhone的認知,而是對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的了解、包容和愛護,在台上表演的舞者或樂手,有不少都是二十出頭的人,一班有10、20、30、40成分的表演團隊,跟50歲的達哥和明哥,走到紅館台上表演。而文化圈中人都知道,他們都做了很多事情,為文化圈製造新血。不是有很多老前輩,都有這種心意。

演唱會是在特首選舉前舉行,觀眾最有印象那句,莫過於是黃耀明說,「無論當日選到邊個,都唔會係你哋嘅英雄。」能夠救自己的英雄,就只有自己,所以希望人人都是英雄。不能只去冀盼有人來救自己,而坐而待斃,這個明白的。但如果行有餘力的話,去保護保護過自己的人,和保護值得去保護的人,也是大家該做的事情。看著場內的一些吉位,我心想,明天、後天、甚至大後天,在這個不知真假和黑白的年代,可以有更多人,來愛護在香港百年難得一見的達明嗎?

>>>>>>>>>>>>>>>>>>>>>>>>>>>>>>>>>>>>>>>>>

最後一提,主辦今次演唱會的,竟然是大唱片公司環球。沒想到這個年代,大公司有這種膽識,值得鼓掌。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