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追隨與想像 一個來自北國的人

2017/1/12 — 11:55

台灣榿木(資料圖片)

台灣榿木(資料圖片)

殖民時期來到台灣的日本人,一波又一波,一批又一批。我們有好奇過說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嗎?他們帶著他們語言,他們帶著他們的文化,他們來到台灣,他們看到的台灣跟我們所看到的台灣,會一樣嗎?

當然不一樣。所以對當時這些日本人來說,他們來到了台灣,正因為他們不是我們所習慣,用這種語言的這些人,所以他們會在台灣,看到很多我們所看不到的東西。

我寫的〈一九〇二 遲緩的陽光〉,主要就是寫殖民初期,從日本來到台灣的人。因為我多麼好奇,我想知道,為什麼這些日本人要到台灣來。你們會好奇嗎?你們會想知道嗎?他們都是些什麼樣的人?他們千里迢迢,這不是我們今天搭三個小時的飛機到關東,到羽田機場,或者是到關西機場,他們當年要離鄉背井,而且一來,動不動兩年,有的人留更久的時間。

廣告

對一個從北國來,到他們完全沒有來過,完全沒辦法想像,完全不知道的地方,那麼南方的地方,他們留下來的紀錄多麼有趣。當初來台灣的這一批人,後來很多都是逃回去的,比如說有一個有名的人,叫伊澤修二。伊澤修二是最早牽涉在日本殖民政策的制訂上面,懷抱著野心,懷抱著理想,為台灣訂定了教育制度。公學校、小學校、高小到中學,這套當年日本人在台灣推行實施的教育制度,和今天的制度不一樣,現在很多人都搞不清楚了。伊澤修二他是滿懷著野心要參與、要貢獻日本殖民大業,結果在台灣待不到兩年,真的就是逃回去了。

我在小說中試圖用一個高度形象化的描述,來傳遞北國的人來到南方的不適應。台灣夏天的陽光會讓他們害怕。對一個從北國來的人來說,七月八月早上七點鐘,陽光已經那麼熱,而且越來越熱,越來越熱,依照他們的感覺產生了恐慌,每天都有那種恐慌──九點鐘已經這樣的陽光,到十二點的時候,那樹不就燒起來了嗎?

廣告

寫〈一九〇二 遲緩的陽光〉時,我追隨、想像一個來自北國的人,在台灣看到的植物,產生的聯想。這篇小說一共分為十七帖,每一帖的標題都是一種植物。不同的植物,還有不同的植物名稱,在來到台灣的日本人心中,產生了強烈的不同印象與感受,那是我試圖要捕捉的。

內在於語言,依隨著語言而產生的情感,這樣的不同語言和情感曾經一度進入到台灣。這是歷史事實。我無法接受,這不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這些來到台灣的日本人,他們帶來的東西,包含他們自己,都應該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台灣的歷史,不只是台灣人的歷史,「台灣人的歷史」和「台灣的歷史」是不等同的,「台灣的歷史」大過於「台灣人的歷史」,但我們經常忘記了這件事情,或者說我們經常把自己關起來,當說到台灣歷史的時候,只想到、以為就是台灣人的歷史。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