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手塚治虫:開場真難寫

2018/7/10 — 10:29

【麥田出版 2018 年 7 月新書速遞(續)】

《我是漫畫家:「漫畫之神」手塚治虫唯一親筆自傳》書序(文:手塚治虫,譯:謝仲其)

從結論講起

廣告

我的書在此告一段落,謝謝各位的閱讀。

距離本書舊版出版已經過了差不多十年。不對,過了一百一十年吧?說不定已經過了一千一百一十年。既然是這麼久遠以前的事情,也算是科幻故事了。

廣告

從每日新聞社辭職而獨立出來的石川喬司先生,在賽馬與評論界成為當代一流的作家,充分展現長老風範。

就是這位石川先生邀我寫本自傳。已經是夾在兩次安保抗爭之間、那個時代的事了。越戰、淀號劫機事件、萬國博覽會、義式西部片。安田講堂、《豐饒之海》、沖繩去核武歸還、喵樂美、達斯汀.霍夫曼、水俁病。而虫製作公司正逐漸陷入泥淖當中。

所有人都來畫漫畫了。平面設計師、作家、藝人、律師、軍人、警官、學校老師,還有全國幾萬名作為漫畫家後備軍的青少年自己製作同人誌與傳閱誌,一筆筆畫著畫…… 某些教室將漫畫當作正規的教學課程成立了漫畫專門學校,漫畫家一個個都成了高所得人士。是那樣一個時代。

「身處前途茫茫、不合理、不穩定的現代生活,能夠最快速而清楚地對周遭人們訴說自身積鬱的手段…… 恐怕還是這個被人稱作漫畫的表現手法吧。」我在本書這樣寫到。

漫畫就是虛幻。

漫畫就是感傷。

漫畫就是抵抗。

漫畫就是自慰。

漫畫就是古怪。

漫畫就是情緒。

漫畫就是破壞。

漫畫就是傲慢。

漫畫就是愛恨。

漫畫就是媚俗。

漫畫就是驚奇感(sense of wonder)。

漫畫就是……

依然沒有結論。

現在、明天、後天,漫畫都將持續分裂、繁殖,逐步改變形貌。

改變的態勢雖然溫吞,也還是有新聞媒體在急著搧風點火。請安心吧,舊版所寫的漫畫界狀況如今已經過時,現在這本補筆修正的新版也終將會有不合時宜的一天。畢竟這個世界的宿命,就是沒有永久不變的完結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