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搶耳博覽:獨立音樂「衝出香港」新嘗試

2018/6/8 — 18:14

分赴四個海外城市演出後,十支本地樂隊在麥花臣場館的「搶耳音樂會」中演出。圖: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Facebook 專頁

分赴四個海外城市演出後,十支本地樂隊在麥花臣場館的「搶耳音樂會」中演出。圖: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Facebook 專頁

去年德國慕尼黑音樂節 Sound of Munich Now,迎來了香港數字搖滾樂隊 Tfvsjs 與唱作人 Adrian Lo,是該音樂節首度有德國以外的音樂人參與演出。

曾在中國大陸、台灣、日本巡演的 Tfvsjs,到歐洲演出還是第一次。結他手 Adon 對當地截然不同的現場文化印象深刻。「觀眾個 range 好大,咩年齡都有,」Adon 憶述:「十幾歲的中學生又有,60 幾歲的 Auntie 又有,一完 show 就好多人埋嚟傾偈,說我們的編曲很有趣,又問我們會不會在歐洲 Tour。」

在一個由政府資助機構舉辦的音樂節上,Adon 觀察到,當地聽獨立音樂的文化與香港截然不同:就算事前不認識演出者,當地人都會前往演出場地發掘新音樂,對前所未知的樂隊充滿好奇。

廣告

「演出完畢後,一位觀眾走過來說多謝我的演出,」與 Tfvsjs 同赴慕尼黑的 Adrian Lo 則在事後寫道:「他很認真地說我應該多去幾個地方,他們會買票來看我的演出⋯⋯我覺得,這是我迄今演出中,最開心的一次。」

廣告

「這些地區較少見到亞洲樂隊,華人樂隊就更少,」「搶耳計劃」策劃人柴子文說:「三藩市 Noise Pop 與慕尼黑 Sound of Munich Now 音樂節,本來都沒有外國樂隊,是我們主動敲門,對方也覺得可以一試。」

2016 年,文藝復興基金會初辦「搶耳音樂廠牌計劃」,從本地超過 120 個單位中選出六組新晉音樂人,舉辦一系列工作坊,邀請資深業界人士講授產業、版權、推廣方面的前沿知識,並為這六組「學員」配對經驗較豐富的的「導師」樂隊,分赴慕尼黑、三藩市、首爾與廣州當地音樂節進行演出。

過程中,柴子文及搶耳團隊發現,海外音樂愛好者與業界人士,對華人世界的音樂不無好奇,只是苦無機會接觸;因此「搶耳」團隊才萌生意念,在香港舉辦獨立音樂行業論壇。

本月 10-12 日,文藝復興基金會將舉辦「搶耳博覽」,結合音樂演出與行業交流。雖然是第一年舉辦,首屆「搶耳博覽」已邀請到不少區內音樂節搞手、演出空間與廠牌負責人來港交流,與會者分別來自日本、韓國、台灣、中國大陸、英國及德國。在業界論壇之外,博覽還包括三場演出,讓香港、大陸、台灣及韓國共 12 支樂隊,面向業界人士及本地樂迷展現實力。

「(搶耳博覽)希望幫香港本地、以至整個亞洲地區的音樂人建立更多連結,有互相到對方城市演出的機會,幫助大家尋求(更大)市場,」柴子文總結活動的目標:「而這件事在香港發生,會有助於香港(獨立音樂)在亞洲區的 exposure。」

「香港的演出機會始終較少。去海外演出,其實都係想有更多演出經驗,令隊 band 可以越行越遠、走向更大的舞台。」

2013年成軍的 The Sulis Club (TSC) 是搶耳第一屆的學員。今年一月,這隊四人樂隊與另外兩組學員 EMPTY及楊智遠,隨導師 SUPPER MOMENT前往廣州,與另外四隊廣東本地樂隊一同進行為期兩天的演出。

近年大陸音樂市場發展蓬勃,在主流樂壇的層面,來自香港的歌手,越來越難與大陸本地的歌手競爭;但在獨立音樂方面卻另有蹊徑。隨著戶外音樂節、Livehouse 漸漸成為新一代的日常消閒選擇,這個「小眾市場」越滾越大,也為香港的獨立音樂人提供了更多舞台。

此前,TSC 已將作品放上中國大陸的音樂平台,也開通了大陸社交網站與樂迷交流。「有樂迷專程由佛山趕來廣州睇我哋演出,」TSC 主音 Jonathan 說:「仲有樂迷識唱我哋嘅歌,會跟住我哋唱。」

The Sulis Club。圖: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Facebook 專頁

The Sulis Club。圖: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Facebook 專頁

廣州樂迷反應超乎預期,TSC 正與其他樂隊計劃,年內再度一同前往廣州開 show;這一次,由樂隊自行安排一切。

「其實我們也希望能在香港有多些演出,」Jonathan 坦言,香港演出場所偏少,要得到更多歷練,外闖是自然選擇。

目前 TSC 自行成立了公司,由 Jonathan 全職負責營運工作。「參加『搶耳』前,對音樂創作的諗法很簡單直接,」Jonathan 說,『搶耳』令他們對音樂的思路由一項「興趣」,轉化為更實在的「經營」:透過將音樂放上不同網絡平台開始有收入,與行內人建立關係網後,也得到更多演出機會。

「這令我更明確要堅持玩音樂,」Jonathan 說:「對前景樂觀咗。」

 

*   *   *

「建立演出 Portfolio 對樂隊而言很重要,」樂隊 Tfvsjs 結他手 Adon指,過往香港並無類似支援計劃,協助本地樂隊開拓國際舞台。

「搶耳」建立的關係網,與對樂隊在資源、安排上的支援,為本地音樂人打開了另一種可能。「當然,他們只能幫我們做到第一步,之後可否延續,就好睇我們自己。」Adon 說。

「搶耳計劃」從鼓勵獨立音樂人自行經營廠牌,到尋求國際上更多演出機會,均旨在協助獨立音樂人能夠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推廣、經營方式;柴子文強調,最終目標仍是希望獨立音樂人能夠自主地,做自己想做的音樂:「在外地獲得更多信心,本地的發展也會更好,本地行業的人、觀眾也會更重視你。」

「我們的初衷與最終目標,是想好的音樂可以自足、持續下去⋯⋯搶耳究竟幫了多少,我們也不敢說,但至少可以這樣去試一試。」

Tfvsjs於慕尼黑。圖: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Facebook 專頁

Tfvsjs於慕尼黑。圖: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Facebook 專頁

往外闖是否能打開新的局面?柴子文坦言,目前沒有人知道究竟哪一條路可行,但希望「搶耳」能為業界提供一點新刺激、新思維。

他以獨立歌手 Serrini 為例:這名以「陀地歌姬」自居的香港女生,帶著充滿港式文化符號的廣東歌,靠自己與大陸業界建立連絡,成功在北京、深圳、武漢、成都等多個大陸城市開唱,俘虜了大批對港式流行樂仍有幻想的大陸粉絲。

「自主」正正是獨立與主流最重要的分野。尋找更多知音、登上更大舞台,但毋須在創作與風格上妥協,要開拓這樣的空間,需要的不僅僅是創作力。

「獨立音樂要蓬勃發展,音樂好只是一個前提,有了好的音樂後,怎麼把市場做好,這就是產業的事情。」柴子文總結:「我們搭出平台,就是想好的獨立音樂,找到更好的宣傳、推廣、演出渠道。」

「不是要幫樂隊搵錢,而係大家一齊去搵新路,再畀啲時間去試,唔好咁快就放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