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 • 雙城記】再見,老夫子?

2017/1/4 — 8:13

老夫子曾與馬來西亞的官方機構合作英文版本的老夫子,圖片來源:GST

老夫子曾與馬來西亞的官方機構合作英文版本的老夫子,圖片來源:GST

開年不到一天,陪伴我們成長的香港漫畫《老夫子》的原代漫畫家,王家禧逝世,享年九十三嵗。

在新加坡長大的男孩們,無論任何種族,衹要是去男性師傅開設的理髮店,在等待理髮的時候,必定會挑存放在店裏的《老夫子》來翻閲,以消磨時光。無論漫畫書經多人之手,被翻得猶如“滄海桑田”般,男孩們都會看得格外入神。

老夫子的中產,大番薯的天真,陳小姐的矜持,都是我的回憶。

廣告

可以説,《老夫子》漫畫是香港最早一批,輸出到海外的流行文化產品,和同期的邵氏、電懋電影,娛樂以及影響無數在海外的華人。從三十嵗到六十嵗的男人,都會把理髮師的回憶,和看《老夫子》的時光挂鈎。也因爲這系列漫畫深入民心的關係,還記得坡仔上獅城中學的老師們,常常告誡學生,不要多看這套漫畫,以免影響修讀華語語文的水平。另外一本刊物引起師長注意的,就是新加坡英語小報,THE NEW PAPER (新報)。兩份刊物以淺白易懂的讀物,對於在1990年代成長的我,算是流行文化的寶貝之一。另外的寶貝就是周星馳的‘無厘頭’電影了。

人長大了之後,沒有光顧男性師傅開設的理髮店,看《老夫子》的漫畫時光,漸漸地被女性潮流雜志和香港八卦雜志,所取代。因爲,開始去光顧由女性理髮師開設的店面。就因爲這樣,有時會懷念那段翻漫畫的時刻。所以,當前年的新加坡作家節,邀請王家禧的兒子王澤來和新加坡的讀者交流的時候,坡仔前去聽了。看王澤分享《老夫子》在他父親和他主筆的經歷,一張又一張的插畫出現在投影熒幕的時候,從熟悉的道地港式漫畫,到前衛和高端服裝品牌合作的老夫子,有一股那麽近又那麽遠的感覺。

廣告

那麽近,因爲經典的老夫子,就是帶出國共内戰後,香港中產分子的樣貌,以及耐人尋味的喜感。那麽遠,是因爲中產老夫子和高端服裝品牌,所呈現的風貌,是多麽地“離地”。這也反映出,已消失了的“舊香港”完完全全地被“新香港”所取代。是提醒著我們,這個地方和其相關的昔日流行文化標志,隨著王家禧老先生鶴駕西歸,離我們越來越遠。

在Youtube尋找有關舊時代(就是王澤于1995年接手這個文化企業之前)老夫子的足跡,找到了新加坡已故藝人,王沙分別于1976年和1978年參與的兩部粵語《老夫子》電影。張國榮和黃霑都分別唱過兩部《老夫子》動畫電影的主題曲,根據Youtube目前的資料顯示‘哥哥’所唱的歌曲,沒有收錄在任何專輯以内。如果有的話,麻煩讀者留言通知。

在觀看‘霑叔’演唱的《山T老夫子》片頭時,可以看到不同國籍的動畫專才名字,出現在畫面上。這不禁想起,‘舊香港’比起‘新香港’更國際化。而這一類的名單,不會出現在往後的香港影視名單。個中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了。

王家禧老先生的仙逝,也意味著香港漫畫,和流行文化的一個時代的終結。這個時代,是香港輸出快樂文化的美好黃金時刻。被他感染的讀者,不會在道德的高處,去在意抄襲的指責。坡仔和其他舊時代的讀者一樣,會在乎王老先生的兒子,是否為現在的香港,畫點什麽來傳承後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