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 • 雙城記(十四):《英雄本色》三十周年觀後感

2016/8/29 — 10:06

圖:《英雄本色》一幕

圖:《英雄本色》一幕

1986年8月2日。香港。《英雄本色》開始放映,不僅在票房大放異彩,也爲香港電影設下評級制度,以及新的電影類別。那就是Heoric Bloodshed,熱血英雄主義電影。

2016年8月28日,在闊別三十年之後,這部經典港產片以4K修復的版本,粵語原音的姿態,在新加坡的首都劇場(Capitol Theatre),和其他修復電影,在爲期四天的《亞洲修復電影節》(Asian Restored Classics) 放映。

修復版放映完畢之後,問了身邊看這部電影的人,他們對於這部經典電影的評語。有一位女生説,「張國榮很cute(可愛)。」聽她這麽一説,再看回「哥哥」他在三部曲中的其中兩部裏的表現,帶點些許偶像演戲的包袱成分在裏頭。

廣告

另外一位朋友分享,說當年電影放映的時候,是一刀未剪的形式呈現的。我問他,那時候在新加坡看電影,有沒有分級制度。他說沒有,當局比較顧慮的,是語言的成分。《英雄本色》是在1986年以華語配音的形式放映,距離獅城禁止電影以方言形式公映有三年。但是,港產片裏的粵語歌曲,還是可以得以保留。或許,歌曲出現的長度,不占整部電影的30%。

而觀看這部修復版的觀衆反應是如何呢?多數是笑聲。當電影印刷僞鈔的情節出現的時候,當導演處理人物情節的時候,這些笑聲反映了新加坡的觀衆,認爲這一類的情節是「很cheesy的lor」(滑稽)。可能,他們不能理解,這些情節對與喜愛1980年代港產片的我們,都是合情合理的。而這也凸顯了兩組人的不同。

廣告

我們會對周星馳的幾秒鐘的演出,看到已故的演員,如張國榮和田俊的演出,看到天妒英才而離我們遠去的柯受良,擔任動作指導,爲三位男主角設定的動作。還有,電影的背景音樂是胡大爲所寫,卻有著顧嘉輝的味道。這些種種的一切,在1990後眼裏是過時的。對於在美好的1980年代成長看港產片長大的我們,吳宇森的執導,金馬的剪輯,和三位編劇(分別是導演、陳慶嘉和梁美芬),把這部1986版的《英雄本色》推向殿堂級。

順帶一提這部4K修復版,是由上海國際電影節委員會委任了,在義大利博洛尼亞(Bologna)的博亞電影修復所(L'immagine Ritrovata)進行修復。根據主辦《亞洲修復電影節》的亞洲電影資料館(Asian Film Archive),所印刷的場刊,裏面的段落是值得去深思的:

「委員會決定修復這部1986年的傑作……希望民間機構或者各別人士,受到了啓發(之後)來關注中國寶貴的電影影像,爲拯救(珍貴的)電影文化遺產盡一份力」

我們得思考,在商言商的香港,似乎在西方電影界在吹電影修復風的時候,香江的確是少了一間類似標準收藏(The Criterion Collection)這類的民間企業,積極地爲過去出產的各類型的電影進行修復保育的工作。這一回,《英雄本色》的數碼修復工作,其主導權和資金是落入中國的手中。坡仔看了一些資料,另一部被修復的港產片是由爾冬升執導的《新不了情》(1993),也是類似的情況。從兩部經典港產片的修復情況來看,往後的港產片的修復與保育工作,香港是不可能以一己之財力來進行。

因爲,修復文化遺產的理念,從來沒有出現在港人的腦海裏。

正當部分港人高舉守護香港本土文化的旗幟,努力地爭取話語權的當兒,修復港產片,這個香港文化的實際問題,香江的人們還是要多想,然後去面對現實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