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杜汶澤與黃子華眼中的年輕人

2018/2/28 — 17:10

《空手道》中的杜杜汶澤與《棟篤特工》中的黃子華。

《空手道》中的杜杜汶澤與《棟篤特工》中的黃子華。

【文:聿山】

很奇怪,即使當《空手道》上映時,亦不多見坊間的電影評論部析這部電影的社會/政治隱喻。而據說現在《棟篤特工》成為賀歲片之王,橫掃了幾千萬票房,儘管譭譽參半,但評論仍集中在電影質素本身,甚少觸及內裡的社會/政治意象,不禁要問: 香港是否已經進入一個新的去政治化時代,所以就算電影很實在地將一些政治比喻都放在面前,大家還是選擇視而不見?

在下不才,但既無珠玉在前,那就抛磗引玉,勉強下筆,而且有必要將此兩片並列比較,尤其集中在兩部電影裡呈現的年輕人面貌。在此一提,《空手道》是杜汶澤親自執導,而黃子華則據聞有參與《棟篤特工》的劇本創作。

廣告

同樣以“叔父”眼光描寫“廢青”,杜汶澤眼中的“廢青”(雖然以實際年齡計,鄧麗欣無論如何也是中女吧),是在成長時期與父親產生眾多磨擦及隔膜,加上一次比賽失誤,將自己一切失落及挫敗都歸咎於父親逼迫,焦躁亦沮喪的一個女孩。其處境及心態,若對照這幾年發生的社會事件,尤其是傘後那種挫敗無力感,那種對當年老泛民支持民主回歸的清算,青年自覺被逼上擂台面對強大政權卻被擊敗的那種怨憤,當中不無相似。而杜汶澤作為一位旁觀的“叔父”,只在適當時候輕描淡寫地提醒了鄧,她真正的沮喪,是無法接受自己在擂台上的一次失敗,從此自暴自棄,拒絕再學習空手道,並找藉口將一切說成是已逝去的上一代錯誤,來為自己往後人生的逃避開脱。

至於杜飾演的這位陳強,亦有打過實戰,在淫魔老闆手裡救出稚女,負傷力敵一眾高手,最後更身陷囹圄。這當然有雨傘中生代泛民以至年輕領袖的隱喻,但更重要的是,他是愛惜年輕人的。他只是希望鄧不再逃避,重新發奮,最終可繼承師父及自己未竟之志。

廣告

電影結尾,是傳承,亦指出人生處處是擂台。

好了,現在看看黃子華先生眼中的年輕人。

首先出場的是蘇麗珊這個少女偶像,原來亦有段不堪過去,曾被成年導師欺騙感情(甚或貞操),於是亦對成年人心懷怨恨,其改革社會的構想只是以一種憎恨成年人的心態推動。而她的一眾“毒男”粉絲,更只是盲目地追隨偶像/精神領䄂,全無獨立思考。至於她的女隊友,則是表面單純,實際勢利,並埋怨蘇的出現搶了自己鋒頭。最後,蘇“回頭是岸”,卻被一位癡心粉絲Dickson斥為背叛,粉絲更要將計劃進行到底。

好了,所謂“high到盡”hydogen, 就是一種情緒激化劑,效力如迷幻藥,於是我們看到電影裡年輕人口中的“社會變革”,就只是人人如“揩咗嘢”一樣亢奮甚至狂躁,充滿暴力傾向……這當中到底想說明什麼?希望只是我多疑,但蘇此角色的確帶著如學聯/學民思潮這班學生領袖的影子,將一眾抗爭者帶向激進抗爭之路卻無法回頭(由爬入公民廣場到升級行動失敗),於是一邊被女隊友(泛民)表面力撐,暗中埋怨,另一邊又被更激進之Dickson(勇武本土)清算(拆大台/退聯)。然後,Dickson又將行動升級(初一事件)。難道這幾年的抗爭,不過就是大家“揩大咗”罷了?

電影結尾,則是由黃子華這位由頭至尾都溫和、講理及專業的特工陳先生,聯同政府高官與及回復本性的警察,發揮了“人性光輝”收拾殘局,回復“世界和平”。

同樣描繪他們心目中的年輕人,杜汶澤同樣認為他們不無缺點,但選擇與他們並肩而行,更多的是提醒、鼓勵,最後亦是期望年輕人能超越自己 ; 子華神卻似真的站到了神的位置,俯視眾生,然後又以耶穌降世的姿態拯救萬民,禍彷彿都是暴躁的年輕人闖出來,而要由他們這些理性、溫和又專業的成年人收拾殘局。陳先生雖強調自己不為任何國家效力,但正是這種超然態度,令他任何時候都游走在中間地帶,那確然令人想起香港一些不問政治,只強調自身專業,並引以為傲的中上階層。

《棟篤特工》確似將所有香港階層都帶進了劇本,唯獨好像抽空了一個鄰近地區的角色。印象中只曾在暗場由蘇這個設定為偏激(我強調,是偏激)的年輕人隱晦地提了一句: 「我們都是下面的人(年輕人),被上面的人(成年人)欺騙……而上面的人又被再上面的人(北方政權)欺騙……」但整齣戲表現出來的似乎都只是一個香港人因為個人私怨而給香港人自己製造亂局,然後又由另一批香港人重新發揮昔日的“獅子山香港精神”擺平。至於那個鄰近地區的影響,完全不見踪影。

杜汶澤的角色叫陳強,黃子華的角色叫陳先生,這兩位陳兄的視野與境界是如此截然不同,致使對年輕人的態度亦如此懸殊。

《棟篤特工》對“毒男”追捧偶像的那種狂熱不無嘲諷,對蘇這個少女偶像的狂妄偏執不無批判,戲裡蘇這個年輕人是站在神的位置審判和操弄眾生,有趣地,劇本亦幾近於同一位置審視眾生。現實中,子華神在一眾粉絲中何嘗不具備超然而巨大的影響力?筆者因此亦相信黃子華先生在選擇電影及創作劇本上,照理也是帶著這種警覺,審慎而為的。

杜汶澤與黃子華兩位都是出色的笑匠,出色在於懂思考。杜今次選擇不再搞笑,走向嚴肅,黃則仍然挑最擅長的喜劇發揮,亦成功洗脱了“票房毒藥”之名,只是我仍然非常懷念《男歌女唱》與《一蚊雞保鏢》的那個貼地草根黃子華。

於此謹祝兩部電影在獎項及票房上,都能分別創造更多佳績。

 

作者自我簡介:七十後廢中一名,成事不足,噚氣有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