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的劣跡 《信報》的墮落 — 林行止和《信報》(下)

2018/5/8 — 12:11

信報一角 l 資料圖片 l 活化廳 Wooferten@flickr—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信報一角 l 資料圖片 l 活化廳 [email protected]—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編按:作者於下午五時半修訂文章】

2010年3月29日,《信報》頭條新聞以《林鄭月娥為政府平反 任內六度箝制地產商》為題,替當時仍任局長的林鄭做專訪。翌日,林行止先生撰文剖析,指「箝制」一詞,「似為編者揣摩談話內容而冠上的形容詞」,並批評林鄭強行修例降低「強拍門檻」,嚴重損害小業主權益。小業主之失是收集業權的財團之得,政府遂淪為鋤弱扶強或劫貧濟富的幫兇。林先生於是問:如此能吏造成的強勢政府,與強奪民產有什麼分別?

廣告

林先生看不過眼當時《信報》總編輯阿諛奉承的態度,便替當天專欄起這樣的題:「鋤弱扶強有得色 官我為大不羞慚」,大唱反調,充分表達他對總編和林鄭之不滿。事隔八載,林行止先生已不是《信報》股東,只保留專欄,對這份自己一手創辦的報章,更沒有置喙的餘地。《信報》的文人報格和敢言作風,經過報章高層多年整頓,早消失殆盡,僅徒具虛名,已不復是本地傳媒有水平和具批判性的佼佼者。

上周六信報社評便是一個例子。如今當了特首的林鄭放風,有意引入一手樓的空置稅,減少囤積。連資產增值稅也沒有提,連懲罰地產商囤積居奇的法例也見不到,單憑空置稅對應香港的房屋問題,只是杯水車薪,措施亦相當溫和,但《信報》總編已大力炮轟,並冠上向馬克思「借橋」以遏抑樓價的罪名。相信她沒看過(或閱後即忘)林行止先生在一六年七月十三日專欄內寫道:

廣告

「過去三四十年,在包括香港在內的資本主義世界,那些擁有資產如物業和金錢者的獲利更為驚人,這等於說,不勞而獲致富已成常象,而且它們的邊際利潤遠比從事實際生產的高。結果令財富分配不公愈普及... 」

而空置稅、資產增值稅以至租務管制等措施,正是針對這種不勞而獲的遊戲規則而設,透過增加囤地和炒賣的成本,以及加強保障住客的居住權,抑制牟取暴利的商業行為,維護起碼的公益(須知道香港人的生活有多扭曲和無望)。成效如何還要看具體執行的細節,但只要我們認為房屋土地的投機炒賣已嚴重損害港人福祉,大方向必然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土地資源的金融化,使房屋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同受重視,不致於嚴重失衡,以保障港人在居住方面的生活質素。

這根本和馬克思或共產主義無關。2001年諾獎得主史迪格里茲便說過,市場模型並不是只有一個,日本和德國、瑞典、美國等便大不相同。以瑞典和美國的資本主義相比,兩者都以市場為中心,但政府的角色可有很大差異。瑞典政府對國民有健全的保障,但經濟表現毫不遜色。《信報》總編難道認為史迪格里茲弄錯了,把階級鬥爭誤作市場競爭看待?

《信報》要上綱上線,把開徵新稅說做向馬克思取經,是要引導讀者把複雜問題簡單化,總之非黑即白,二元對立,並期望勾起讀者的恐共情緒,不自覺地站在她們那一方,反對開徵空置稅。與林行止時代完全不同,現在《信報》並非把公眾利益放在首位,她已成為大企業大財閥的喉舌,製造最有利於他們的社會輿論。這個事實,不少讀者已消化。去到今時今日,我們不奢望《信報》保持昔日的風骨,但就算作為建制派喉舌,是不是能夠高質一些呢?

 

#香港 #本土 #經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