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權力塗抹不去痛苦的痕跡

2017/7/16 — 19:56

我們用過鉛筆,知道寫錯的字可以被橡膠擦去,但擦不掉寫字的痕跡。我們也用過鉛子筆,知道寫錯的字可以被塗改液或塗改帶遮蓋,但卻留下了塗抹的痕跡。

權力的塗抹,即使再如何徹底,也仍然會留有痕跡,這是日本動漫〈海賊王〉所給我的深思。

〈海賊王〉的世界中,有一個沒有名字的、獨腳的士兵玩偶,被別人稱作士兵先生。他是雷斯羅薩的玩偶,他和其他玩偶一樣,會走路、會說話、會思想。雷斯羅薩表面風光和快樂,在這個國家中,隨處可見會動會走會說話的玩偶,在跟孩子玩耍嘻戲。然而,其實每一個玩偶,包括獨腳的士兵先生,都是塗抹不去的、痛苦的痕跡,雖然,他們並沒有眼淚可以掉落下來。

廣告

雷斯羅薩因為眾多的可愛玩偶而充滿歡笑聲,但那原來是一個經過徹底塗抹的國度。國王唐吉訶德·多佛朗明哥用卑鄙手段來奪位的歷史,以及人們對此事的記憶,全被塗抹掉。沒有人知道現任國王的殘酷,反對者,或可能會揭露秘密的人,都會給變成玩偶。變成玩偶後,沒有人會再記得這個人,即使是他的家人,也不會再記得他曾經存在過。

那一個獨腳的士兵玩偶,其實不是叫士兵先生,而是叫居魯士,是前朝的勇士,全國都敬重他。而今,全國人都忘掉他,只會面對著他的銅像,說有一個關於居魯士的英勇傳說。他的妻子直到死時都記不起他,他用玩偶的模樣一直在女兒的身邊守護她,但女兒只當他是一個玩偶。

廣告

士兵先生自己,記得一切的一切,他心靈的痛苦,是那個權力所塗抹不去的現實。其他玩偶心靈的痛苦,也是塗抹不去的現實。

這些塗抹不去的現實,漸漸集合成一股力量。這股力量,遇上尋夢的路飛,遇上膽小的騙人布,他們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打破了困住整個國家的鳥籠。玩偶回復人的形象,家人重新記起他們,真正的歡笑和快樂,重回這個國度。

故事總歸是故事,但痕跡也終究是痕跡,每一顆痛苦的心靈,都在見證風光背後的悲哀。有一天,你也許會遇見路飛,他正天真地傻笑著,說自己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他那單純的夢想,也許,會給你的心靈巨大的力量。鳥籠,也不能再囚禁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