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歌手於亂世中的作用

2016/8/10 — 12:44

原來已經很久沒有嘗到,單純當一個歌手,那種純粹的爽朗。當然,這個身份其實又已經那麼的不純粹了。

這兩個禮拜,全速籌備十月紅館演唱會的事宜,從訊息與構思開始多方位動腦筋,寫歌、設計海報、準備文案、錄像,還有演唱會本身的內容,那創作過程,能更新細胞,在周遭沉悶的環境中,令人煥然一新。偶然想到一個很「中」的點會不自覺地全身細胞都興奮起來。

另一方面心情卻又時常起落矛盾,環境裏每天繼續發生的紛亂,嚴重地影響着判斷。半夜醒來,會反覆質疑自己的角度和方法。這個時候,說這些,大家能聽懂嗎?

廣告

原來我們甚麼時候,都被這片土地上的各種情緒,壓掉了自己最底層的聲音,變得這麼顧慮周遭一切。以前並不會這麼樣,覺得要說的,就變成歌曲,現在多了幾層身份,卻又無可避免地會思來想去。

曾經有個指控,說我從唱片公司跳出來,貌似走上獨立製作的路,卻又選擇回到紅館,是回歸老道路,回到依靠強權的方向。這質疑的理據是淺薄的,同時也跟香港娛樂圈和大多數香港大眾一樣,是根本地誤解了歌手這身份的本質。

廣告

場地是死物歌曲也是中性的,本身沒有錯,兩者會變成一個樣的格調,是運用它們那個人的責任。若是墨守成規,沿用老舊方法,把觀眾當成沒腦的,一直餵食同樣的套餐,那也沒話說。但我回到這個場地,你又知道我會怎麼做?一直避開大路,說自己已經很另類很創新,那是最簡單的「脫俗」,但能走回同樣的空間,嘗試沿用完全不一樣的方法打破舊模式,那才是更考驗能耐的任務。

「集體獨家贊助」是第一個嘗試,除了衝破資金上的規條,亦大力展現了香港人本質裏依然存在的互信。接下來,就看整個演唱會的呈現。若台上不再歌舞昇平、不再放煙花、噴紙碎,跟觀眾進入更深層的畫面,又可以嗎?五光十色的舞台外,還有別的可能性嗎?

這個演唱會是測試到香港觀眾的底線,還是會把這個框架再推闊,我拭目以待。

演唱會的海報上,說黑色,說黑色包含的色彩,黑與白之間的層次。「Dear Friend,」這命題,是對立與共存,來自甘地的一封信,是一個和世界對話的開端。那是在表達一種對自己的尊重,是在表達一種原則:無論世界如何壞,也不能讓失望變成仇恨,讓各種情緒把自己吃掉。追求內心強大的人,應該將憤怒提煉為智慧,用靈活去戰勝體制。

讓我們回到人的本質,歌手的本位,在紛亂當中,別因他人自亂陣腳。用最真的心,說出最簡單的話,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有時候,比一切花言巧語更能觸動最深層的人心。

與整個環境背道而馳的事若是自己堅信的,就算多難,也要去做。

p.s.演唱會8月12日星期五開售,請多多支持。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