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歷史入門之七:現代德國的開端 — 普魯士王國

2017/10/31 — 19:00

德意志這個地區,由中世紀末期去到近代,一直處於在神聖羅馬帝國之下、諸侯割據的狀態。對歷史稍稍認識的讀者,都應該會知道普魯士王國 (Kingdom of Prussia) 其後統一了德意志,成為後來的德意志帝國 (German Empire)。這篇文章就會由這個王國的建立,道出普魯士的崛起之路。

普魯士的基督教化

普魯士 (Prussia),作為一個地區的名稱,其實並不在現今的德國境內,而是在更東邊的波羅的海 (Baltic Sea) 沿岸。13 世紀時,波羅的海沿岸地區居住著多個部落,但他們一直未有基督教化,仍然信奉自己的多神教神話 [1]。古普魯士人 (Old Prussian) 是當中的其中一支,他們毗鄰天主教的波蘭王國 (Kingdom of Poland),自然成為了波蘭的頭號大敵。

13 世紀初的波羅的海沿岸部族/Wikipedia

13 世紀初的波羅的海沿岸部族/Wikipedia

廣告

同一時間,經歷三次十字軍東征 (Crusades) 後,在中東的十字軍國家 (Crusader States) [2],不斷被穆斯林打得節節敗退。於是,三大十字軍騎士團之一的條頓騎士團 (Teutonic Order) [3],開始尋找其他他們有能力打敗的目標——說白點就是放棄原先守住聖城的初衷,再找個有利可圖的冤大頭。

廣告

於是,他們轉而為波蘭效力,協助波蘭征服波羅的海沿岸的異教徒,並發動了普魯士十字軍 (Prussian Crusade)。雖然當地部落頑強抵抗,甚至在被征服後還多次起義,但條頓騎士團最終仍然取得成功。之後他們繼續向北發展,控制了大量土地,這些軍事行動通稱為北方十字軍 (Northern Crusades),讓條頓騎士團坐擁幾乎整個波羅的海東岸。條頓騎士團也因此坐地為王,成為了條頓騎士團國 (State of the Teutonic Order) ,首都位於柯尼斯堡 (Königsberg),也就是現今的俄羅斯飛地加里寧格勒 (Kaliningrad)。他們不但強迫當地的異教徒改信天主教,更大量引入德意志移民,同化當地人,最終令古普魯士語和普魯士神話等等當地文化都消失殆盡。

1400 年的條頓騎士團國/Wikipedia

1400 年的條頓騎士團國/Wikipedia

普魯士公國的建立

條頓騎士團國作為一個政治實體,從來就不是一個永遠只向異教徒下手的純粹宗教組織,尤其是當周邊各國都陸續改信基督教後,根本沒有異教徒作為他們的目標。因此,鄰近國家之中,不論是天主教的波蘭王國和波美拉尼亞公國 (Duchy of Pomerania)、東正教的諾夫哥羅德共和國 (Novgorod Republic),以至天主教和東正教混雜的立陶宛大公國 (Grand Duchy of Lithuania),都經常與條頓騎士團兵戎相見。但是,這些周邊勢力都日漸壯大起來,以致條頓騎士團的土地陸續被蠶食,甚至在1466年被逼割讓西普魯士予波蘭,從此這地區直屬波蘭國王,稱為「皇家普魯士 (Royal Prussia)」。(當時的波蘭也許不會預料到,得到這片土地會在日後造成多少地區衝突,下文將會詳述。)

到了 16 世紀,宗教改革席捲德意志之際,同為德意志人為主的條頓騎士團國,同樣受到極大衝擊。不只大部份指揮官,甚至連直屬大團長的主教都改信路德教派 (Lutheranism)。最後為了回應手下貴族的訴求,大團長阿爾布雷希特 (Albert of Prussia) 接受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親自提議,把東普魯士劃為世俗化、第一個信奉路德教派的國家普魯士公國 (Duchy of Prussia),自己則辭去條頓騎士團大團長一職,成為第一任普魯士公爵,臣服於波蘭國王之下。原本已有自治權的立窩尼亞地區(Livonia,即今天的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兩國所在地),則獨立為立窩尼亞騎士團 (Livonian Order)。[4]

普魯士公國的領土範圍/Wikipedia

普魯士公國的領土範圍/Wikipedia

其後,阿爾布雷希特的兒子阿爾布雷希特·腓特烈 (Albert Frederick, Duke of Prussia) 由於自己沒有兒子,於是在他死後,長女的丈夫、與他同為霍亨索倫家族 (House of Hohenzollern) 的約翰·西吉斯蒙德 (John Sigismund) 在 1618 年繼承了普魯士公爵一位。但約翰其實早有自己的領地——他是神聖羅馬帝國之內的勃蘭登堡選侯 (Elector of Brandenburg) [5]。勃蘭登堡和普魯士,從此結為共主邦聯,這段時期一般史稱為「勃蘭登堡—普魯士 (Brandenburg-Prussia)」。

紅色為勃蘭登堡—普魯士的領土、紅色邊界為神聖羅馬帝國疆域/Wikipedia

紅色為勃蘭登堡—普魯士的領土、紅色邊界為神聖羅馬帝國疆域/Wikipedia

「在普魯士的國王」

勃蘭登堡—普魯士憑著多任選侯勵精圖治、改革軍政政策,在幾十年間一躍成為德意志地區的一大強權。於是,又如同歷史上其他的暴發戶一樣,開始對自己有國王之實,卻無國王之名感到不服。再加上,雖然已經貴為選侯,等級只僅次於國王,但反觀其他各選侯,卻一個個成為了國王——波希米亞(Bohemia,即捷克)本身就是王國等級,而且由皇帝兼任;漢諾威選侯(Elector of Hanover, 正式為不倫瑞克 — 呂訥堡選侯 (Elector of Brunswick-Lüneburg))在 1714 年繼承大不列顛王國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王位;薩克遜選侯 (Elector of Saxony) 更在 1697 年獲選為波蘭國王,成為了普魯士公爵的宗主。

不過,不同於其他暴發戶多次的失敗,普魯士成功了。 1700 年,西班牙國王「着魔者」卡洛斯二世 (Charles II ‘the Bewitched’ of Spain) 逝世。受到哈布斯堡家族 (House of Habsburg) 長年的互相通婚影響,卡洛斯由出生開始就有多種遺傳病,身體、智力都有極大缺陷 [6],加上性無能,令西班牙的王室就此絕嗣。

問題是,西班牙的繼承人只有兩個人選——法王路易十四 (Louis XIV of France) 的孫兒腓力 (Philip, Duke of Anjou) 和神聖羅馬皇帝利奧波德一世 (Leopold I, Holy Roman Emperor) 的兒子查理 (Archduke Charles),而法王和神聖羅馬皇帝在當時正是歐洲最大的死對頭,沒有一方想看見對方繼承整個西班牙殖民帝國,還有西屬尼德蘭(Spanish Netherlands,今比利時和盧森堡)和在意大利的多塊領地。結果,在外交途徑解決不果後,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 (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 1702-1714 ) 正式爆發。這場戰爭迅速席捲全歐洲,參戰國包括奧地利、法國、大不列顛、尼德蘭共和國 [7] 、葡萄牙、巴伐利亞等等。

至於勃蘭登堡—普魯士的腓特烈三世 (Frederick III, Elector of Brandenburg),看準全歐大戰、皇帝急需軍援之機,提出了賜封國王頭銜的請求。皇帝無可奈何之下,只好答應。但與此同時,皇帝亦深知一開此先例,每一個諸侯都會想升格為王,於是他不願意升格神聖羅馬帝國之內的勃蘭登堡領地。但如果選擇帝國外的普魯士公國,又會遇到另一個問題——普魯士公國名義上從屬於波蘭王國,升格普魯士至波蘭的王國級數將意味著取消從屬關係;再加上普魯士公國本來就只包括東普魯士,冊封腓特烈為「普魯士國王 (King of Prussia)」,同時代表將屬於波蘭國王的西普魯士的擁有權賜予腓特烈;更何況,波蘭國王本來就拿著「普魯士國王」此頭銜。所以將普魯士領地升格,必定導致與波蘭交惡。最後,皇帝終於想出了折衷辦法,就是大玩文字偽術,把腓特烈冊封為「在普魯士的國王 (King in Prussia)」[8] 腓特烈一世。儘管如此,一般來說我們都從此稱普魯士為「普魯士王國 (Kingdom of Prussia)」。

勃蘭登堡王室的奇蹟

往後幾十年,普魯士繼續愈見強盛,更由臣服皇帝、乞求頭銜,搖身一變成為皇帝的頭號勁敵。普魯士崛起之迅速,甚至令法國和皇帝兩個死對頭化敵為友,加上俄羅斯,三大強權締結起盟約對抗普魯士的野心。普魯士於是與法國的另一仇敵大不列顛結盟。1756年,眼見戰爭一觸即發,普魯士的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the Great’ of Prussia,又稱腓特烈大帝)決定先下手為強,出兵入侵皇帝的盟友撒克遜選侯國 (Electorate of Saxony)。法國、西班牙、俄羅斯和神聖羅馬帝國的大部份諸侯國都隨即加入皇帝一方,而大不列顛、葡萄牙和部份小國則與普魯士聯手,歐洲再一次陷入大戰之中,史稱七年戰爭 (Seven Years’ War, 1756-1763 )。

七年戰爭的交戰國/Wikipedia

七年戰爭的交戰國/Wikipedia

但是,大不列顛的重心始終放在與法國爭奪海外殖民地,於是把歐陸的戰事全部交託在普魯士手上。然而,普魯士作為新興強國,獨力面對三大歐陸強權,而且每一個的人口和土地都比普魯士為多。憑著普魯士軍隊極高的質素,以及腓特烈大帝的軍事才能,卻竟然真能抵住法、奧、俄三國的軍隊,雖然也有吃過敗仗,但在多場戰役都能以少勝多。

不過,再厲害的天才,都必須向現實低頭。1762 年,戰爭踏入第六年,普魯士已經折損士兵超過十萬人,一直依靠最大盟友大不列顛的金援的財政亦將近枯竭,法、奧、俄三國軍隊仍然源源不絕地逼近首都柏林,這時甚至連大不列顛都打算放棄普魯士,只求穩住殖民地戰爭的勝利,獨自議和。腓特烈大帝自己都看不見任何轉機,準備服毒自殺。

就在形勢危急之際,俄國女皇伊利莎白 (Elizabeth of Russia) 逝世,皇位傳到彼得三世 (Peter III of Russia) 手上。正好彼得三世是腓特烈的忠實支持者,甫一上任,竟然立即全面撒軍,放棄所有佔領地,與腓特烈議和,史稱為「勃蘭登堡王室的奇蹟 (Miracle of the House of Brandenburg)」。雖然彼得三世僅僅六個月後就被推翻 [9] ,但放棄了的多年戰果已經無法挽回。皇帝見此狀況,亦無意再戰。於是在 1763 年,雙方簽訂和約,歐洲大陸基本上無太大領土變更,但法國卻因此失去所有北美洲的殖民地,而普魯士則從此真正成為歐洲強權之一。

普魯士國王

另一邊廂,如果大家有留意之前的地圖,也會發現普魯士的領土分散得七零八落。除了觀賞性低,這也會導致很多實質問題,譬如難以防守、各地軍隊不能輕易集結等等。所以,把領土連成一氣,成為這幾十年間普魯士國策的重點。

1772 年,乘波蘭長期積弱,周邊強權覬覦之機,普魯士聯同皇帝(即奧地利大公)和俄羅斯沙皇,聯手入侵波蘭,稱為「第一次瓜分波蘭 (First Partition of Poland)」。普魯士得以取得西普魯士和當地最重要的貿易港口但澤(Danzig,今波蘭格但斯克 (Gdańsk)),總算把兩塊最大的領土連結起來。在控制整個普魯士地區後,腓特烈大帝也將頭銜由「在普魯士的國王」正名為「普魯士國王 (King of Prussia)」。

三國此後再在 1793 和 1795 年把波蘭其他領土瓜分。三次瓜分波蘭後,波蘭此國家終於從地圖上消失。普魯士取得的土地,雖然在人口上不及皇帝所得、面積上不及俄國,但戰略性上則無可比擬。

三次瓜分波蘭的各方得益/Wikipedia

三次瓜分波蘭的各方得益/Wikipedia

經歷拿破崙戰爭 (Napoleonic Wars, 1803-1815) 後,神聖羅馬帝國解體。雖然原本在帝國內的各國之後再組成德意志邦聯 (German Confederation),繼續由奧地利領導。但所謂一山不能藏二虎,在普奧戰爭 (Austro-Prussian War, 1866) 過後,奧地利被逼退聯,普魯士成為德意志地區的頭領,之後更把邦聯聯合成德意志帝國 (German Empire),由普魯士國王成為首任德意志皇帝威廉一世 (William I, German Emperor)。

西普魯士的爭端

1918 年,剛成立的蘇聯與德意志帝國簽訂和約,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戰,原本俄羅斯帝國控制的西部土地成為多個德國的附庸國,波蘭則在亡國123年後終於得以復國。同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 (William II, German Emperor) 流亡荷蘭,德國改行共和制,奧匈帝國解體。波蘭得以重奪大部份領土,西普魯士重新劃歸波蘭。但澤港則以其在經濟和貿易的重要性,成為了特殊的政治實體但澤自由市 (Free City of Danzig),擁有高度自治權,但不屬獨立國家,而是置於戰後成立的國際聯盟 (League of Nations) 保護之下,波蘭擁有免關稅權利。

1921-1939 年的波蘭,紅色為德國/Wikipedia

1921-1939 年的波蘭,紅色為德國/Wikipedia

但這樣把德國的領土再次一分為二,自然造成更多爭端。德國納粹黨上台後,曾經要求將但澤港併入德國領土,但遭到波蘭拒絕。 1939 年 8 月,希特勒向波蘭發出最後通諜。在波蘭再一次拒絕後,納粹德國在 9 月 1 日入侵波蘭。兩日後,英法兩國向德國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

二戰結束後,蘇聯吞併了包括柯尼斯堡在內的東普魯士省北部,柯尼斯堡易名為加里寧格勒 (Kaliningrad),成為蘇聯內的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 (Russian SFSR) 的領土,德裔人口全部被驅逐。蘇聯解體後,雖然俄羅斯本土與加里寧格勒中間的白俄羅斯、拉脫維亞和立陶宛都獨立出去,但加里寧格勒仍然是俄羅斯聯邦的領土,造成今天飛地的狀態。

1947 年 2 月 25 日,負責暫時治理戰後德國的盟國管制理事會 (Allied Control Council),經英、美、法、蘇四國代表簽署通過第 46 號法令,正式廢除普魯士自由邦 (Free State of Prussia) 及其所有政府機關,普魯士自此正式滅亡。

德國在兩次大戰分別失去的領土/Wikipedia

德國在兩次大戰分別失去的領土/Wikipedia

加里寧格勒在俄羅斯聯邦的範圍/Wikipedia

加里寧格勒在俄羅斯聯邦的範圍/Wikipedia

註:

[1] 由於普魯士神話經歷基督教幾百年來對異教的消滅,存活下來的文字紀錄極少,現存只有兩部真確性存疑的典籍和在歷史文獻中的點滴。
[2] 包括耶路撒冷王國 (Kingdom of Jerusalem)、安條克親王國 (Principality of Antioch) 和埃德薩伯國 (County of Edessa)。
[3] 正式名稱為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弟兄聖母騎士團 (Order of Brothers of the German House of Saint Mary in Jerusalem)。
[4] 失去土地的條頓騎士團仍然繼續存在,在現代已經成為慈善組織,總部設於羅馬。
[5] 選侯 (Elector) 是神聖羅馬帝國內僅次於國王的最高頭銜,有選出皇帝的投票權。帝國成立之初只有七人,其後曾經增至九人,但最後又只剩八人。
[6] 根據記載,卡洛斯四歲才懂說話、八歲才學懂走路,而且下巴畸型的情況嚴重到難以說話及咀嚼。卡洛斯的驗屍報告指他的遺體「一點血液也沒有、心臟是一顆黑胡椒的大小、肺部和腸臟腐爛、只有一顆睾丸,黑如煤炭,而且頭顱內全部是水。」
[7] 正式名稱為「尼德蘭七聯合省共和國 (Republic of the Seven United Netherlands)」,在經歷史稱八十年戰爭 (Eighty Years’ War, 1568-1648) 的荷蘭獨立戰爭後,尼德蘭地區北部從西班牙獨立,南部則繼續受西班牙統治。
[8] 這裡用「in」而非「of」其實並不是孤例,神聖羅馬帝國內的巴伐利亞公國 (Duchy of Bavaria),就在將繼承法由眾子平分改為長子繼承後,給予所有同屬維特爾斯巴赫家族 (House of Wittelsbach),但沒能繼承巴伐利亞公爵 (Duke of Bavaria) 一位的家族成員,使用「在巴伐利亞的公爵 (Duke in Bavaria)」此頭銜。雖然巴伐利亞國早已消失,但其家族成員仍然繼續保有頭銜。現時維特爾斯巴赫家族只餘下一位男性成員,現年 80 歲的馬克斯王子 (Prince Max of Bavaria, Duke in Bavaria)。
[9] 雖然放棄多年戰果撒軍,在戰略上的確是頗為愚蠢的行為,但一般相信彼得三世一上任就推行多項利民政策,惹怒了作為既得利益者的貴族階級,亦是被推翻的主因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