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歷史入門之五:誰是世紀帝國的法蘭克人(上)

2017/10/9 — 17:56

1804年,拿破崙 (Napoleon Bonaparte) 自立為「法國人的皇帝 (Emperor of the French)」,標誌著法蘭西第一共和 (First French Republic) 的結束,第一帝國 (First French Empire) 的開始。傳統上,只有教皇有加冕「皇帝」的權力,所以拿破崙特地邀請了教皇庇護七世 (Pope Pius VII) 出席加冕大典。但到了典禮當天,在皇冠被遞出來的一刻,拿破崙竟然一手撐著腰,一手拿起皇冠,放上自己頭上,教皇則在主禮台上被冷落一旁「送上祝福」。[1]  雖然歷史紀錄顯示,教皇對此安排早已知情,但從中仍然可以窺見拿破崙的自大。

畫家達維特 (Jacques-Louis David) 所繪,拿破崙為妻子約瑟芬·德·博阿爾內 (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 加冕為皇后的情景              

畫家達維特 (Jacques-Louis David) 所繪,拿破崙為妻子約瑟芬·德·博阿爾內 (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 加冕為皇后的情景

廣告

統治人民與統治地域之分野

拿破崙所用的頭銜不是「法國皇帝 (Emperor of France)」,而是「法國人的皇帝 (Emperor of the French)」,這其實是故意的。要知道,一個頭銜的每一個用詞都經過精雕細琢。一方面,他要與法國大革命前的封建體制劃清界線——法國不是他的個人財產,他是法國人的領導者;另一方面,是要在名義上保留法國的共和體制,他不是「滅」了法蘭西共和國的篡位者。於是,拿破崙的正式頭銜,對我們現代人來說可能有點自相矛盾:「拿破崙一世,蒙上帝恩典及共和國之憲法,法國人的皇帝,瑞士聯邦的調停者 [2]。(Napoleon I, By the Grace of God and the Constitutions of the Republic, Emperor of the French, Mediator of the Swiss Confederation [2].)」

當然,這種以人而非地域為焦點的頭銜,絕非拿破崙的個人創作。例如之前的文章中,就有過由神聖羅馬皇帝曾經使用過的「羅馬人的皇帝 (Emperor of the Romans)」;又譬如丹麥和瑞典兩國國王,一直有使用「哥德人之王 (King of the Goths)」(正是世紀帝國 II 中的哥德人),直至現代才將之捨棄 [3]

廣告

至於法國本身,其實亦曾經使用這種頭銜——「法蘭克人之王 (King of the Franks)」。不過,如果你以為法蘭克人就是法國人,那麼你只猜對了一半。接下來筆者將會分兩篇文章,訴說法蘭克人的歷史。

日耳曼大遷徙

375 年,一支名為匈人 (Huns) [4] 的遊牧民族從東方大舉遷移,到達了今天的烏克蘭一帶,並繼續向西方進軍,沿途攻擊當地的日耳曼部落,結果逼使這些部落大規模向西方遷徙,進入羅馬帝國境內。

這些部落之中,一部份獲羅馬帝國給予居留權,一部份以武力入侵。西羅馬帝國難以對付大量湧入的「野蠻人」,羅馬城先後兩次被洗劫——先是西哥德人 (Visigoths) 在410 年攻陷羅馬城後,繼續往西遷移至今日的西班牙定居;然後是汪達爾人 (Vandals) 經西班牙進入北非後,在 455 年由海路攻入羅馬城燒殺搶掠(這事件成為英語中 Vandalism 一詞的來源)。

這些軍事上的失敗導致西羅馬帝國的衰落,並需要依賴較為友好的日耳曼部族參軍,代為防守。然而,日耳曼人逐漸進佔西羅馬上流階級,令西羅馬皇帝淪為日耳曼人的傀儡,甚至任由日耳曼人廢立。最後在 476 年,西羅馬軍隊統帥、日耳曼人奧多亞塞 (Flavius Odoacer) 廢掉西羅馬皇帝羅慕路斯·奧古斯都 (Romulus Augustus) 後,自立為意大利國王 (King of Italy),西羅馬帝國自此滅亡。

西羅馬帝國末期,入侵及遷移至帝國境內的部族/Wikipedia

西羅馬帝國末期,入侵及遷移至帝國境內的部族/Wikipedia

法蘭克人的起源

遷移到西歐的各個族群,基本上造就了今天西歐的族群分佈,例如盎格魯人 (Angles)、薩克遜人 (Saxons) [5] 及朱特人 (Jutes) 這三支部落入侵英格蘭,把原居當地的不列顛人(Britons,屬塞爾特人 (Celts) 的其中一支) 趕到威爾斯、蘇格蘭及法國西北部的布列塔尼半島 (Brittany)。「英格蘭 (England)」一字本意正是「盎格魯人之地 (Land of the Angles)」。

至於法蘭克人 (Franks),最初在羅馬帝國的同意下,定居在今天的法國東北、比利時及德國西北部一帶,協助防守該地區。在西羅馬滅亡後的一百年間,他們在墨洛溫王朝 (Merovingian Dynasty) 的領導下,征服了今天法國所在的高盧 (Gaul) 及德國西部的萊茵河地區 (Rhineland)。

由於這些一個個的部落,根本是剛剛定居在西歐,所以在當時的領導者,基本上都是該族群的國王,不會是一個固定地區的國王。譬如「法蘭克人之王 (King of the Franks)」、「英格蘭人之王 (King of the English)」、「西哥德人之王 (King of the Visigoths)」等等。

王權積弱

然而,雖然坐擁大量土地,法蘭克人卻繼續按照日耳曼人的傳統,在每任國王逝世時,把土地在所有兒子之間平分。因此,法蘭克王國內部開始出現一個個地域的國王,例如奧斯特拉西亞國王 (King of Austrasia)、亞奎丹國王 (King of Aquitaine)等等,但他們都需要臣服於法蘭克人之王之下。

可是,這樣把地越分越小的結果,卻是令法蘭克王國內部出現越來越多勢力,互相爭戰,國王的權力則越來越小。最後一任還有實權的國王達戈貝爾特一世 (Dagobert I, King of all the Franks) 在 629 年逝世,其後的國王,很多甚至在年幼時就即位,然後英年早逝,進一步讓實權掌握在地方勢力手上。

墨洛溫王朝統治的土地及內部各勢力分界/Wikipedia

墨洛溫王朝統治的土地及內部各勢力分界/Wikipedia

最後在 687 年,奧斯特拉西亞 (Austrasia) 的宰相丕平二世 (Pepin II) 征服各大勢力,成為法蘭克王國的宰相 (Mayor of the Palace),自稱「法蘭克人的公爵及親王 (Duke and Prince of the Franks) [6]」,從此法蘭克王國的大權都掌握在宰相的手上。繼承丕平二世之位的兒子鐵錘查理 (Charles Martel),甚至由得國王之位懸空,直至查理死後,繼承查理的兩個兒子卡洛曼 (Carloman) 和「矮子」丕平 (Pepin III ‘the Short’),為了鞏固宰相之名,才再立新王。

曹丕……哦不,丕平篡位稱王

卡洛曼後來放棄與丕平共同持有的宰相一位,退隱到修道院修行。由於文字紀錄很少,現今史學界對於卡洛曼是否被逼並沒有共識。至於丕平,與不在乎名銜的父親不同。正好當時教皇聖匝加 (Pope Zachary) 受到統治大半個意大利的倫巴底人王國 (Kingdom of the Lombards) 侵擾,急需法蘭克人的幫助。丕平為了將自己正名為王,於是特意「詢問」教皇:「國王一位應在有王之名者,還是有王之實者?」

教皇為了得到丕平的幫助,當然作出體面的回答:「誰為法蘭克操勞,誰就是它的主人。」丕平於是拿著教皇的話,把墨洛溫王朝的最後一位國王希爾德里克三世 (Childeric III) 廢黜,並召開貴族會議,丕平獲推舉為法蘭克人之王,成為加洛林王朝 (Carolingian Dynasty) 的首位國王。

丕平即位後,當然要把協助稱王的這份人情還給教皇。於是,丕平揮軍打敗了倫巴底人的軍隊,還把倫巴底人佔領的拉文納 (Ravenna) 和另外五個城市交予教皇,稱為「丕平獻土 (Donation of Pepin)」。加上本身教皇治下的羅馬城,這些土地成為教皇國 (the Papal States) 往後足足一千年的主要領土 [7]

教皇國的領土/TFAHR Photo Archive Project

教皇國的領土/TFAHR Photo Archive Project

兄弟(差點)相殘

矮子丕平死後,王位傳到兩個兒子查理 (Charles I, King of the Franks) 和卡洛曼 (Carloman I, King of the Franks) 手上。大家先別覺得奇怪,還記得日耳曼人的傳統是各兒子平分遺產嗎?當然,怎樣才算「平」、怎樣才算「分」,可以有很多解讀。丕平讓兩個兒子同時成為法蘭克人之王,雖然有各自管轄的地區,但也有例如亞奎丹 (Aquitaine) 等地,是兩人共同治理。

但是,其實他們兩兄弟之間早有嫌隙,給了他們權力、兵力,只令他們的矛盾更為白熱化。亞奎丹其後爆發起義,於是兩人一同起兵鎮壓。可是,到了兩軍會合之際,兩兄弟卻大吵一場,卡洛曼憤而撤軍,讓查理獨力應付。

與此同時,兩人的母親卻偏袒查理,找來意大利的倫巴底人聯姻。卡洛曼統治的地區毗鄰意大利,這時有被查理兩面夾擊的威脅,但是查理卻不領母親的情而悔婚,令倫巴底人一怒之下轉而與卡洛曼結盟。經過一輪外交,雙方都準備就緒。就在內戰一觸即發之際,卡洛曼在 771 年突然猝死。雖然時間實在巧合,但多數史料都指卡洛曼是死於自然。無論如何,查理因此吞併了卡洛曼的領地,成為了唯一的國王。

羅馬人的皇帝

其實由丕平二世至矮子丕平這三任當權者在位期間,法蘭克人已經一直與周邊各個勢力爭戰。查理在解決國家的內憂後,重新把焦點轉向外部。先是打敗敵對的倫巴底人,自立為「倫巴底人之王 (King of the Lombards)」,然後分別與剛征服西班牙地區的伊斯蘭帝國、東方的薩克遜人等等勢力作戰,把巴塞隆拿 (Barcelona) 和薩克遜都劃入法蘭克王國之內,將法蘭克人的領土範圍推至顛峰。

法蘭克人歷代的征服/Wikipedia

法蘭克人歷代的征服/Wikipedia

另一邊廂,查理繼續跟從父親此前對教皇的友好態度。799 年,教皇聖良三世 (Pope Saint Leo III) 在大街上被前任教皇亞德一世 (Pope Adrian I) 的親信攻擊,甚至差點被挖眼和割舌,幸好查理派駐在羅馬的兩名公使帶著大批人馬趕到,救出教皇。800 年底,查理親自到達羅馬城,把教皇的政敵全部放逐。

在聖誕節當天,在聖伯多祿大殿 (St. Peter's Basilica) 舉行的彌撒,查理在下跪祈禱時,教皇突然拿出皇冠,為查理加冕為「羅馬人的皇帝 (Emperor of the Romans)」 [8]。查理堅稱事前並不知情,甚至表示如果早知道教皇的陰謀,當天就不會走進大殿。

不過,史學界基本否定此一說法,一方面是查理沒有可能在進大殿時留意不到那個鑲滿珠寶、非常顯眼的皇冠;另一方面,從西羅馬滅亡後,就自視為唯一的羅馬帝國的東羅馬帝國 (Eastern Roman Empire) 內部,早已經傳出不少教皇將會加冕查理的謠言。當時統治東羅馬帝國的,是羅馬歷史上第一位女皇伊琳娜 (Irene of Athens),她更是以太后身分弒子奪位 [9],因此對教皇另立新君極為敏感。

「查理曼」

經過教皇加冕為皇帝,查理獲得了「大帝 (the Great)」的稱號。「查理大帝」在法語是 Charles le Magne ,在諾曼第公爵威廉征服英國後,英語與法語混雜,於是逐漸演變成英語中「查理曼 (Charlemagne) 」這個叫法。

814 年,查理曼因胸膜炎逝世,終年 71 歲。由於查理曼死時,只有一個兒子「虔誠者」路易 (Louis the Pious) 仍然在世,自然就沒有如何分配遺產的問題。然而,每一個大帝國都難逃滅亡的命運,下篇文章將繼續談及法蘭克帝國的歷史,探討其衰落和最終的滅亡。

註:

[1] 拿破崙加冕大典的一幕,在多套電視劇和電影也有提及,有興趣的讀者可在Youtube找到相關影片。

[2] 法國大革命蔓延至瑞士後,在 1798 年,經法國軍隊介入,瑞士成立赫爾維蒂共和國 (Helvetic Republic)。但在拿破崙從當地撒軍後,立即又爆發內戰。1803年,拿破崙派軍隊調停,瑞士於是成為拿破崙控制下的瑞士聯邦 (Swiss Confederation),拿破崙則自稱為「瑞士聯邦的調停者 (Mediator of the Swiss Confederation)」。

[3] 兩國分別在 1972 年現任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 (Margrethe II of Denmark) 繼位時,及 1973 年現任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 (Carl XVI Gustaf of Sweden) 繼位時,才放棄「哥德人之王」此頭銜。

[4] 世紀帝國 II 中文版將匈人譯作「匈奴人」,然而史學界並沒有太多證據證實匈人的來歷,更遑論是與中國北方的匈奴人的連結。

[5] 薩克遜人並非全部往英格蘭遷移,部份在今天德國的薩克遜地區 (Saxony) 定居。

[6] 在中世紀早期,「公爵 (duke)」一位傾向軍事性質,而「親王 (prince)」則傾向行政,故「法蘭克人的公爵及親王」一位意味著軍政大權皆在其掌握之中。

[7] 教皇國除了在法國大革命後,曾先後兩次被法國第一共和及拿破崙短暫吞併外,一直延續至1870年。作為意大利統一戰爭的一部份,當時新成立的意大利王國 (Kingdom of Italy) 軍隊佔領除教皇宮外所有教皇國領土,稱為「梵蒂岡之囚 (Prisoner in the Vatican)」,直至1929年雙方簽訂條約,教皇國因此正式成為今日的梵蒂岡城國 (Vatican City)。

[8] 查理自己傾向使用的頭銜是「查理,最尊貴的奧古斯都,由主加冕,統治羅馬帝國的最偉大、和平之皇帝 (Charles, most serene Augustus crowned by God, the great, peaceful emperor ruling the Roman empire)」。

[9] 伊琳娜的兒子君士坦丁六世 (Constantine VI) 年幼即位,但長大後想從攝政的太后伊琳娜手上奪回權力不果,更被挖出雙眼,其後傷重而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