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俠情歌 —《我不歸去》與《神話情話》

2017/6/14 — 14:06

神雕俠侶之主題曲《神話情話》歌詞

神雕俠侶之主題曲《神話情話》歌詞

近日TVB正在播放內地製作的射鵰英雄傳,最為人詬病的一點,莫過於TVB把劇集中多段配樂都換成姊妹公司星夢力捧的譚嘉儀所唱的《我不歸去》。

古裝武俠片配現代歌曲,格格不入之感更甚於《不懂撒嬌的女人》洗腦式循環播放、亦是由譚嘉儀主場的《陪著你走》。最離譜的一幕,是將女主角黃蓉身穿白衣金帶,首次以女裝亮相的經典場景,把黃蓉口中唱著的「倚東風,一笑嫣然,轉盼萬花羞落。」的辛棄疾《瑞鶴仙》曲調也換成了《我不歸去》「蒙住眼愛下去拋開顧慮」、「望穿秋水,世界都粉碎」(這句也令人質疑填詞人張美賢為什麼這麼喜歡「望穿秋水」,《不懂撒嬌的女人》片尾曲HANA的《手中沙》中多次重複「望穿秋水」,之前何雁詩《EU超時任務》的《最真心一對》也有「看穿秋水」。)

誠然,譚嘉儀唱歌其實很動聽,歌曲旋律也甚是優美,歌詞作為一首情歌也寫得不錯。所以問題出在把這首歌選為金庸武俠劇片插曲和片尾曲的人,以前香港金庸武俠劇的出題曲可謂首首經典,可是這首《我不歸去》旋律毫不古典,歌詞既不是寫江湖恩怨、又不是寫高手過招、也不是寫俠客情懷,而是一首普通的情歌,寫的是:「蒙住眼愛下去拋開顧慮」。填詞人張美賢不是不懂得寫江湖情仇、俠客氣概的武俠歌曲,她為吳啟華版《倚天屠龍記》填寫的《風起雲湧》正是一首配合主題的佳作,「踏千山天高海闊中,靜看風轉動雲起暗湧」,一開首已經氣勢盡現,「情義最終兩者不會相容,在我生命中」一方面向鄭少秋「情義繞心中有幾多重」的舊版《倚天屠龍記》主題曲致敬,亦帶出江湖中英雄氣短,兒女情長的感覺,配合倚天屠龍記的主題。「萬載千世誰狂勇,號令世間天讚頌」,則寫出了「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的氣勢。

廣告

當然,金庸筆下的武俠小說不僅是武俠小說,更是社會小說、人性小說、歷史小說和愛情小說,筆者讀過的芸芸愛情小說當中,最印象深刻的正正是金庸筆下的《神鵰俠侶》,把人世間各種愛情刻劃得淋漓盡致,問題是《射雕英雄傳》比《神鵰俠侶》對愛情着墨相對較少,若以一首單純情歌作片尾曲,未免稍覺突兀,若這首歌作為《神鵰俠侶》片尾曲,則更覺順理成章。

可是武俠情歌也有高低之分,古天樂李若彤版神鵰俠侶的主題曲,林夕筆下的《神話情話》正是筆者眼中武俠情歌的最佳作品,「愛是微笑、是傻笑、是狂笑、是玩笑?或是為著害怕寂寥?」「如何遺忘自己?竟可相許生與死」,暗地借用了書中李莫愁經常吟唱的「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元好問的《雁丘詞》,亦完美表達《神雕俠侶》的中心思想——「情」。「愛是愉快、是難過、是陶醉、是情緒,或在日後視作傳奇」,「愛是盟約、是習慣、是時間、是白髮也叫你我乍驚乍喜」,書中李莫愁、陸展元、何沅君、楊過、小龍女、公孫綠萼、郭芙、郭襄、程英、陸無雙、王重陽、林朝英,甚至公孫止、裘千尺等等,都展現了各種各樣的情,有愉快、有難過、有盟約、有習慣、有傳奇式的愛情,也有乍驚乍喜的愛情。一首歌曲能貫穿《雁丘詞》和《神鵰俠侶》兩部文學作品的中心思想,可謂難得。

廣告

副歌中「迷迷糊糊、朦朦朧朧、茫茫紅塵、來來回回」一連串疊字正是夕爺的拿手好戲,正如《似是故人來》的「俗塵渺渺、天意茫茫、斷腸字點點、風雨聲漣漣」一樣,令歌詞配合旋律連綿不斷,而又氣勢逼人。

主唱者周華健和齊豫更是一絕,令人以為主場的是楊過和小龍女。此曲是齊豫少有的粵語歌曲,齊豫天籟般的聲線正正配合小龍女天仙化人的氣質,周華健在開首一段吟唱以泛音方式唱出和聲,加上音符之綿密,難度極高。此曲音階極高,旋律綿密急促, 翻唱者甚少,小鳳姐曾翻唱此曲,王菲也曾翻唱其國語版《天下有情人》,但一位要把音階大大調低,另一位則要把速度放慢,未能複製經典。

————————————————
神話情話

神雕俠侶之主題曲
作詞:林夕
作曲:周華健
女聲:齊豫

合:愛是愉快 是難過 是陶醉
是情緒 或在日後視作傳奇
愛是盟約 是習慣 是時間
是白髮 也叫你我乍驚乍喜
完全遺忘自己 竟可相許生與死
來日誰來問起 天高風急雙雙遠飛

*合:愛是微笑 是狂笑 是傻笑
是玩笑 或是為著害怕寂寥
愛是何價 是何故 在何世
又何以 對這世界雪中送火

誰還祈求什麼 可歌可泣的結果
誰能承受後果 翻天覆海不枉最初
啊 有你有我雪中送火

# 男:愛在迷迷糊糊盤古初開便開始
這浪浪漫漫舊故事
女:愛在朦朦朧朧前生今生和他生
怕錯過了也不會知
男:跌落茫茫紅塵南北西東亦相依
怕獨自活著沒意義
女:愛是來來回回情絲一絲又一絲
合:至你與我此生永不闊別時

重唱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