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松日記》奇思妙韻

2017/10/24 — 9:59

《武松日記》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武松日記》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在《水滸傳》一百零八將中,武松可能是最具悲劇英雄感的一位。這打虎猛男高大威猛,為兄報仇,怒殺淫婦奸夫,然後越殺越血腥,成為對男女老幼都「斬瓜切菜」的變態殺人狂。他亡命天涯,戴上一百零八粒人頂骨的串珠,做了行者頭陀,仍然殺不停手,真是「天傷星」。他為何戒色而酗酒狂殺?很值得進行精神分析。

「香港話劇團」現正演出潘惠森編導新作《武松日記》,不過李鎮洲主演的武松,和數百年來華人熟知,亦被韓日越南等東亞國家傳誦的武松形象大異 (武松形象通常很忠義,而淡化原著中他越殺越狂的描述),並不高大威猛,性格也不粗獷爆裂,剛剛相反,他在這新劇矮小內向,還有「文化修養」。更不是殺人狂,就連景陽崗吊睛白額虎也不是他打死,這猛獸只是錯有錯着自取滅亡!

《武松日記》當然借題自由創作,變出另類的文化武松,水滸別傳,十分反英雄。好在抵死諷刺,妙趣橫生,而且在遊戲玩笑中有着春花秋月、滄桑無奈的感懷。又動中有靜,構成不落俗套的「新古典」格調,是香港劇壇資深詭才潘惠森的佳作。

廣告

別說老虎,台上武松連貓也鬥不贏,妙在與貓結上歡喜冤家式奇緣。其實潘惠森與李鎮洲塑造的不僅是文化了的武松,簡直是武大郎化的武松。劇中武松後來還學亡兄製燒餅沿街叫賣,被人以為是武大郎鬼魂。至於向來武松戲最重要的殺潘金蓮殺西門慶,只是「草草交代」,更不提《水滸傳》中他在十字坡、安平寨、快活林、飛雲浦、鴛鴦樓、蜈蚣嶺,像「武神」「死神」那樣大打大殺,快意恩仇。

主要劇情是他上了梁山之後,苦悶無聊,唯有吟吟詩,寫寫日記,「悶藝」起來。幸好火山似的黑旋風李逵(陳嬌飾演)鋌而走險,打破悶局,導致武松、林沖(王維)、魯智深(邱廷輝)及燕青(凌文龍)前往京城救急,在花街柳巷發生艷遇和驚魂。還用微妙側筆,涉及名妓李師師與宋徽宗、周邦彥、燕青的四角風流韻事。

廣告

此劇荒謬而不乏情趣,無厘頭又似有紋路。不少怪雞枝節富於奇思妙想,例如武松搵工求職,在戲棚示範演藝理論,還出現「清明下河圖」,最妙是有個多情人苦心鑽研燒餅學術。演員們扮鬼扮馬扮虎扮鼠各有妙趣,包括扮貓的歐陽駿。

阮漢威設計佈景極佳,高度簡約而變化多端,把中華傳統戲曲的無景特色結合現代技法,呈現星光幻影和書法,更配合形體動作形成水中飄游。當然亦有慢動作武打,好笑好玩。陳偉發作曲和音響亦佳,還唱出周邦彥名詞《少年遊》:「并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指破新橙。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調笙。 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與劇情相關。開場前播出南音《客途秋恨》,也傳來思古幽情。

《武松日記》貫徹着潘惠森特色,對中華文藝、武林傳奇、廣東俗語等加以香港式新變奏,古今交融,悲喜交集。此劇亦諷刺梁山大哥宋江一味等候朝廷招安,由反建制的大叛黨變為保皇派,極力阻止刺殺皇帝。

我認為全劇有些地方尚未盡情施展,未夠淋漓痛快,例如剌殺戲應可玩得更刺激過癮,更有瘋狂想像和黑色幽默。但全劇格局可觀,今次在導演方面格外精巧 ,好過曾經多次重演的潘惠森舊作《武松打蚊》。當然還可進一步發揮,他早已編過幾個水滸劇,今後還會再接再勵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