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死無對證 天真箇有眼?

2018/6/3 — 15:17

死無對證劇照

死無對證劇照

【文:澄遊】

2016 年的西班牙電影「死無對證」 (The Invisible Guest) 自今年一月開始公映,現在(或可能本來就是) 静静的在荃灣和銅鑼灣兩間小戲院放映,最後會不會静静的打破「時光倒流七十年」連續放映二百二十三日的紀錄言之尚早,但這齣電影沒有得到應有的注目,就絶對是走漏眼。

故事開端其實平凡尋常得像粤語長片,女子在被反鎖的酒店房間被殺,男子在房間被打暈,醒來便變成殺人疑犯,原來案中有案,男女又牽涉幾個月前的一宗交通意外和人口失踪案。

廣告

本來一個處理不當,「死無對證」可以死無對證。但一流的劇本,導演乾淨俐落、沒半點廢話,拿揑精準的剪接技巧,電影成功營造了令人透不過氣的壓迫感,這股壓迫感也是電影最精采的魅力,當真相就如洋蔥一片片在觀眾面前剝落,真相越來越辛辣,究竟誰是才壞事做盡? 不停一個更錯掩一個錯呢? 是看似惡毒心腸的女子,還是身不由己才迫上梁山的男子呢? 

當假扮律師的金髮女士,放低計時器,表明祇有三小時,對機關算盡的男子説: 

廣告

Your testimony has holes, and I need details. Plausibility is based on details. I can use them to convince the world that you're innocent. I assure you, I can do it. 

就是這個洞,終究令應該萬劫不復的推進萬劫不復。

天真箇有眼? 如果沒有假律師,法律真可以彰顯嗎? 如果「死無對證」已令你握腕,2009年的「謎情追兇」(The Secret in Their Eyes) 就是更是對天有眼更大的諷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