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死無對證》西班牙扭橋、《12 壯士》美國式主旋律

2018/2/6 — 9:54

西班牙語地區的足球很強,包括西班牙,以及阿根廷、烏拉圭、智利、墨西哥等拉丁美洲國家,天才球星甚多。同樣源於南歐伊比利亞半島的葡語國,即葡萄牙和巴西,足球亦人才濟濟,巴西更被稱為球王之國。

電影方面,西語區就顯然勝過葡語區(繪畫方面亦然,畢加索和達利都來自西班牙),由布紐爾到艾慕杜華都是奇才導演,廿一世紀墨西哥導演也異軍突起,伊拿力圖、阿方素夸倫,和《忘形水》的特拖羅,都在歐美影壇揚威。共通的是,他們都往往把現實與超現實結合,真切而又奇幻。近年大獲好評的《忘形水》便是典型。

九年前阿根廷的《謎情追兇》是佈局很絕的奇案片,得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今年角逐此獎的影片之一是智利新片《神奇女郎》,我看了預映,跨性別女主角很精采。現正上映的《死無對證 (The Invisible Guest) 》,是西班牙奇案片,在香港本來冷門,但口碑不錯,引起較多人注意。事實上,此片扭橋相當離奇。

廣告

故事出發點很現實,男主角是西班牙商界英年風流才俊,有美滿家庭,那天與情婦幽會後,駕車回程發生車禍,導致一個陌生青年死亡。為免婚外情揭發,這對通奸男女於是毀屍滅跡。

主戲是數月後再發生血腥奇案,情婦被殺,才俊被拘控。他請來擅長辯護脫罪的資深女律師,逐漸透露新案舊案的「真相」。劇情發展越來越曲折複雜,出人意表,真是案中案,奇上奇,前因後果變化多端,簡直審死官。

廣告

結局實在太離奇,難以置信。但現在搞戲往往要語不驚人死不休,譁眾取寵,才可爆冷。《死無對證》不是《忘形水》那種級數,亦不及《謎情追兇》,不過編導奧利昂保羅

Oriol Paulo 技法不俗,近似希治閣注重人情世故,而又出奇扭橋,只是扭得很超現實。

至於同期美國戰爭片《12 壯士 (12 Strong) 》,絕境孤軍,戰況激烈,也有可觀之處。此片取材真人真事,描述九一一恐襲後,美國派兵去阿富汗對付塔利班政權。基斯咸士禾夫、米高山倫等飾演的特種美軍十二壯士,是先驅探路的敢死隊,空降到極惡劣的深山異域,奇跡般建立奇功。

這是美國式「主旋律」電影,宣揚愛國效忠,美軍英雄大展神威,其實荷里活向來常拍歌頌美國的主旋律片。現在中國大陸主旋律片也學了美式,《戰狼 2》便是票房成功例子,但比起美國仍屬「初哥」,專業水準仍有顯著距離。

《12 壯士》就把異國雪山荒漠拍得奇詭逼真,那小隊美軍如入死地,跟反塔利班的阿富汗盟軍語言不通,文化差異,不知是敵是友。戰鬥場面尤其火爆慘烈,又有黑色幽默。

妙在片中塑造得最好並非美軍英雄,他們被形容為戰無不勝,幾乎打不死而殺敵甚多,難免誇張了。最佳是美籍伊朗演員 Navid Negahban ,扮演當地反塔利班的「將軍」,初看好像土匪山霸,陰險狡猾,但越演越流露忠義勇猛、愛護國民的本色。他真有其人,就是現任阿富汗副總統。

此片導演 Nicolai Fuglsig 來自丹麥,初拍長片有衝勁又有紋路。影迷應該知道,很多美國片的導演不是美國人。畢竟,荷里活向來吸收各國精英,才長期保持電影王國的聲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