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氣的樂章在每個人身上合唱

2017/11/22 — 11:23

星期三下午剛要開一個會,我聽到王唯工教授去世的消息。要說意外,莫過於此。

我是因為出版王唯工的《氣的樂章》而認識他。從當年經由朋友的介紹而認識他的第一印象到今天,想到他眼前就蹦出一個中氣十足、言行快速俐落的人。

王唯工的俐落,可以從《氣的樂章》的序文略窺一斑。這本2002年出版的書,是這位原來讀物理的人卻跨界研究起中醫二十幾年後公布的心得。為什麼一個本來讀台大物理、清大物理研究所的人,後來卻因為對中醫感興趣而放棄史坦福,博士學位轉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攻讀神經科學?這裡面肯定有很曲折的故事。但是他的序文只寫了兩頁,一千字都不到。

廣告

他三言兩語就交待了自己從出生起就多災多病,童年幾乎每年都要經歷一場電影《絕命終結站》那種生死門檻。雖然存活下來,但各種舊傷積累下來,到大學的時候也「活不下去了」。大三的時候他去學太極,從此不但改變了自己的健康,也由此開始他中西合璧研究「氣的世界」之路。

《氣的樂章》出版的時候,端地是驚動江湖。王唯工右手是他對物理、生物物理、神經科學的研究,左手是他對中醫、經絡、氣的研究,相互解釋、剖析又激盪,真的是令人大開眼界。

廣告

在得知他過世的那天晚上,我想到和一個人對話最好還是讀他的書,所以回到家就馬上打開《氣的樂章》再讀一遍。

十多年前出版的時候讀,我還是當作一本比較專業的書來看。總覺得我又不研究醫學,只要知道一些重點就夠了。譬如,他以共振現象來解釋血液循環的突破性和獨特性。但這一次,原本是因為我渴望於從一個去世的人的著作裡和他再交流一次來讀這本書,卻不知怎麼讀出完全不同的新奇體會。

我看著王唯工好像用他一貫洪亮的聲音、快速的步伐,像一個推理的偵探一樣,一面引路,一面回頭拋出一個又一個問題,來帶引我跟著他走進一個奇異的天地。

是啊,如果血液的流動只和流體力學有關,那心臟的位置為什麼不像公寓的水塔都放在屋頂一樣地長在頭頂?為什麼從心臟打出來的血液要先往上走,再一百八十度迴轉下來?血液在血管裡應該方便輸送為主,那為什麼血管裡還會有不方便血液輸送的「舒張壓」?

從這些西醫的生理、解剖學問題開始,王唯工帶出新的血液循理理論,也就是共振理論,也帶出中醫的經絡、穴道是何種存在,從共振理論來看的意義和價值。他不但把許多過去中醫本身難以解釋的玄秘說明清楚,為中醫的未來打開門戶,也為西醫發展尚不足之處提供了新的方向。

「未來,中西醫之間如何作一巧妙的應用與整合,有待後人共同攜手努力。」王唯工在前言裡說。

但就像我在前面說的,這次重讀這本書,最新奇的發現,是體會到即使我不是研究中西醫的專家,身為一個一般讀者,也能看得出他所說的事情的趣味所在,價值所在。以及我可以如何應用在自己的日常生活裡。譬如,在打坐的時候如何利用聲音的共振來調理健康。雖然這本來也是我知道的道理,但是今天讀了他的書之後,就又多了個更真切的參考與提醒。

「氣的樂章」在每個人的身上合唱。

所以這兩天我見到朋友都推薦讀這本書。

也有人問我一個問題:「那王教授有這麼好的中西醫研究又有這麼好的理論,怎麼還是可惜地走了?」

我覺得這和問某個醫術很好的醫生怎麼也生病走了一樣。

何況,我覺得正因為王教授自己有這麼深刻的研究,還是不免病魔的糾纏,恰好說明了我們對醫學、健康的領域還有太多未知的角落。接下來,大家更應該善用王唯工已經花了三十多年探索、開闢出來的途徑,應用他發現的理論,把更多未知的角落照亮。

我自己不在醫學領域。但是重讀《氣的樂章》之後,不只讓我對王唯工其他的書也都想再讀一遍,也讓我對自己手邊已經出版、準備出版的一些直接、間接相關的書充滿了閱讀的期待。

11月26日下午兩點,有一場王唯工教授的追思會,在集思台大會議中心 蘇格拉底廳(台北市羅斯福路4段85號B1)。屆時大家再一起緬懷這位特立獨行的研究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