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中大思托邦宗哲華山論劍

2017/1/23 — 12:07

圖由作者所攝

圖由作者所攝

「你肯先師也無?」

洞山:「半肯半不肯。」

「為何不全肯?」

廣告

洞山:「若全肯,即辜負先師也。」

廣告

***

乍聞講座陣容,筆者忍不住衝口而出:「吓請到關啟文!?」相信大家都難以置信。筆戰各方俱負盛名,更想不到他們願親披戰甲,更添興味。

在逸夫少林寺*,筆者多番舉手,但見現場盛況,再讓十人提問都輪不到自己。及至尾聲,若干對答已觸及疑問,遂悵然放棄,但仍想補充愚見。

(註:逸夫書院幾近在中大之顛,學生不可能每次都碰到校巴,不免步行往返,故得名)

雙方論証博大精深,非區區能涉獵,故決定不做功課,保留當晚所思。僅翻閱貝剛毅《思方導航》確認「乞題」之意。天下才智之士,已反覆論辯過智能設計論,臨急惡補亦於事無補,倒不如以外行之身,僅就自己所思獻疑。

***

一、微調論證

關啟文與陳文豪教授,都強調人類在世上出現難之又難,須無數條件配合方可成事,機會是「小數點後無數個零」,稍一差池,人類即與世界無緣。因此神創、或無上智慧有意成全,是合理或可接受的解說。

筆者自小在教會學校,早聞此論,但疑竇不止。當晚逾五百人濟濟一堂,起碼四百五十人素昧平生,從未見過。與他們有緣共聚,機率究竟是幾多?

筆者總是浮想聯翩,夢想有一天時來運到,開門的時候就像拍電影般,遇到命中注定的女神,一見鍾情,兩情雙悅,墜入愛河。遺憾平生開了上萬次門,依然未有幸遇上。

請留意例子重點,不是嗔怪上帝沒眷顧筆者*。其實我們開門時,每每遇到不相干的人,同學、鄰居、大叔、清潔姨姨,不一而足,只是我們沒在意。在地鐵碰到每一路人,都大有可能此生不再相見。同樣百載難遇,只不過境隨心轉,我們不覺得平常的隅遇有意義。

(註:當然筆者特登舉此例,埋怨是有的。)

也許讀者尚未會意,再舉一例。大家都知好難中六合彩,頭獎的機率只有千萬分之一。試想一群孩子,製作了一部特大抽獎機,不只有 49 個號碼球。他們放入百個、千個、萬個號碼球,「中獎」的機會豈不更低?但孩子根本無心抽獎,他們純因貪玩擺弄機器。無時無刻都可抽出一系列號碼,他們根本覺得稀鬆平常。

因為事實本來就稀鬆平常。隨非我們向號碼下注,在乎心儀的號碼能否脫穎而出,否則總有號碼被抽中。

想必讀者已明白筆者意思。就像那些文藝腔,「每次偶遇都是隔世重逢」。每個構成氧氣的原子,每個構成水分的原子,在宇宙形成初期,本來都擠在一起,及後隨宇宙擴張各散東西。現在我們身邊,都有無數空氣和水滴,或因我們打啊欠、洗手而互相觸碰,就是它們在宇宙飄流過百億年後再次重逢。

宇宙每一角落,每分每秒,都發生無數次「小數點後無數個零」的巧合。只不過在人的視角,我們只在乎某些巧合,比如六合彩,比如人的誕生。

科普書都解釋,月球左右著地球生命。因其直徑近地球四分一,其質量穩定地球的公轉軌道,不致有大幅波動。若月球消失,地球的生命必定死光。還有地球與太陽的距離、太陽的亮度等等。。。無數巧合,都可詮釋為造就人類的理由。

但月球上的石頭在乎嗎?科學家一直尋找類似太陽系的星系,冀望來日遷徙,暫時找到一些例子。試想像遠方一星系,很多條件都匹配太陽系,配合得天衣無逢。只可惜裡頭的行星,沒有像月球的衛星,「功虧一簣」。

結果那兒沒有生命歌謳以上巧合,當然也不會在乎或惋惜「功虧一簣」。

筆者以為微調論證,或涉不當預設謬誤(乞題)。因為此說的目標,是想證明上帝(或智能設計)的確存在(結論),但其論証隱含前提,預設人類出現的條件特別有意義,其意義正是神創支持者賦予的。

若不預設上帝或智能設計,人類出現固然需要種種「巧合」,但黑洞出現、這篇文章出現。。。同樣需要種種「巧合」,都是條件和機率而已。

***

二、科學抗拒宗教解釋

此外,陳教授亦強調,世上還有很多疑問,科學沒有圓滿解釋,誓如宇宙如何誕生,這點殆無疑問。

然而陳教授進而說,科學沒考慮其他解釋,「唔理」。舉其大意,他認為科學有完滿答案時,固然排斥宗教;沒有完滿答案時,依然排斥宗教,似有不公之嫌(希望沒誤解陳教授意思)。

然而此說似不符平素所習的科學史。不少物理學家始終受不了測不準定理,包括愛恩斯坦。一大原因是其背後的哥本哈根解釋,偏離科學傳統,已經去到玄學的地步。

但由雙縫實驗到三縫實驗,測不準定理依然牢不可破,它有機會被推翻,卻通過驗證,就是一個有效的解釋。愛恩斯坦生前多番挑戰,始終無功而還。

有觀眾質疑,歸納得出的答案未必正確。然而科學關注的,正是歸納得出的經驗世界。

沿用陳教授的例子,科學家用數學提出不同假說,或推測有多重宇宙,或推測宇宙沒有邊界(像球體表面)。雖暫時難以驗證,但展望將來,當我們有超級太空船,去到宇宙邊沿,若最終抵達另一宇宙,即證明前者屬實;若最終返回出發點(球形宇宙),即證明後者屬實。

科學從來只有概然正確。即使後者屬實,亦難保世上有多個球形宇宙。但這些假說至少在經驗上可以理解,而且有被推翻的機會。

科學家已認真檢驗過占星術,能否附會人間禍福。科學不介意理論背後有何動機,由水星逆行,到飛天麵神,都是解釋。端視理論能否有效解釋現象,並能在經驗世界證實或證偽。

宗教提出過很多理論解釋現象(如吃苔蘚或能治病,乃因神靈庇佑),但結果往往是其他理論更有解釋力(苔蘚或含天然的青黴素)。

還有一些理論,則難以在經驗世界驗證。科學家怎樣找到潛在的可證偽項,檢驗神創論/智能設計論是真是假?

如上所述,「世上有人類存在/世上充滿巧合和秩序」不是恰當的檢驗標準。因為「人存在=神創/智能設計」等等,本身是尚待證明的結論。

若有比較容易檢驗的現象,比如《鋼之鍊金術師》的真理之門,那就最好不過,世人都會折服。

***

結語

已經多年沒再看李天命先生的書。除非有時忘記謬誤分類,才會去翻《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

筆者記得應該是中一或中二,在學校圖書館見到《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驚為天人,讀之再三,相信很多朋友遠勝在下,滾瓜爛熟。左右一代學風,誠為不誣。

回想那些時日,總幻想自己能像李天命般,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但不知從何時起,漸漸不再看李的作品,僅作參考。

筆者是左膠出身,晚近受民族主義衝擊,不服氣去看自由主義和社群主義的書,始知廟堂之高,難窺堂奧。

當今世界受兩大思潮風行草偃。一是宗教,二是民族。追源溯本,問題終究要回到哲學的根本。當每一個人都自詡正確,究竟真、善、美是什麼?

容筆者直言,語理分析只是厲害的工具,與打油詩,和早已氾濫的智者慧語,都解決不到以上問題。

若讀者不幸看過拙文,都知筆者素愛「扮勁」援引鄂蘭(其實不懂)。鄂蘭等大哲的考察,恰恰正中筆者的疑惑。讀得更多,必有更闊眼光;轉益多師,才見巨人肩膊。

職是之故,筆者亦不盡同意王偉雄教授說讀神學嘥時間、劉創馥教授形容宗教如同民建聯*。民建聯終會消失,但宗教絕不。

(註:王教授說從學術角度,視宗教為社會現象來研究,仍有意義。但信以為真。。。;劉教授則認為宗教有點像民建聯,提供精神慰藉/蛇齋餅糉等好處,但亦要付出相信民建聯的代價)

筆者雖沒信仰,但自然法的魅力絲毫無減。經過自然主義謬誤的批判、宗教不復權威的洗禮,我們還可以相信什麼?唯理主義、民族主義正因此乘勢而興,但其結局亦屬殷鑑。

筆者不知上帝是否真的存在,也不太同意部分教徒,力求證明外在的上帝。但筆者總對傳統心懷敬畏,上帝是在心內。

筆者親眼見到那些人,他們因信稱義,行道天涯。無時無刻都踐行著正義、善良和愛。即使我們沒有共同的上帝,但他們是證據,證明著上帝的確存在。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