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日本有《Monster Hunter》而我們只有「西洋菜街」?

2018/1/22 — 20:33

《Monster Hunter World》宣傳圖片

《Monster Hunter World》宣傳圖片

【文:譚仲凱】

今年放下了青年工作者的包袱,以文化參與者的身份,有機會在西九「自由約」攪活動,由於已是第三年,所以要思考,應該如何創新,如何在推動文化項目時與上年不同,我就拿起了Switch玩《Monster Hunter XX 》(邊玩邊等待Monster Hunter World的推出)。

每個「芒亨」玩家,在初期都會期待自己有「匠」這個技能出現,有了「匠」,你的「太刀」會更銳利,攻擊力更高,才可以砍入本來太過堅硬的龍鱗。除了這些,我還能說出一大堆日本古文明的字眼:「業物」、「斬味」、「明鏡止水」、「達人」、「本氣」、「居合」等等,而我彷彿能體會當中意境。最令我著迷的,是「拔刀會心」這一個設定(拔出武器時第一下攻擊會增加100%暴擊率)。因為這個設定,引起我上網尋找日本人仍流傳至今的「拔刀流」技術。見過最誇張的真人表演影片,是一位拔刀流武士,站好了姿勢,太刀入鞘,遠遠一把玩具氣槍向他發射一粒6mm直徑的BB彈,武士就在瞬間拔刀,將飛過來的BB彈砍開兩半,刀法利落。一隻日本電子遊戲,令我響往日本古文明。

廣告

這種濃厚日本風格遊戲,令我也想起《戰國Basara》,作為一個外國人,我會喜歡「奧州筆頭-伊達政宗」這個獨眼龍帥哥角色;因為《狐忍》,令我們喜歡忍者,也喜歡「自來也」的能劇造形,那種「浮世繪」的氣勢就更令人回味,你會思考,同樣是古代戲劇文化,為什麼它比粵劇「型咁多」。即使這些遊戲未必與史料完全吻合,但卻引起了我們對日本歷史和文化的興趣及翻查。

香港男孩最熟悉的中國歷史,絕對是三國時代,因為《三國無雙》系列已經推出超過十年,大家都用過趙雲及關羽去殺敵;上面說到獨眼龍,我們也有一個夏侯惇;當然,必定會認得呂布頭上兩條長長的雉尾裝飾,襯托出他武力100的霸氣;就算沒有看過《西遊記》,因為《龍珠》,我們對「孫悟空」的崇拜更甚於每年用香蕉拜祭「大聖爺」的老祖母。可惜日本沒有甚麼「紅樓戰記」之類,否則賈寶玉絕對有資格取代所有中二角色。日本宅文化的影響力,甚至引起了我們對中國文化的興趣,日本人就是有本事令你重新注目傳統文化。

廣告

《Monster Hunter》系列超過十年、《無雙》系列超過十年、《龍珠》系列更超過三十年,它們用歲月成功創造了文化,也用歲月承傳了文化。除了創意,也源於他們對文化本身的重視。日本人的「匠」是一種精神,也是對日本職人的尊稱,他們崇尚千錘百煉,重視優秀技藝,對細緻執著及考究,能夠令良好的文化得以保存及發展。他們先有良好文化的根基,再以動漫電玩去承存,不單令日本青年認同,日本文化更風行世界。它不單是經濟上的成功,更是精神上的成功,即使你可能認為它是精神上的侵略。

香港選擇了城市發展而放棄了文化傳承,大大小小的傳統技藝因為都市規劃而被淹沒,吃的、穿的、玩的、觀賞的老店老鋪一個一個消失,傳統文化不單沒有得到改良,更連保存的空間都欠奉,導致退化及失傳。跟一位藝術家聊天,他說我們穿的時裝(包括西裝T恤牛仔褲),都是洋服轉化過來的,每年每季都在轉變,可以成為潮流。而唐裝還是唐裝,沒有太大改變,偶爾被時裝界沾一下中國風,其餘就只有紅白二事才拿出來穿,沒有傳承也沒有進化,傳統文化就是這樣的被厭棄了(和服同樣傳統,但每年世界各地的女性,都要到日本的櫻花樹下穿起和服拍照,就知道日本人將文化產物改進精煉後的影響力)。

傳統文化被厭棄,新文化沒有自己的根基,只能借外來文化來本土化,但由於沒有足夠的深度及內涵,市場很快就厭倦,很快就急不及待地要求創新,即使我們的工作還未落地生根,我們隔幾個月就要思考新的形式、新的手法、新的活動,我們沒有時間讓技術改良,也沒有空間讓大眾認識及學習,剛推出就要思考取締,永遠沒有沈澱和累積的機會,然後就一直惡性循環下去。

唯一能堅持做著同一件事,而又不要求創新的,就只剩下西洋菜街的大媽們,不斷將過時的粵語流行曲,拌著自編自陶醉的舞蹈,翻唱翻唱再翻唱。她們的影響力也大,附近的住客及商戶就能感受得到。

香港就是一個令人費解的地方:在商言商,一個項目未能提供短期的經濟價值而被取替,這還可以理解(雖然我認為優良文化具有長遠經濟價值);但當傳統、優良的文化尚不能生存,那些沒有得到改良,甚至劣化了的文化卻能天天維持,究竟是不是我們的品味出了問題?良幣被驅逐,劣幣被保存,這是甚麼道理?網上流傳一段影片,一班青年人希望在西洋菜街唱歌,早在大媽們到達前就佔好位置,立時有一大媽走來,說要在這裡唱歌,就要先向她們付錢,因她們已在這裡佔了好幾年了。過去的歲月,不單是被佔去了一條半條的行人專用區,而是香港整個文化發展思維都被佔去了。

 

作者自我簡介:本來是個社工,現在自認是青年文化工作者,深感後生仔女的愛好一直被看輕,所以創辦「後生可畏」,認為後生仔女的文化不單有深度有內涵,更可以滋潤今天枯燥乏味的香港。後生是一種思維,跟年齡無關。Facebook: 後生可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