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要相信這裡會有希望

2016/12/3 — 9:47

【文:黃英琦】

今明兩天,是民間舉辦的九龍城書節,籌備小組開了這個開幕講座題目。

整個世界充斥著不可理喻的劣質領導者,我們還要相信,這裡會有想像,這裡會有希望?

廣告

2016年,我們看見,當領導者別有用心製造仇恨、散播偏見、指鹿為馬、改變印象、重塑事實,原來是如此不費吹灰之力。

脫歐和美國大選後,面對不能理解的世界改變,西方知識份子在反思。上月看了歷史學家Tobias Stone的一篇博客文章,他說,人類有個習慣,就是每隔一段時間會進入下滑的旋渦,邁向「集體毀滅」,例如14世紀席捲歐洲的瘟疫黑死病、1916年一次世界大戰中最慘烈、逾三十萬人陣亡的索姆河戰役、希特拉的崛起和納粹大屠殺,等等。

廣告

他認為,2016,這不尋常的一年,可能是另一個下滑循環的開始。縱使如此,Stone說,人類最了不起的是resilience,抗逆力,能夠重新彈起。從數百年後的今天分析黑死病,他看到了巨大災難後的正面影響:適者生存,人類有的是恢復力,瘟疫之後,人口驟然減少,改變了歐洲的社會結構;而糧食價格下降,勞動力需求大,工資上漲,倖存者的生活有所提升。

當然,在面對瘟疫、戰爭、饑荒,或被劣質領導者煽風點火時,人類是痛不欲生的。那歷史學家是在說,這是循環;某程度,是人類犯賤,但之後人類又能從痛苦中重新出發?弔詭的是,經過不斷的上升和沉淪,下滑的周期仍要到來,沒有被打破。Stone說,是因為一般人的歷史觀只有數十年,連繫不到之前發生過的,因此也看不見毀滅循環的徵兆,縱使在關鍵時刻有人提出警告,但忠言逆耳,不夠嘩眾,只會被輕輕帶過。

脫歐、特朗普當選,世界各國變得內向和以我為先,我們的城市歪理連篇,是沉淪的徵兆。

與其麻木、天天難過,覺得生活沒有意義,我們如何相信,這裡會有希望?

我父母那代人經歷戰亂,我這一代中年在欣欣向榮的香港長大,真的缺乏「不同形式的災難和戰爭總會再來」的意識。再想深一點,「戰爭」其實已來。世界突然出現一種領袖,他們懂得為不利形勢尋找代罪羔羊,看準了人民的恐懼,牽動仇恨,激化矛盾,但卻未能提出正面改變和解決問題的方法。於是,人民被鼓動,為排斥性的言論和幼稚的單打亢奮。

縱使如此,我依然天真的相信這裡會有希望。我可能只有粗疏的歷史感,但我沒有Stone的悲觀。2016年,有太多的是非黑白被顛倒,但我也看見很多醒過來、不會再被蒙蔽、學精了(但在裝笨) 的人類,他們正在思考,如何回應社會矛盾,提出解決方案。我由心底覺得,他們懂得分辨警號,他們知道什麼是真相那些是謊言,就算政治人物有機可乘,扭曲真相,他們也不會上當。

今天2點,請你過來,與吳靄儀、甄拔濤等一起說說,為何要相信這裡會有希望。

 

*   *   *

《第八屆九龍城書節》今個星期六日( 3-4.12.2016)!

一連兩天,二十多個小時,民間主辦的最大規模書節及文化節 !書商34個 + 創意地攤逾200個 + 合共超過51場講座 + 工作坊+ 讀書會+ 電影放映等活動。

點擊看日程:
3/12 - http://bit.ly/2gXNceu
4/12 - http://bit.ly/2fOo1pz

篇幅所限,所有活動詳情及合辦商資料
請到Event:http://bit.ly/2fHMwtA 

---------------------------
3/12/2016 (星期六), 12:00pm – 8:30pm
4/12/2016 (星期日), 11:30am – 7:30pm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九龍聯合道135號、樂富港鐵站B出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