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Met Gala的明星不跟主題穿著?全因背後的金錢利益

2017/5/8 — 17:25

Met Gala每年一主題,我們以為明星須跟主題穿衣是常識,但近年dress code完全離題卻似乎已成常態。你以為他們不尊重場合,但實際背後卻是一連串的金錢利益。

Met Gala的原意,在於為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Costume Institute籌集經費,顧名思義即是一場慈善晚宴。小王子說過,「大人只對數字感興趣」,或許我們用數字來介紹Met Gala會更清晰一些。回望60年代,當時一張門票只售100美元。1995年,《Vogue》主編Anna Wintour開始擔任主席一位,門票升至1,000美元,當然,通貨膨脹在所難免。根據《The Fashion Law》的報導,2017年的個人票價已高達30,000至50,000美元之間,或275,000美元包下一台容下10人的桌子,有些甚至漲至500,000美元一桌。

然而,並非是你負擔得起便能進入Met Gala成為席上客。作為主席,任何想購票的個人或品牌都需經過Anna Wintour的篩選,她甚至會為時尚品牌「建議」合適的明星,這也意味著,你必須擁有響亮的名聲之餘,還得與Anna Wintour(或《Vogue》)的關係密切。又或者成為Met Gala的贊助商,例如Valentino和H&M便是今年的贊助商之一,因此,你會看見包括Nicki Minaj和Jourdan Dunn在內的7位明星均穿著H&M的訂製服,這對於近年努力邁向高級時裝的H&M來說,可謂是極佳的宣傳途徑。

 

一般來說,明星和名模們不會自掏腰包購買門票,通常是受時尚品牌邀請,品牌會為他們負責門票以及紅地毯造型,這也是我們常看到設計師與穿著其設計的明星一起出場的原因,因此,明星們實際上並沒有選擇紅地毯造型的權利。所以,在今年以川久保玲的主題上,我們不需要為Gisele Bündchen穿著性感的Stella McCartney晚裝而感到驚訝,或對Lily-Rose Depp穿著Chanel古著而感到疑惑,因為她們別無選擇。換句話說,時尚品牌在借助Met Gala進行品牌宣傳及建立正面形象,因為,隔天全球媒體的標題將會是「Katy Perry穿著Maison Margiela出席Met Gala慈善晚宴」,然後成為時尚歷史的一部份。無論是對於品牌或明星來說,這不僅僅是一張貴價門票,更像是一筆投資,2015年Riahnna那件黃色大袍便是一例,因為自此全世界都會記住「中國設計師郭培」是何方神聖。

廣告

 

雖說Met Gala是一場時尚慈善晚宴,但贊助商和參加者並不侷限於時尚品牌。當中,Apple便是去年和今年的贊助商之一,他們更曾於2015年在《Vogue》三月號投下12頁廣告,超過220萬美元。而Yahoo則於2015年在Met Gala買下兩桌席位,總值300萬美元,而事實上,其CEO Marissa Mayer曾出現在2013年《Vogue》的文章及拍攝中。這或許是商業上的互惠互利,亦證明了上文提到的一點,想成為Met Gala的席上客,你需要與Anna Wintour(或《Vogue》)的關係密切。

這樣看來,上至贊助商,下至明星造型,似乎都在Anna Wintour的掌控之中。當然,我們從不懷疑Anna Wintour在全球時尚界的地位及影響力,但美國女演員Gwyneth Paltrow曾於2013年表示對此感到「無趣」,並表明不會再參加Met Gala。不過有趣的是,今年她食言了,她穿著Calvin Klein再次出現在紅地毯上,原因不得而知。

《The New York Times》的時尚評論員Vanessa Friedman曾形容,Met Gala是Anna Wintour的私人派對,同時令她在時尚界的地位更加穩固,而Paul Wilmot亦形容Met Gala是「ATM提款機」。不過,這種說法對Anna Wintour並不公平,因為Costume Institute並沒有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經濟支持,因此需要依靠募集來維持日常營運,而Anna Wintour在22年來,為此募集了1.86億美元,單是今年便有1,200萬美元。

為了舉辦一場完美的Met Gala,我們似乎更能理解Anna Wintour的控制慾,同時亦能諒解明星離題的造型。對於被指權利過大,是時尚界的「霸道總裁」,Anna Wintour在《Business of Fashion》的專訪中坦言:「老實說,沒有任何炫耀的意思,我不會考慮權力或是權力會帶給我什麼。它會真正帶來什麼呢?餐廳的好位置嗎? 我只是試圖用我的職位來幫助康泰納仕,也幫助他人。」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