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建築的大膽想像與輕率細節

2018/3/11 — 11:20

2010
導演:徐克
美術總監:趙崇邦

2010
導演:徐克
美術總監:趙崇邦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1 明堂建築

故事背景為唐朝武則天正式登基前數月的東都洛陽,虛構了一件興建明堂旁邊大佛時官員離奇自燃的疑案。片中出現的明堂建築歷史上確有其事,但興建大佛事件則為虛構。根據較可信的歷史,明堂制度最遲起源於西周時期,其意為一種皇室建築加上禮儀程序,主要為祭天而設,而以祭祖配合。又因自古以來天圓地方思想,影響其建築平面形狀皆以圓形與方形表現。周代至南北朝歷代多行此制,唐初有實行明堂禮儀制而沒有特建明堂建築,至高宗李治時始酬建於洛陽。

廣告

歷史上洛陽明堂建築群建成於李治駕崩後武后執政之時。根據學者張一兵的推斷,此殿堂位於皇宮軸線中一座八角形的台基上,其平面形狀為下方上圓,面積為每邊約63米,高亦約63米,分三層,各有二重屋檐。而電影中並無八角形台,但與其他宮殿同處一大台基之上,而木構大殿形狀與尺寸則大致吻合歷史推斷。

歷史也記載武則天在明堂附近另建一座天堂樓閣,估計有五層,高約90米,室內作供佛之用,但無故事中興建露天大佛的記載,更無反武后勢力炸毁大佛或天堂的紀錄。不過歷史的確記載天堂未建成已被大風吹倒,明堂亦曾毁於大火,後再重建。武則天一生致力推行明堂制,並建立明堂與天堂建築群,以顯示其上應天命,取代唐朝宗室成為統治天下之正統君主。

廣告

武則天還政之後,由唐中葉開始,以明堂之名所行禮儀與所建殿堂,在中國歷代仍間歇出現,時而強調,時而廢止,總體上卻是日漸式微。及至明代曾在南京與北京建大祀殿及圜丘,為明堂建築之變種,而清代北京的天壇建築群,則成為古代明堂皇家祭天建築的最後版本。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電影出現的明堂建於築歷史上確有其事,但興建大佛事件則為虛構。根據較可信的歷史,明堂制度最遲起源於西周時期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電影出現的明堂建於築歷史上確有其事,但興建大佛事件則為虛構。根據較可信的歷史,明堂制度最遲起源於西周時期

2 通天浮屠

片中大佛稱為通天浮屠,高度看似超過百米,為一座青銅大佛,內部空心,中間有一條貫穿全佛稱作「通心柱」的核心筒形結構,並以鋼索連繫至佛身外殼。官員稱,遇大風或地震時通心柱會「逆向擺蕩」,其原理與當代摩天大樓常用的「調階質量阻尼器」(tuned mass damper)相似,應用例子有台北101大樓。但大樓中此裝置為一巨型懸掛金屬球體,決非一支插入地基的核心筒柱可以達成這種防風或抗震功能。片中大佛內部另有由幾匹活馬推動的升降台,亦可謂天馬行空。其實中國歷史應該沒有記載露天空心可進入的銅製大佛,反而日本在相等於中國元朝時代,有類似形式的鎌倉大佛,但高度僅13點35米。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片中通天浮屠內部空心,中間有一條貫穿全佛稱作「通心柱」的核心筒形結構,並以鋼索連繫至佛身外殼。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片中通天浮屠內部空心,中間有一條貫穿全佛稱作「通心柱」的核心筒形結構,並以鋼索連繫至佛身外殼。

3 洛陽都城 

唐代東都洛陽城內,有洛水及其他水道路灌穿,應與片中電腦繪製的場景相似。其作為都城,始於西周初建立之洛邑,其後經歷戰爭荒廢,再在附近或遺址上進行多次重建。過程中的確可能把舊城瓦礫掩蓋,但出現在片中如此大規模有水道貫穿的鬼市,應不可能。而片中地下城出現的漢代風格樓闕(小型磚石塔樓)與牆壁上紋飾,也尚算細緻。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圖為片中鬼城。洛陽城作為都城始於西周初建立之洛邑,其後經歷戰爭荒廢,再在附近或遺址上進行多次重建。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圖為片中鬼城。洛陽城作為都城始於西周初建立之洛邑,其後經歷戰爭荒廢,再在附近或遺址上進行多次重建。

4 斗栱與人字栱

片中呈現的部份斗拱,如大理寺殿堂,即狄仁傑與裴東來在内初探案情,上官靜兒在門外等候之處,斗栱表面角邊位置皆有線條彩繪,中間再繪以各式圖案,類似北宋頒佈《營造法式》彩畫作制度圖樣,似乎是經過參考的。我們雖不能否定唐代早已出現此種彩畫圖樣的可能性,但一般不會視之為典型唐代風格。

片中部份建築也出現「人字栱」,如遠鏡中位處山中的無極觀,在其外牆近屋檐之下兩柱之間的「闌額」橫樑之上。此構件呈中文「人」字形,故稱「人字栱」;又似人斜向叉開雙臂,把頭上一點重力分卸兩掌之下,故又稱「叉手」。人字栱可視為兩邊柱頭上斗栱向橫樑中心的斜向延伸,在中國唐代及以前常見,但後世基本上已消失於木構建築之中。而在兩柱之間的闌額之上,通常變為以斗栱代替,即所謂「補間鋪作」。反而,人字栱與眾多其他唐風建築構件一樣,在傳到日本之後,被奈良等地寺院保留下來,故今日仍然可見此遺構踪影。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左方大理寺殿堂斗栱表面角邊位置皆有線條彩繪,中間再繪以各式圖案。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左方大理寺殿堂斗栱表面角邊位置皆有線條彩繪,中間再繪以各式圖案。

5 細節問題

若以屋頂判斷時代的建築特色,片中雖有部份建築如無極觀,具有平緩微彎屋頂與正脊勾角形狀鴟尾裝飾等唐代特色,但也有大量具魏晉時期之前直坡屋面及無屋脊塑像裝飾的建築特色,尤其在電影前段洛陽城中一些近鏡下之建築,此可能與傳聞中拍攝場景以橫店影城中秦代王宮佈景改建而成有關。此外,片中也有一些具有明清時代風格的屋頂形式,如狄仁傑服刑的進奏院及男女主角同居時遇襲的四方館中,有一些唐代不應出現的硬山屋頂形式,以及稱為「龍吻」的正脊裝飾。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四方館中,有一些唐代不應出現,稱為「龍吻」的正脊裝飾。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四方館中,有一些唐代不應出現,稱為「龍吻」的正脊裝飾。

此片依靠大量電腦繪圖動畫,以鳥瞰遠鏡展現洛陽城宏偉壯觀、燈火通明、萬邦來朝的大都會形象,論真實感當然不能與搭景或實景相比,因此,效果變成非常「卡通感覺」,近景人物與遠景建築光線也不太吻合。尤其一些電腦繪製的屋頂特寫鏡頭,如一座樓閣的屋角檐邊忽然出現直線摺曲翹起,而非正常以流暢弧線彎曲翹起。

另外,在一座門樓牌坊的金黃琉璃瓦頂上,凸起的筒瓦與下凹的板瓦之間竟然出現齊整而距離相同的接縫,這更是構造常識問題。因瓦頂的防水功能依靠瓦片互相重疊達致,筒瓦一端伸出一短小舌狀薄片,稱為「熊頭」,被上一塊筒瓦重疊覆蓋;但板瓦全塊厚度一致,無伸出熊頭,只會直接重疊覆蓋下一塊板瓦最少一半長度,方能保證防水功能。因此所有中國傳統筒板瓦合用的屋頂上,板瓦的接縫必然比筒瓦者密兩至三倍。後世清代頒布的《工程做法則例》更規定「三搭頭」做法,即任何位置最少有三塊板瓦重疊,而就算唐代,也不可能出現如片中筒板瓦相同密度的接縫。可見電腦繪圖師只以簡單方法畫上齊整凹痕充當瓦片之間的重疊接縫,實較為馬虎。

片中另一建築錯誤,是四方館中竟出現日本式的疊蓆,即「榻榻米」。其實直至唐代,中國人仍流行席地而坐,正式做法為室內木板或土石地台上先鋪竹或草織成長度可供一人或數人用的「筵」,其上再鋪上單人用的竹草「蓆」。但無論文字與畫作,皆無記載過把全室鋪上整齊方形筵蓆的情況。反而,傳至日本的席地而坐方式,也要等到其戰國末年,即相等於中國明朝,方流行通室鋪滿榻榻米形式。當然,我們無法絕對否定唐朝出現近似日式榻榻米的可能性,但更大問題在於,片中疊蓆鋪至室內圓柱時,竟跟隨柱形凹入,出現半圓弧形,這是日式榻榻米不可能出現的情況,因在日本作為一種與室內結構空間整體融合的系統,首先室內必用方柱,兩柱之間必有木地板,上置「障子」趟門或固定間隔,如此方可保証榻榻米的標準方形模數,也絕不可能因應圓柱而裁剪成凹陷弧形。若電影硬要在唐朝背景加入日式布置,也應全套應用,而不應漠視其細節。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片中建築錯誤之一,是四方館中竟出現日本式的疊蓆,即「榻榻米」。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電影截圖。片中建築錯誤之一,是四方館中竟出現日本式的疊蓆,即「榻榻米」。

作為一部古裝奇幻電影,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實無可厚非,但正如現代建築大師 Mies van der Rohe 名言「神在細節中」,無論建築設計還是任何形式的藝術創作,高水平的作品,有時不在震撼的概念或霎眼影像,而其實在於未必顯眼的細節之中。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