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喧囂過後的勞動

2018/2/23 — 16:54

一連四日的長周末,猶如「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歡快喧囂的日子一閃而過,餘下一噸噸繁華的廢物,又要誰人來扛起?基層員工撐起我們假日享受的服務,也打掃了狂歡之後的剩餘。但我們對於他們的了解又有幾多?

樂文書店推介《垃圾天使:清潔隊裡的人類學家》,記寫清潔工人的日常;解憂舊書店借《過於喧囂的孤獨》主角作為廢紙打包工人的經歷,揭示我們忽略的生活細節。

狗年伊始,田園書屋帶來德國小說家葛拉斯的《狗年月》,述說一個共產黨員墮落的故事;從台北書展歸來的序言書室則推薦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新推出的期刊--《獨書人IndieReader》,介紹小書店的人和事。樂活書緣則推介 Eugene Thacker 的《Cosmic Pessimism》,分析宇宙悲觀主義。

廣告

樂文書店:羅蘋.奈格爾《垃圾天使:清潔隊裡的人類學家》

廣告

他們是衛生防疫的第一線守護員,也是消費經濟的重要齒輪,沒人收,就沒人買。人類學家羅蘋花了十年跟各層級的清潔隊員工作,她開垃圾車、剷雪車,身體痠痛與旁人嘲弄只是家常便飯,更不要說各種高風險的傷害。在《垃圾天使》中,她記述這批遭人忽略、不受歡迎的清潔大軍;這些人可是每天要負責清理一萬三千噸的家庭垃圾與回收物。

解憂舊書店:Bohumil Hrabal《過於喧囂的孤獨》

假日狂歡後,總有大量善後工作要人處理,但他們往往被人忽視。令我想起《過於喧囂的孤獨》的主角漢嘉—一個廢紙打包工人。這是漢嘉幾十年在他的蒼蠅老鼠成群、潮濕惡臭的「天堂」裡工作的獨白,作者藉此表達出對那些毀滅人類文化的愚蠢暴行的痛惜、憤恨與控訴。看似沈重,但這卻是漢嘉的「Love Story」。讀後也許能喚醒我們所忽略了的東西。

田園書屋:葛拉斯《狗年月》

本書是德國當代著名作家的長篇小說,以其豐富的內涵,獨特的表現形式,成為一部頗堪玩味、值得仔細閱讀的書。通過描寫主人公從一個共產黨員墮落為一個納粹分子,後又竭力報復納粹分子等一系列的故事,反映德國那段「狗年月」裡人性被扭曲的一面。作者用性格強烈對比的主角,來側寫納粹統治下的社會人心,入木三分地諷刺了現實的荒誕。

序言書室:《獨書人IndieReader》

獨書人IndieReader是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於2017年試刊的期刊,今年台北書展正式創刊。每期由書店人或出版人或文化人撰稿,介紹各小書店的由來和經歷,講述書店與社區的關係,分析小書店於閱讀社群作用等等。閱讀這本期刊就如去了一趟台灣書店旅行,其中不少書店都是時代的見証者,從文章可從了解到台灣以至全世界的社會文化的改變。這期更有[香港專號],有前曙光店長馬國明,kubrick、生活書社、小息書店店員對香港書店的反思。閱讀足以影響人生,為了完滿使命,各書店店主店員們都在為選書及提供各種閱讀場所而努力不懈,希望讀者可以了解書店人的心意。

樂活書緣:Eugene Thacker《Cosmic Pessimism》

霍華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是二十世紀其中一個出名的科幻作家,與當時的科幻作家,他探討的問題與別不同。他人的科幻,不是想探討人與機械的關係。法西斯與科技,就是夢境與真實的分野,而他的科幻小說指涉的是一個巨大的命題--如果整個西方近500年的人文主義,以人為中心的理想只是幻覺,而宇宙根本上是不會理會人類的意志,乃至是在明天,地球不是因為人類或大自然的力量而毀滅,而只是因為宇宙中某一巨型文明決定要把地球當成礦場,當我們是微生物消滅,或是某一巨大生命體把地球當是食糧食了,又如何。宇宙的巨大反襯了人類的終對無知,對所謂人類命運的無力及無能。

EugeneThacker對於這種宇宙悲觀主義,希望想加以了解。這是最低的哲學形式,還是一個人類心理上一個不能避免的夢魘?再者,在一個無神而唯物的世界,人類的語境所作出的行動,對比起宇宙不知名卻無窮盡的未知力量,實在是非常原始而無受。科學乃至大自然是一個霸權,自由意識可以用粒子的活動,標準化的測量來表示。人類的樂觀主義給予的意義只不過是自說自話的夢囈。不可避免的熱寂只是把人類帶到不可避免的最終毀滅。克蘇魯神話表現出宇宙當人類是微不足道的塵,或是無限個多重宇宙可以忽略的元素而已。那麼,人類需要這個心理上的悲泣,還是我們不要想了,否則我們就失去行動力。即使人類的社會行動可能是沒有任何意義,而下一秒就會消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