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奮鬥才得自由,殘酷才是青春

2017/8/18 — 16:45

一周兩宗律政司提出的覆核案件勝訴,十六個青年人先後入獄,社會陷入失望悵惘的情緒。

田園書屋以卡繆的《反抗者》提醒我們,被逼迫到底線時,要站出來對權力幽靈說「不」;而序言書室借周保松的《在乎》,勉勵港人「因為在乎,才會心痛」,我們沒有悲觀的理由;樂文書店則引述台大教授李錫錕的例子,《Power錕是這樣煉成的》細訴他敗選的反思--偉大的成功來自於擁有失敗的自由,唯有吃苦才有資格獲得真正的Power。

另外,解憂舊書店和艺鵠分別介紹字花編輯部《書寫的人》和黃雅文、馬新階合著的圖文書《這個節日是春天》,本地出版同樣值得支持。

廣告

樂文書店:李錫錕《Power錕是這樣煉成的:奮鬥才得自由,殘酷才是青春,我的人生思索》

廣告

傳奇高齡網紅李錫錕,在臺大教了四十年政治學,擅長以辛辣的觀點融合時事及年輕人流行的語彙,將深厚的政治哲學基礎擴及生活日常,打破許多人對政治學的狹隘想像,深受學生推崇。

生於「二二八事件」之後兩個月的他,深刻體會社會氛圍與政治的轉變,因此立定了學習的志向。教授了大半輩子的政治後,甚至身體力行,試圖實踐所學,代表國民黨參選一九八九年臺北縣長選舉,以49.84%的得票率,小輸民進黨代表尤清的50.16%,雖僅差距四千餘票,還是輸掉了選戰。

田園書屋:卡繆《反抗者》(新版)

重讀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繆這部良心之作,似乎為香港的荒謬現實寫下了時光註腳:人要脫離被奴役的身分,就必須要反抗,被逼迫到底線時,要站出來對權力幽靈說「不」。作者在書中的一段話,早巳成為全球的名言:「在荒謬經驗中,痛苦是個體的;一旦產生反抗,痛苦就是集體的,是大家共同承擔的遭遇。反抗,讓人擺脫孤獨狀態,奠定人類首要價值的共通點。我反抗,故我們存在。」

序言書室:周保松《在乎》

周教授在書中說,不知教政治哲學會不會害了他的學生。在學院教的是人權和價值,當去到學院以外,面對的卻是強權和勢利。我們賣書的也一樣,人文社科書籍所承載的經驗,告訴我們,人之所以為人,我們對知識,對真理應有追求,不止要認識,還要守護價值,守護信念,社會才有進步,人類才會美好。結果,現在有好些書店熟悉的名字,身體力行的人,要坐牢了。其實這些書本是不是害了他們的其中一些原因?

社會變得太快,在社交媒體上,很多議題翻過就沒有了痕跡,而看《在乎》此書時喚起很多當時的感動,例如講到民主女神像,新亞精神,當然還有雨傘運動期間教授的參與和被捕。尤其讀到周教授憶述他在學生時代,高錕校長的對反抗學生的風骨和氣度,再想到當下,不禁熱淚盈睫。

《在乎》一書亦有不少講述政治哲學,即使很多人認為羅爾斯的一套過於理想性,亦不得不承認其中的平等和自由,同一起跑線的價值的美好意義。如果連學生或年輕人,對社會都不能再有疑問和反抗,這些美好的價值,只會離我們愈來愈遠。因為在乎,才會心痛,這份在乎,點出了人之為人的價值,人性的可貴之處。最後,以周教授在雨傘運動現場寫上的「我們沒理由悲觀,我們非如此不可」,共勉之。

解憂舊書店:字花編輯部《書寫的人》

《字花》算是本土長壽的文學雜誌,這本書結集了當中一個「書寫的人」的欄目。以不見面的電郵筆談方式訪問多位書寫的人—本土當代作家,感受這些人對於文字、文學、書寫的偏執與熱情。編者形容「作家」是一場書寫的意外事件。書寫本身不難,但在香港意外成為作家,恐怕難以生存,這足以證明他們有多愛書寫。

艺鵠:黃雅文(文)馬新階(圖)《這個節日是春天》

香港的春天到底是怎樣的?是和煦回暖、生機盎然?還是潮濕翳悶、綿雨不斷。這書以農曆新年為起點,把一個個零碎而真實的小片段呈現到讀者眼前。我們在大城市裏尋覓舒適的處所,無論僅是為了生活或生存,卻經常忽略季節的流轉。要認識這塊土地,何不從四時入手?就正如書中所說:「好好壞壞,總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春天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