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致曉波

2017/7/14 — 19:14

昨日,中共囚禁多時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遺孀劉霞至今仍被禁止與外界聯絡;今日,前特首梁振英入稟的宣誓覆核案宣判,四議員被追究宣誓無效,奪去其人民代議士的資格。

睜開眼睛,看清楚了嗎?一個政府對異見者可以如此絕不手軟。我們覺得心寒,卻不要害怕。唯有雞蛋凝聚起來,才有力量與高牆較勁。灰暗的日子裡,我們邀請獨立書店向劉曉波致敬之餘,亦勉勵在生者秉承敢言的精神。

廣告

解憂舊書店:劉曉波、劉霞《劉曉波劉霞詩選》

收錄了兩人在八九六四後寫給對方及自己的詩。蕩氣迴腸的詩句與殘酷無情的政權成強烈對比。如今劉曉波病逝,他為中國人所走的人權路,該如何走下去,雖值得我們去反思,但更不能忽視劉霞的付出。或許在這荒謬的社會,才有可歌可泣的愛情。真希望劉曉波能用最後的生命為劉霞爭取自由。

廣告

樂活書緣:曼德拉《勇者曼德拉自傳︰漫漫自由路》

《勇者曼德拉自傳︰漫漫自由路》是現時唯一一本最德拉本人編寫的著作。1990年,曼德拉由一個釋囚,在很短的時間內成為南非的總統,帶領這個國家,由一個野蠻、落後、殘暴的種族隔離制度的國家,改變成一個轉型正義,民主而擁抱希望的國家。童年受盡悔辱,乃至在律師生涯中為到種族隔離的無力感而成為武裝組織的反抗者,一直刑打入囚牢,49年的牢窗生涯卻給予他非暴力抗爭的道德感悟。成為一個真正「我沒有敵人」的人。但是,諷刺的是,他一見種情,卻與他相守50載的妻子卻因為她極力支持反抗白人的恐怖組織武裝,乃至招收黑社會作為成員,最德拉最後忍無可忍,決定離開。

田園書屋:金鐘主編《三十年備忘錄》

開放雜誌30年來見證中國的畸變,研討其病態的來龍去脈。在上萬篇文章中,精選100位作家的100篇傑作,分人物、歷史、命運、思潮、文化五大編,圖文並茂,為青史留存一片痕跡,為來者提供一份資鑒。其中包括:@劉曉波投向中共的「重磅炸彈」;@黃文放揭露收回香港秘密決策內幕;@滲透香港政界的一份地下黨名單,以及陶傑、陳云根、黃碧雲、蘇曉康、張抗抗的力作。

序言書室:Katie Roiphe《不要靜靜走入長夜:大藝術家如何面對死亡,在死亡之中度過日常》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不要靜靜走入長夜,這首詩的作者Dylan Thomas 於臨終前廿小時,連飲18杯威士忌,意圖逃避步向死亡的感受;Susan Sontag於70多歲第三次發現患癌,仍努力與病魔戰至最後一秒;佛洛伊德,堅持不吃止痛藥,保持頭腦清醒感受死亡。作者透過訪問他們生前最親密的朋友,及閱讀他們的作品,得知作家們逝世前的細節。

至於劉曉波,他本來希望如何面對死亡?我們無從得知。因起草零八憲章而坐牢的劉曉波,由健康囚禁至癌末,病重就醫後被攝錄機廿四小時錄影,床邊所有人言行均被嚴密監控。劉曉波不能自由決定說什麼話,見什麼人,何時被拍攝,何時被發佈床上的照片,病情如何被報導,甚至怎樣醫,給什麼人醫,在那裡醫,死在那裡都被控制了。他連將死的過程都被統一口徑了。「在囚人士出國就醫沒有先例」,至於在囚原因是否合理已不重要。在中國,敢言有良知的知識份子,由生至死都沒有尊嚴,國家靠每個國民的努力而強大,而國家卻可以為了他們認為的整體,毫不尊重個人。我們羨慕外國知識份子的思想言論和出版自由,現在連他們能選擇如何面對死亡都要羨慕了,所以劉曉波留下的空椅只能空著。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at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Dylan Thomas

序言讀者 Becky 推介《追風箏的孩子》  

染污了鮮血的長線,把你、你們的堅韌靈魂,與世界狠狠地割破。但,卑微的訴求和苦苦的哀求,永遠雕刻在風箏上。縱使面對陰晴不定,風箏依然繼續向前推進,讓各人見證真正崇高的情操。願真善美能很快降臨在你、你們殆盡的肉身,如同在書的結尾,風箏仍能在北美上空徘徊,追憶作者從前的怯懦,補償過去的無情。

樂文書店:小澤竹俊 《面對死亡,我看見的幸福與遺憾:安寧療護2800人中,所學到的生命智慧》

在死亡面前,沒有英雄,沒有惡人,我們只是一介凡夫。
如何不留遺憾地迎接生命盡頭?

● 一般人都覺得「還有明天」,所以能夠抱持著夢想與希望繼續活下去。而「沒有明天」意謂著深度的絕望。
● 「起身而行」不僅建立在接受自己、活得幸福之上,甚至在不留遺憾、平靜迎接生命終點,都是必要的。
● 最重要的關鍵在於,「能夠做選擇的自由」對活出自己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