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開卷如開芝麻門

2017/12/15 — 18:52

「讀書其實只是交友的延長。我們交友,只能以時人為對象,而且朋友的數量畢竟有限。但是靠了書籍,我們可以廣交異時和異地的朋友。」詩人余光中如是寫道。

余光中高壽離世,無論功過,他肯定是一代人物。巧合,本周末正是九龍城書節的日子,多間獨立書店拿出新作來格劍,你準備好去書節交朋友了沒?不如我們先請書店介紹幾位新相識~

解憂舊書店呼應今期「九龍城書節」主題,推薦《閱讀的所在》,了解各人閱讀的風格;序言書室介紹莫文蔚的哥哥莫理斯,以晚清香港為背景的偵探小說《神探福邇,字摩斯》;樂活書緣藉著的《檀香刑》,認識莫言對於革命的看法;田園書屋則借《遇羅克:中國人權先驅》,介紹文革時代青年遇羅克的追求;樂文書店推薦《種族戰爭:白人至上主義與日本對大英帝國的攻擊》,分析種族與戰爭的關係。

廣告

解憂舊書店:劉慧麗(編)《閱讀的所在》

廣告

今年九龍城書節的主題是「在哪裡讀書?」,鼓勵人在不確定的時代下閱讀,尋找「希望」。幸好我們在哪裡都可以讀書。《閱讀的所在》裡訪問多位作家和愛書人,分享他們的閱讀風景和習慣。也介紹了古往今來名人的書房故事。在他們的閱讀氛圍下,你會感受到閱讀的樂趣。剛離開的余光中先生描述自己的書房是「牆壁全嵌了書櫥,從地板一直到天花板,一眼望去,卷帙浩繁,頗有書城巍巍的氣象。」在這種景象下,真的使人感到充滿「希望」。

序言書室:莫理斯《神探福邇,字摩斯》

莫文蔚的歌我們都很熟悉,原來她的爸爸莫天賜是個著名的漢學專家,我們就未必知道了。他的子女一門兩傑,莫文蔚是個形象正面的著名藝人,哥哥莫理斯也是個劍橋大學的高材生,受博學父親影響,喜歡中國文化,之前也有同不同報章撰寫專欄。莫理斯花了兩年時間做資料搜集,寫成這本《神探福邇,字摩斯》。

作者既是偵探小說福爾摩斯粉絲,也是金庸的粉絲。書以半白話半文言寫成,模擬武俠小說的筆法。福邇摩斯是牛津大學畢業的滿洲人,講故事的華笙是個福建的醫生,也是曾參與對沙俄戰爭的武將。故事發生於晚清的香港,當時已成為英國的殖民地,華笙大夫初到香港,機緣巧合下與福邇同住上環,福邇是個偵探,華笙大夫又懂驗屍,順理成章成為拍檔,經常協助摩囉差人阿星,及華僑幫辦查案。全書分成六個短篇,每篇都串插著一些著名的歷史人物或事件,人物甚至會直接登場,例如有大清王爺載澂、何東爵士等等。

光是看著我們熟悉的香港地名,想像一個黑眼睛留辮子的Benedict Cumberbatch ,在滿是唐裝人英國人街上查案的樣子,已夠有趣了。此書更會講及香港早期的宵禁令,中法戰爭時香港的反法運動等等真實的歷史,有些情節也令人意想不到,是本令人驚喜的本地出品。

樂活書緣:莫言《檀香刑》

山東高密縣東北鄉,莫言的故鄉,他把探索的時間,放在清末改革這個關鍵的時間點,他的家鄉都在改革及保守傳統的交叉道上作出決擇。書中,德國人為了獲得豐富資源,建立由煤礦到城市的膠濟鐵路,然而,這個明明是現代化的標誌, 一個改革的舉措,因為面對遷村,而不獲合理賠償,而本來可汗水澆灌了數千年的農地,一下地就被圈了,當時村中出了一位堅定的反對者,孫文,眼見修道後大水漫田,召開大會,組織衛兵,阻撓修路的,受到德國買辦指揮的清兵。小說中利用了五個村中,可能會被人叫土包子的側面人物,飽滿地令人反省,鄉土的反抗現代化,是一種覺悟自強的事業,還是只是保守傳統的行為,而恭親王帶領的改革,在這種描寫下,令人反思的是,革命為何會在改革興興旺旺的時候,人民欲得到更多的訴求的時候發生。

田園書屋:金鐘(編)《遇羅克:中國人權先驅》

1966年夏文革狂潮洶湧,千千萬萬出身「黑五類」的青少年慘遭凌辱迫害。父母為「右派份子」的遇羅克面對社會歧視,撰寫《出身論》,批判血統論,全國震撼,引致中共當局忌恨。於1970年3月以「反革命罪」被殘酷殺害,年僅27歲。文革後獲得平反。在今日中國,紅二代血統論又大行其道,重溫這位中國人權先驅的悲壯人生,令人更深刻了解到中共從來沒有改變的本性。

樂文書店:吉拉德‧霍恩《種族戰爭:白人至上主義與日本對大英帝國的攻擊》

二戰時期日軍以閃電方式殘酷攻擊亞洲區域,究竟日本如何合理化自身於亞洲地帶的殖民政策,並於殖民國家取得支持?本書將探討日本如何運用歐洲種族主義與殖民政策在有色族群國家取得聯盟?作者藉由訪談與歷史資料研究對五大洲進行分析,並解釋「種族」如何在戰爭中扮演關鍵角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