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死的建築

2017/8/13 — 13:10

吉薩金字塔群(Giza pyramid complex)
(The Great Pyramid of Giza (Pyramid of Cheops or Khufu) - Photograph by Jorge Láscar, distributed under a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icense on Flickr)

吉薩金字塔群(Giza pyramid complex)
(The Great Pyramid of Giza (Pyramid of Cheops or Khufu) - Photograph by Jorge Láscar, distributed under a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icense on Flickr)

【文:馮傑;圖︰網上圖片】

死亡,是黑暗?是光明?

我們對死亡,總是有許多想像。而最初,直至今天,也是憑多種想像、願望,乃至恐懼、敬畏,砌成各幅描繪死後世界的拼圖。子曰︰「未知生,焉知死。」似是老掉了牙的話,卻破除一切對死亡無知的幻想、不切實際的驚恐,將活著的人拉回人世。

廣告

 

到了21世紀,先進的人們,仍然在乎死亡。美國作家Mitchell David Albom的《Tuesdays with Morrie》也許大家都讀過,當中名句「Once you learn how to die, you learn how to live」,恰恰可以和孔子之言相映成趣。

廣告

 

死與生,不獨是哲學問題,是影響整個世界文明發展的重要課題。稍後,讓我們帶大家在時間長河逆流而上,沿途慢慢告訴你。現在我們必須一口氣走到7000年前的人類文明發源地──遠古近東與古埃及,看看當時的人為生與死,留下的一座座擎天足跡。無獨有偶,遺留下來的建築物,主要也是廟塔、神殿、陵墓。這不難想像,當時人為了敬拜神明,為了死後世界,花了多少心力。

在公元前5000年的美索不達米亞,即是今日幼發拉底河及底格里斯河之間的平原,我們已經可以找到城市的雛型。考古證據告訴我們,當時人居住在泥屋之中,他們把泥曬乾,或燒成泥磚來建屋。不過,這種經濟實惠的建築,並不適用於偉大的神廟。他們可能害怕神廟被兩河氾濫而摧毀,所以先建造了一個平台,並將神廟建在平台之上。隨著技術的發展,他們用磚石將平台愈建愈高,一層兩層三層,神廟就站在第三層之上,成為7000年後我們所見的烏爾廟塔(Ziggurat of Ur)。

烏爾廟塔(Ziggurat of Ur)
(Public Domain Photograph by Spc. Samantha Ciaramitaro, distributed on Wikimedia Commons)

烏爾廟塔(Ziggurat of Ur)
(Public Domain Photograph by Spc. Samantha Ciaramitaro, distributed on Wikimedia Commons)

美索不達米亞的廟塔,供奉著自然世界各種神祗,月亮、星宿、風火、河流、動物,滿天神佛。人們對生存世界的好奇聯想,「製造」出一個又一個神明,神與人互相守護,可謂展現一種「生」的和諧。而隨著人類遷徙及文化交流,近東的建築技術踏過今日的伊拉克、約旦、以色列,跨過紅海,到達尼羅河後,便誘發出「死」的敬畏。

古埃及早期的陵墓建築模式,可以看見美索不達米亞的廟塔影子。位於開羅以南,建於公元前2788年的左塞爾金字塔(Step Pyramid of Zoser, Sakkara)就是著名例子。

左塞爾金字塔(Step Pyramid of Zoser, Sakkara)
(Egypt-12B-021 - Step Pyramid of Djoser - Photograph by Dennis Jarvis, distributed under a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license on Flickr)

左塞爾金字塔(Step Pyramid of Zoser, Sakkara)
(Egypt-12B-021 - Step Pyramid of Djoser - Photograph by Dennis Jarvis, distributed under a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license on Flickr)

早期的金字塔是一組陵墓建築的其中一個部份,金字塔旁有祭祀用的殿堂及柱廊。這時期的金字塔呈階梯狀,所以左塞爾金字塔別稱「階梯金字塔」。可是,偉大的古埃及人對陵墓的要求,可能比他們建造的金字塔還要高。為了建造完美的陵墓,歷代法老對金字塔的構造作出多次實驗,洋蔥型的美杜姆金字塔(Meidum)、位於代赫舒爾(Dashur)的曲折金字塔……法老的權杖,揮霍著臣民的汗水。然而,一次又一次倒塌與挫敗,成為古埃及人智慧的階梯,一級又一級,繼續將加工過的石塊,推上尼羅河畔的藍天。

約在公元前2560年,現存最大的古夫金字塔(Pyramid of Khufu)落成。它的結構和高度,突顯古埃及人精湛的建築工藝,將世界最高建築記錄保持了3800年!如果你去過埃及遊歷,也必定曾經讚嘆它的雄偉,或是哀嘆當時建築工人的血淚。但是,你眼前所見的金字塔,在4000多年前,還有你意想不到,使人拜服的色彩。

吉薩金字塔群(Giza pyramid complex)
(The Great Pyramid of Giza (Pyramid of Cheops or Khufu) - Photograph by Jorge Láscar, distributed under a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icense on Flickr)

吉薩金字塔群(Giza pyramid complex)
(The Great Pyramid of Giza (Pyramid of Cheops or Khufu) - Photograph by Jorge Láscar, distributed under a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icense on Flickr)

4000多年前,淡黃色的撒哈拉沙漠旁的吉薩地區(Giza),矗立著三座表面白色且平滑的四方錐體,四面朝著東南西北四個方位,與天上獵戶座最明亮的三顆星一樣整齊排列。古埃及人用打磨過的石灰岩(Limestone)鋪在一級級的階梯上,以近似現代「批盪」的手法,令整個錐體的四面平滑。當太陽從尼羅河的方向升起,面朝東方的白色平面反射陽光,令錐體閃閃生輝,照耀著古埃及人的經驗與智慧。

法老的神聖地位,使他可以驅使人民付出30年的血汗,為他建築陵墓,但無法助他擺脫冥界之神歐西里斯(Osiris)的審判召喚。思考死亡及往生,為他們的生命添了多少意義?也許只有他們知道。生命到盡頭時,我們的靈魂,是如金字塔表面的石灰岩,隨著歲月的洗禮,消失殆盡?還是如金字塔的結構,繼續牢牢地留存在遠方?

死與生,仍然是人類不斷思考的課題。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徐頌雯、曾卓然及馮傑主持,第一集將於8月7日(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數碼35台)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