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界限與模糊:關於真實 /虛構、歷史/時事

2017/9/4 — 15:06

——香港文學季「虛構的幸福」徵文比賽(小說組)評審紀錄

第三屆香港文學季主題為「虛構的幸福」,各項活動圍繞「小說——歷史——烏托邦」這核心概念策劃展開。其中徵文比賽扣連小說與歷史兩環,參賽作品需根據香港真實歷史事件進行虛構,創作限為六千字以內之短篇小說。

是次比賽共徵得四十篇作品,先由嶺大文化研究系教授陳清僑、作家潘國靈及跨媒界創作人何秀萍三位評審,各自選出六至八篇作品進入決選,最後共識選出冠、亞、季及優異獎三名。比賽結果已於八月下旬公佈,由鄭華珠〈夏令時間〉、張正寧〈但我只能歌唱〉、黃怡〈看更〉分別奪得冠、亞、季軍,而優異獎則由陳韻紅〈1857年1月15日的麵包〉、林瀚超〈睹轉〉及梁莉姿〈球賽〉獲得(排名不分先後)。

廣告

本文以得獎作品為單位,整理評審會議討論及三位評審意見,一作記錄,亦予創作愛好者參考。

評審準則:歷史、過去與時事的界限

廣告

徵文比賽設限於「香港真實歷史事件」,因此,能否符合「真實歷史事件」,是三位評審挑選作品時的基本考量,也是衡量作品高低的重要準則。潘國靈指出,「過去」與「歷史」不同,歷史事件有一定的公共性,只是看小說如何產生連繫,或突出個人維度。同時,儘管沒有劃分明確的時間線,但他傾向保持一定的時間距離,而故事亦不必跨越古今,能夠捕捉過去時代即可;陳清僑認同「過去經歷」不等同「歷史事件」,歷史應有一定的距離及公共性。不過由於作品以現今讀者為對象,因此他重視古今意義聯繫與當代視角。何秀萍則指,發現參賽作品普遍對歷史事件概念有點模糊,於是她選擇以作品最後「是否好看」來作標準。

不少作品以皇后碼頭事件、雨傘運動、旺角騷亂等為素材,「事件」性質明顯,而且相當具重要性,不過評審認為這更屬時事範疇;亦有書寫少女墜胎、老人院虐老、新移民等社會問題。潘國靈覺得這反映時下年青人對歷史、時事、文化現象及社會問題不分,他們的時事觸覺大於歷史視野,歷史視野薄弱。何秀萍對多位作者書寫馬尼拉人質事件感驚訝,但從選材可反映事件的影響。

作品的文學性是另一重要評選準則。潘國靈認為優秀的作品需同時兼顧小說與歷史兩者:一則根據具體、真實的歷史事件進行轉化、虛構,兼有歷史的觀點與回應;二則需有良好的小說技藝。

經過討論後,是次比賽的評審標準歸納有二:一)書寫香港真實、具體的歷史事件,且有相當的過去維度;二)小說技巧。如作品切合「真實歷史事件」,而小說技藝良好,能回應歷史、表現歷史意識,則值嘉許。至於書寫雨傘運動、旺角騷亂等重大時事者,如有出眾的小說技巧,也可納入考慮之列。

冠軍:鄭華珠〈夏令時間〉

本篇作品引起席間不少討論。陳清僑認為作者在掌握史實方面相對嚴謹,同時,他欣賞小說中修理手錶與製造炸彈的設計。美中不足是故事欠缺特別的歷史角度或批判空間,而作者對某些歷史事件的書寫亦過於簡單隱晦,例如1967年8月,兩名姊弟於北角清華街被土製炸彈炸死一事,小說中並未提及,只透過手錶時針分針轉動如兩小孩追逐的意象相連,現今讀者必須熟知六七期間的歷史,才能明白其中設喻。他期望作者能在小說中更明確地呈現歷史事件。

何秀萍則認為此篇有部分文字流於造作,為雕琢而雕琢的可減少些,有些形容及修辭不要其中,以寫得更精準的。

潘國靈對此持不同的看法,他認為整體小說文字平實,其中專注製造炸彈與修理手錶一段的描寫不俗。此外,作者在情節轉接與古今串連的處理亦不錯。潘國靈喜歡時針與分針追逐的意象,作者在小說開首埋下伏線,尾末重提並點出姊弟被土製炸彈炸死的歷史事件,前後呼應、有迴音。而姊弟一事非故事主線,輕輕一筆反而令小說更有味道。潘國靈又指出,小說無需完全衝擊讀者對歷史的認識,〈夏令時間〉扣連落雹、「憶苦思甜」、罷工等不少六七前後的歷史元素,說出好故事。

亞軍:Oychir〈但我只能歌唱〉

潘國靈對這篇作品有很高的評價。小說以石塘咀為座標,寫了1934、35年代廢娼,再至後來廢執生的時代交接,其中作者也連繫34年西環煤氣鼓爆炸事件。他認為這種時代劇(Period Drama)的寫法很考驗作者能否扣連歷史氛圍,寫出味道,而本篇作品的細節相當豐富地重構了舊日子的氛圍及感覺,寫出時代及人的轉變與「最後的風景」。當中如盂蘭節燒衣、福德宮、見姐姐鬼魂的場景等細節,也可見作者爬梳歷史的功夫。至於小說的文學性,他稱讚作者文字良好、技藝成熟,角色設定、人物塑造、心理描寫俱佳。

陳清僑認同小說細節豐富,但略嫌小說對於歷史事件的部份呈現不足,且欠當下視角。

何秀萍認同小說技藝純熟,但認為題材欠新意,其處理與歷來普遍塘西題材的作品相近。

季軍:黃怡〈看更〉

本篇引起兩位評審興趣。陳清僑認為作品能平衡歷史與小說兩者。小說的歷史事件清晰,古今交錯的手法純熟,而且煤氣鼓南亞裔看更的選材與現今看更的設計,都展現出作者良好的眼光與歷史角度。語言上有使用口語的特色。

〈看更〉一直位列潘國靈心中三甲。他認為本篇透過兩個平衡時空來訴說兩個小人物的故事與地方變遷,是其一大特色。作者以地方(由昔日石塘咀煤氣鼓爆炸,到後來的西環大廈、香港大學港鐵站,再至未來落成的恒地新豪宅),以及看更的角色原型連接古今,處理手法不俗。加之故事有細節,如看更的寂寞、餵貓的女大學生等等,其中女大學生的出現,除了能回應香港大學站啟用外,她對故事裡建築工人、地區的拆卸重建、流浪貓、南亞裔等人事還構成另一衝擊,這也是本篇特色。在歷史處理方面,他認為作者能把佐證資料自然融入故事之中,不生硬,營造出小說的味道,可惜小說略感意猶未盡,而且句首英語引文有點屹突——這點引來評審一致認同,紛紛表示英語引文實乃敗筆。

優異獎:陳韻紅〈1857年1月15日的麪包〉

潘國靈讚賞作者能打撈1857年「裕盛辦館毒麪包案」的歷史事件,也欣賞小說的想像,並指故事開展手筆相當不俗,對病的描寫亦佳。惟認為毒麪包事件本身無法承托反烏托邦小說的色彩,小說發展有點失控,例如烘培之箱、罪人粉碎機、城市食物單一化等,麪包中毒的事件令人難以想像到故事後續反烏托邦想像的可能,影響小說合理性,是本篇的致命傷。他指出,虛構有時候也受限於真實事件,虛構之餘仍能與現實相扣,才是當中難處。

何秀萍也有感故事過於「魔幻」。

陳清僑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本篇故事仍有故事內部敍述的邏輯,而作者嘗試在歷史事件中拉出魔幻的成份,這種處理手法在本次比賽中頗為特別,閱讀時亦感吸引。他同樣欣賞作者能夠發掘過去歷史事件,加之以小說思考現今食物、城市發展等議題。此外,他喜歡小說以飢餓為病的寫法。

優異獎:林瀚超〈睹轉〉

本篇討論主要圍繞小說結構。潘國靈初讀時覺得結構鬆散,但認為細看下可見其結構佈局:故事第二部份「虛構的萬花筒」中,年輕人的爺爺及老人院的伯伯,或許就是第一部份「真實的灰煙蒂」中的豪賭客及莊荷。作者故意留白,透過這四個人物連繫兩個部份。而文題「睹轉」是「食字」,故事情節倒向發展,譬如賭場豪客後來變得貧窮、相同的一百元已貶值等等。潘國靈喜歡小說寫到企圖尋找「不曾存在的聯繫」的部份。至於歷史掌握方面,本篇由衙前圍村因六七暴動第一次關村口大門始,至2016年清折,運用多個圍村的歷史事件串連,惟某些細節不符合當時實況,譬如「新移民」並不是六七十年代的說法。

陳清僑認為這篇小說在結構及敍事上略嫌鬆散,行文亦有沙石,但欣賞作者第一、二部份連接方法的嘗試。

優異獎:梁莉姿〈球賽〉

潘國靈認為此篇見青春氣息,且寫出一種心路歷程。小說女主角從得到一位社會學研究助理的啟蒙,參與2012年七一遊行始,至六二七新界東北規劃立法會集會、雨傘運動、旺角騷亂,心態便由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到認同留血,再至親見警察被打而信念幻滅,他認為這種啟蒙到幻滅的心態描寫難得,而場景交接、球場動態的書寫也不錯,惟部份連接略嫌牽強(如從看到球員頭盔想到旺角騷亂被打等)。

總體而言,三位評審均覺得今次「虛構的幸福」徵文比賽成果不俗,文筆好、已經掌握自已的小說創作方法者,為數不少。惟在「真實」、「歷史」、「事件」三者的概念把握上,大部分作品出現明顯弱點。評審們認為這是時代的集體現象;反過來說,文學季這次徵文可謂切中時代弊端,捉到當下書寫的痛處。期望香港文學的年輕一代可以更有奇軍突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