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矢崎印象(之二)

2018/4/10 — 17:42

適逢《歡迎來到夢幻樂園》(The Florida Project)的導演Sean Baker還未離開香港,通過高先公司,鮮浪潮也邀請了他出席開幕後的晚宴。

我前一晚告訴了矢崎和武田小姐,並大力推介《歡》片。他們立刻在第二天早上看了電影。開幕禮舉行前我悄悄問矢崎覺得電影怎樣。他用英文說了四個字:“I am very jealous!"

廣告

這個就是矢崎。

以下是我那篇舊文的第二篇:

廣告

矢崎的電影叫《午後微風》,是一部很細緻含蓄的作品。故事說一個叫夏子的少女暗戀她的同居女友美津。美津有一個男友。為了破壞他們,夏子首先把一名女同事介紹給他,最後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肉體來作他與美津分手的交換條件。美津發現真相後把她趕走,但她仍匿居在美津的房子附近。她壞了孕,日以繼夜地偷看美津的一舉一動。有一場戲是她看見美津把一袋垃圾丟在門外。她把垃袋子拿了回家,把垃圾都倒在地上,安靜地躺在垃圾堆裡。她找到一個吃剩的蘋果,把它放進口裡。矢崎的電影跟一般日本片有很大的分別:很多日本電影寫到激烈的感情時,都會變得激情乖烈,不是歇斯底里地大吵大鬧,便是鮮血淋漓。矢崎的電影由頭到尾獨有著一種冷靜的沉鬱。正尤其如此,夏子那份對愛的執迷,遂給人以更痛苦的感覺。矢崎再三要求他的電影在放映時把音量調到最輕聲,幾乎連演員的對白也聽不到,彷若《心之囈語》(容許我在這裡借用了路易馬盧一部作品的片名《Murmur of the Heart》)。那是一種很sensual的感覺。對了,sensual就是這個電影最特出的地方。

Sensual,是夏子在洗衣服時,脫下自己的內褲,穿上美津的,讓自己的私處感受美津身體的餘溫;是夏子把貼在美津睡過的蓆上,幻想與她同寢共被的溫馨;是夏子把美津吃過的蘋果放進自己的口裡,讓自己吮吸對方的唾液。矢崎的鏡頭很敏感。美津把夏子趕出房間時,後者驚悸得把一根正在燃燒的火柴掉在桌上。矢崎拍攝了一個火柴的特寫:差不多已被燒到盡頭的火微弱而乏力力地晃動——貼切不過的喻像。

矢崎在五年前已經完成他的作品。他最初本想把它送去「Pia電影節」,卻不獲青睞。於是決定一個人提著影片的十六米厘拷貝,跑了六十多個民間電影團體/組織和大學校園,逐場放映給人看,五年來累積了約一萬名觀眾。「Pia」要在五年後才懂得欣賞影片,今年(按:1985)終於承認錯誤,主動邀請它放在「新導演作品」的項目裡展出。我本想跟他說:「日本虧待了你的電影。」但後來不知為何卻沒有說。五年來矢崎一直沒錢拍他的第二部電影(劇本都寫好了)。我很好奇他怎樣維生,更何況他還有老婆和一個八個月大的孩子。我鼓起勇氣問他,他說:「我老婆和兒子…父母親…」然後伸出雙手,做了一個哀求的手勢,意思是乞求外父外母收養老婆和兒子!

(之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