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矮」字何解从「矢」?

2016/12/17 — 15:50

白矩方鼎中,「矩」从「大」从「巨」,象手拿工尺。(原圖: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

白矩方鼎中,「矩」从「大」从「巨」,象手拿工尺。(原圖: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

坊間一直流傳,「射」和「矮」二字是否弄反意思。為此,吾友馮睎乾在《蘋果日報》撰寫了一篇文章,解釋二字的字形演變,說明二字並非掉轉了意思。馮兄清楚解釋了「射」的字形演變,是將左邊的一張搭上箭的弓譌變為「身」,右邊本來代表手的「又」則譌變為「寸」。

然而,馮兄在解釋「矮」字時,何解从「矢」則似乎解釋得不太清楚,只是推斷古人可能把「短」省為「矢」。這個問題,東漢許慎在《說文解字》解釋「短」為何从「矢」時曾曰:「短,有所長短,以矢爲正」,即是古人以箭矢量度物件之長短。清代段玉裁則以「榘」(注:矩字之或體)字,證明「矢」字蘊含以箭矢量度事物之意。

然而,若從「矩」字的字形演變來看,許慎和段玉裁的也甚為牽強。「矩」字在金文中,或从「大」或从「夫」,「大」象人張開雙手之形,本義為成人,「夫」則象「大」人頭上加上髮簪,本義也是成人;右邊从「巨」,「巨」字則象一隻手拿着「工」,這兒的「工」意思應是曲尺,故此「巨」和「矩」本屬一字。至秦創小篆時,「矩」字才由从夫或从大,譌變為「矢」。

廣告

以此推論,「短」和「矮」二字从「矢」,也可能是譌變的結果。這個「矢」的本字,既有可能从「」或从「」,意思為成人;馬王堆的《老子》乙本中,「短」字則似是从「天」,「」字本義是頭頂,象大字上加頭,頭頂之上的天空乃引伸義。另一個更近似的可能性是从「」,本義是側頭,象「大」(成人)的頭部傾斜之形。

若「短」和「矮」从「矢」乃是譌變,究竟二字屬形聲、屬會意,還是會意兼形聲字,便值得斟酌。 畢竟,二字不論本从「大」、「夫」、「天」還是「夨」,都是指一個成人,所以「短」右邊的「豆」,既可能純粹是聲符,也可能是會意。「」字本義是肉食器或祭器,一般不高,後假借為荳菽之今義,後人又另造从艸之「荳」字。是故,「短」字便是指那人跟肉食器的「豆」一樣高。

廣告

同理,「矮」右邊的「委」,也是既可能純粹是聲符,或者同時會意。「」字在甲骨文中,如婦女彎身割禾,又有「女指順從、禾如轂穗下垂」一說,意思為彎曲,彎身。是故,「矮」字便是指那人跟他人彎身一樣高。

若二字从「矢」並非譌變,唯一合理解釋,便是「矢」實乃一個量度單位。據《周禮》的〈冬官考工記〉記載,「王宮門阿之制五雉,宮隅之制七雉,城隅之制九雉。」「雉」本義是野雞,這裡的「雉」則假借成計算城牆面積之單位,長三丈、高一丈。以此推論,「矢」則和「雉」一樣,假借成量度單位,「短」和「矮」則可能是會意兼形聲字,指牆身不高。

順帶一提,中文有一詞語「矲雉」,便是指該人矮小,語出自西晉郭璞為揚雄的《方言》所加的注「矲,雉也」,唐代陸德明則指「桂林之間謂人短為矲矮」,可見「短」和「矮」二字从「矢」,可能跟「雉」字有關。事實上,閩南語中的「囡仔疕」,「疕」本字應是「矲」,「囡仔疕」是矮小孩之意。

原文刊於<華僑報>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