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28屆金曲獎預測

2017/6/20 — 10:50

不同過往多屆的「陰盛陽衰」狀況,去年不少新生代/當紅男歌手一起有維持到自己水準的唱片推出(林宥嘉、方大同、周杰倫、盧廣仲等),令到這屆金曲獎的「最佳國語男歌手」獎項競爭激烈。提名六次的方大同來勢洶洶,他的「暫別」、他多次的提名,應該能為他加到不少的額外分數(金曲獎都喜歡「補償」,以前的周杰倫、陶喆等等,有太多先例可循);況且大同的演繹,注重了跟節奏/律動感的配合,表面來聽不是「賣」傳統審美偏愛的深情、細膩,但展現了與國際接軌,且又能打通中西的音樂意識。然而另一位大熱人選——林宥嘉的演繹則比以前顯得更細膩、成熟,有打動人的力量,本來他比方大同更有封「王」的可能性(金曲獎評委的審美應該較喜歡這種「情感系」的),但考慮到此獎對「華研」的「偏見」,所以他跟方大同得獎機會可謂「五五波」。

周杰倫作為這個獎的「黑馬」(天啊,周杰倫都有成為「黑馬」的一天),從演繹上來說是中規中矩,沒太大突破;金曲獎評委不喜歡沒突破的選手,因此他的獲獎率也是不高。可相對起來,入圍多項的郭頂,儘管他所創作的音樂令人驚艷,但我覺他的演繹正正是這張專輯的弱項——模仿痕跡較重、咬字方面也有些做作,加上他的「大陸歌手」身份,令到他的得獎率甚至還沒有周杰倫那麼高(所以他連「黑馬」也稱不上)。

在「最佳國語女歌手」方面,按照上述或以往的評審邏輯、標準,楊乃文無疑是很有優勢——她的演繹情感不灑狗血、拿捏得好,於溫柔、「放輕」的演唱中又有四兩撥千斤的感覺,姜還是愈老愈辣。而新生代的代表魏如萱,她的優勢能駕馭不同曲風,有自己獨特個性,且也是創作歌手(能創作的歌手在此項獎中會被自動加分),評審們若要往鼓勵「新血」的意向投票的話,魏如萱絕對很有機會;但她的弱點也明顯,就是聲線未能「打得開」,感染力還不如另一「新血」家家。說起家家,她是這個獎項的「黑馬」,屬「唱將型」歌手,不過,「唱將型」歌手似乎在金曲獎中沒有多大優勢(例子請看A-Lin),其得獎率並沒有前兩者高(儘管家家已經在專輯中對情感控制得很好,突破傳統「唱將型」歌手過火的詮釋手法,可她卻未能有很突出的「性格」)。同樣,入圍多項的艾怡良,也是連「黑馬」也稱不上,雖然她歌唱技巧不錯,能夠遊走不同樂風,但作為新人、第一次入圍這個「先天條件」,已經令她被減掉很多很多分數(評委們到時肯定會說,艾怡良確實表現優秀,但時機未到,要角逐歌后,下一張機會更大)。

廣告

在「年度歌曲獎」方面,今年去掉「最佳」二字,令對流行性的考慮比重增加了不少(這也使到《告白氣球》能更名正言順地入圍)。然而,這個獎我相信仍會著重考量歌曲的質素,所以綜合此兩方面去看,草東的《大風吹》和五月天的《頑固》最有機會。這兩個單位將會從樂團獎項,激烈地「廝殺」到「年歌」獎項,但從入圍名單來看,評審們依然是偏向代表主流的五月天,而非代表「硬地」的草東。金曲獎一路以來定位仍算是明確,是屬「大眾」的流行音樂獎項,這次歌曲獎除去「最佳」二字,更難出現《島嶼天光》或《不要放棄》這樣的,「年度歌曲」。

獲得最多提名的五月天,其專輯《自傳》自然是「最佳國語專輯獎」的最大熱門,由我個人來看,此專輯打的是情懷牌,比上張更感人。台灣很多樂迷(包括評審)都有五月天「情意結」(或周杰倫「情意結」),即使他們的作品都不是太優秀,也會因情感上的認可,而有點非理性地將他們作品捧高一個位置的情況出現。從很多年前開始,周杰倫的音樂質量下跌得很快,這種對周杰倫的「情意結」亦已經有所減退;然而五月天的歌曲、專輯水準還是keep到(在技術方面——編曲、錄音等甚至比以前專輯有大的進步),令到大家對他們的「情意結」有增無減(論受歡迎程度,或大眾迷戀程度已經高過周杰倫)。因此,作為台灣流行音樂最重要的代表(至少很多評審應該這樣認為),五月天現在每次發片(且他們發片的機會也不多了),似乎都有橫掃金曲獎的「合理理由」(只要他們做的專輯仍保持到這樣的大製作規格、有氣勢的作風),而在「五月天」這艘「航母」下,本來能成為超級戰艦的《JTW 西遊記》,也難以攻陷此獎。在我看來,最愛打「補償牌」的金曲獎,至少會於當晚給方大同一個大獎,若果他得不到「最佳國語男歌手」,反而在「最佳國語專輯獎」上,更有機會。

廣告

十年前,林生祥因不希望音樂以族群語言分類而應按類型分類,拒領了領取金曲獎;十年後,金曲獎恢復了不再按語言分類的「年度專輯獎」,且生祥樂隊所推出的《圍庄》,也成為此獎項的大熱門。按前面所述的邏輯,代表主流的《自傳》本應最有機會,但《圍庄》無論在音樂上、內容上、演繹上、甚至錄音上,幾乎全方位都優於《自傳》,是真正能代表台灣的「世界級」專輯,所以大多數評審(非DJ評審),在正常情況之下去選擇、投票,都會偏向《圍庄》。而且,還有一條隱性的理由,就是在今年重新設立「年度專輯獎」的原因,絕對有考慮到要證明非國語類作品也很有競爭力;依循這方向或潛在的「暗示」去投票,評審有可能會將國語作品,看得沒有那麼「重」。所以,我好肯定地說,今年這個獎項的得主,一定是非國語的專輯(可惜了草東的《醜奴兒》)。

但若你以為,橫掃金音獎的《圍庄》在此獎項上十拿九穩,也不一定。伍佰於舊年年底推出的《釘子花》,便是最大的「黑馬」。於我聽來,此張《釘子花》是伍佰音樂上再一次進化的標誌,他完成了將「老土」的台語歌,跟西洋音樂元素的糅合之後,現在又回歸到那股「土味」的過程,即使說,他經歷了從「家」出走,再回到「家」的路途,意識上比以陳建瑋為代表的新生代台語歌手,對流行元素融合為主的台語歌改良方式,無疑更踏前一步。況且,我不斷地強調,金曲獎仍是會考量流行性,這對在台灣非常受歡迎的伍佰,確實是增加了不少的得獎砝碼。

本屆金曲獎,我還想要提的一個獎項是「最佳音樂錄影帶獎」,皆因入圍的大多數作品質量都相當地高。例如有影帝助陣、大製作式的、並發放正能量的《頑固》MV,是評委於綜合考慮後的首選;《Dust My Shoulders Off》的MV有新意、具國際視野,可能威脅到《頑固》的勝出。而在《Dust My Shoulders Off》的比較下,再怎鮮艷的《獨善其身》MV,或是都屬於成本較大,和帶著Tim Burton式美學風格的《床邊故事》MV,都相較失色。同理,一樣以「故事」作賣點的《水星記》MV,比起《頑固》MV又差了所謂的「感動力」;反而,能完整表達歌曲內容、跟歌曲的編曲那般加入「傳統」元素、小刀鋸大樹式的、後面又有一定「震撼」性的《拆》MV,成為了《頑固》和《Dust My Shoulders Off》之外的第三選擇。

本屆金曲獎舉行前夕,值得再次重溫的一些專輯: 

生祥樂隊《圍庄》(已經獲得評審團獎,入圍2項)
五月天《自傳》(入圍8項)
郭頂《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入圍6項)
草東沒有派對《醜奴兒》(入圍6項)
方大同《JTW 西遊記》(入圍5項)
楊乃文《離心力》(入圍4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