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劇《奪王記》之萬曆陰謀

2017/8/10 — 9:53

近月的粵劇,我看了「中國戲曲節 2017」的《觀音得道・香花山大賀壽》和《奪王記》,以及「鳴芝聲」重演《相如追夢》。至於白雪仙主辦,陳寶珠和梅雪詩主演的豪華製作《蝶影紅梨記》,沒有看。

其實《蝶影紅梨記》是我特別喜歡的唐滌生戲寶,自從很多年前補看了任白主演,李鐵導演的黑白電影版本,帶來驚喜,認為堪與更聞名的《帝女花》、《紫釵記》和《再世紅梅記》並列,都是「仙鳳鳴」傑作。其中三部有任白電影,可惜《再世紅梅記》沒有,六十年代陳寶珠與南紅合演電影版殊不理想。

《蝶影紅梨記》的任白電影好看,此後我分別看過梅雪詩與林錦堂,蓋鳴暉與吳美君的舞台演出,都賞心悅目。今次沒有看,因為票價太貴又太難買,亦有點擔心梅雪詩現在能否恢復最佳水準?重看蓋鳴暉、吳美英的《相如追夢》,則狀態很好。

廣告

今天談新編粵劇《奪王記》,黎耀威編撰、耿天元導演。故事描述明神宗萬曆年代的立儲風波,長子朱常洛(黎耀威演)獲大臣擁護,但神宗(李龍)偏愛鄭貴妃(南鳳)所生的三兒朱常洵(藍天佑),鄭貴妃千方百計奪嫡,謀使常洵成為皇太子。

這是典型宮闈陰謀劇,還有元老大臣(阮兆輝)與大內太監(廖國森)鬥法。又有美人計,兩個王子都對美女(鄭雅琪)着迷。加上毒藥疑案,離奇失火和殺手追擊,相當陰毒。但原來陰謀中另有陰謀,最後落難者反敗為勝,有離奇劇力。

廣告

黎耀威又編又演,當然落力。不過有優點亦有顯著不足之處,整體尚未妥善。優點是把權位鬥爭的複雜劇情,做到簡潔明白,詞曲亦編得暢順悅耳,不像頗多新編粵劇常會詞句拗口,並讓演員們各有表演機會。缺點是情節舖排比較單薄,其實故事本身應該由頭至尾曲折緊湊,變化多端,現在就直至後段奇峰逆轉,戲劇性才由弱變強。

例如美人計,除了歌舞一場迷人之外,未有細緻描述。禁宮失火場面亦嫌簡單。長子常洛被追殺時,追兵竟然對皇帝神宗也動刀打起來,尤其不合情理。這類細節問題,導演應可補救,只要表明沙塵滾滾打錯皇帝,發現後立刻收手撤退便可以了。

我認為此劇有潛力。如果編與導加工修改的話,是值得重演的。

演員方面,我很久沒有看南鳳與李龍合演了,記得他倆曾長期拍檔,特別是演出《帝女花》奇佳,與常見的任白唱法不同。今次李龍演皇帝老練,南鳳演「奸妃」仍然歌喉不俗。廖國森、阮兆輝等當然保持功力。後輩黎耀威、藍天佑演一武一文兩個王子都有可喜表現。新進花旦鄭雅琪能歌善舞,眼神流麗,惹人好感。

明神宗立儲風波,有史實根據。萬曆年代在歷史上很重要,有不少研究著作,包括黃仁宇名著《萬曆十五年》,亦拍過不少電視劇。長子朱常洛鬥贏三弟常洵屬實,繼位成為明光宗,但《奪王記》沒有交代他登基不足三十天便「食錯藥」暴斃,史稱紅丸疑案,可能被陰謀暗算。

輪到明光宗朱常洛的十四歲長子繼位,當上明熹宗,七年後死去,沒有兒子。由朱常洛第五子朱由檢登基,是為明思宗,即明朝末代崇禎帝,因李自成攻陷京城而在煤山自縊,《帝女花》就是崇禎女兒長平公主與駙馬周世顯的傳奇。

可見《奪王記》的下文一直申延到《帝女花》,來龍去脈很不簡單。至於劇中失敗的朱常洵,貶為福王,但比得勝的長兄長命,還在洛陽橫徵暴歛,窮奢極侈,最後被李自成殺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