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紐約「9/11紀念博物館」有否問 Why

2016/9/8 — 19:12

Christopher Saucedo 畫作 《World Trade Center as a Cloud》(2011) 悼念去世的消防員兄弟。Credit: Christopher Saucedo

Christopher Saucedo 畫作 《World Trade Center as a Cloud》(2011) 悼念去世的消防員兄弟。Credit: Christopher Saucedo

舉世震撼的美國9/11恐襲至今年剛15周年,當日四宗連環恐襲,兩架被「阿爾蓋達」劫持的民航客機,先後撞向紐約世貿中心(WTC)兩幢樓高110層的北樓及南樓,導致此30年歷史的紐約地標先後塌下,夷為平地。

9/11紀念博物館致力增加本地觀眾。

9/11紀念博物館致力增加本地觀眾。

廣告

兩年700萬人 以遊客為主

以標榜美國「打不死」及「互勉」精神的紐約9/11紀念博物館 (National September 11 Memorial & Museum) 於2014年五月在Ground Zero 遺址落成,透過保存及展示遺留下來的痕跡與記憶  (preserving artefacts and memories for future generations),讓美國人及下一代更瞭解悲劇始末。資料顯示截至今年,入場人次達700萬,而毗鄰三州(紐約、新澤西、康涅狄格)祗有約二成人曾參觀,除門票24美元略貴令人卻步,題材太沉重,好些人抗拒回憶這一場浩劫亦是原因。

Ground Zero 紀念公園設計了兩個立方體人造瀑布,四邊青銅板刻上近3000死者名字,水聲伴隨追憶,既莊嚴又沉痛,名為《Reflecting Absence》 (反思缺失),於10周年紀念日開幕。

Ground Zero 紀念公園設計了兩個立方體人造瀑布,四邊青銅板刻上近3000死者名字,水聲伴隨追憶,既莊嚴又沉痛,名為《Reflecting Absence》 (反思缺失),於10周年紀念日開幕。

廣告

近日在美國紐約期間,曾到9/11紀念博物館參觀,溫故知新,無疑像上了寶貴一課,且作為外國人,可既投入又抽離地學習及欣賞,倒如館內外建築規劃別具心思,戶外的紀念公園(Memorial Plaza) 、兩個放置大型遺物的主要大堂,氣氛肅穆令人震動,建築師團隊(Michael Arad 及 Peter Walker)應記一功; 紀念館(Before 9/11 及 After 9/11)內影像及錄音資料完備,猶如重溫當日恐襲過程;博物館手機導賞App,在館內外都可免費下載,也極為方便。

館內基石大堂,原為兩幢WTC的地下停車場。大堂中央䇄立著在瓦爍最後一條鋼樑(名為The Last Column),當中寫滿義工及工作人員互勉的文字。

館內基石大堂,原為兩幢WTC的地下停車場。大堂中央䇄立著在瓦爍最後一條鋼樑(名為The Last Column),當中寫滿義工及工作人員互勉的文字。

最新展覽:藝術家回應9/11

為悼念事件15周年,該館首次加插共13件作品的藝術展-《Rendering the Unthinkable: Artists Respond to 9/11》 (再現難以想像:藝術家回應9/11) 由9月12日起為期18個月,目標當然是吸引更多人流,展品包括影像、裝置、雕塑及繪畫等。參展藝術家需視紐約為家,或與死傷者感同身受。Christopher Saucedo 憑畫寄意,以白油彩綿布,沾染在蔚藍天上,讓消失了的雙子塔隱約重現,悼念家中兩位不幸殉職的消防員兄弟;Eric Fischl 倒轉狀態的人像銅塑,靈感取自梵帝岡Sistine Chapel 拱頂上的文藝復興畫像,2002年當在曼克頓Rockefeller Center 展出時曾惹起爭議,被認為挖苦從WTC火海躍下自盡的死難者,若然市民情緒由抗拒轉為接受,足見時間是療傷的良方。原藉柬埔寨的Monika Bravo 拍攝記錄了恐襲前夕陰霾密佈的曼克頓天空,7小時的記錄濃縮而成5分鐘錄像,可按此收看。

Eric Fischl 《Tumbling Woman》   (2002) Credit: Mary Boone Gallery

Eric Fischl 《Tumbling Woman》 (2002) Credit: Mary Boone Gallery

遺物見證  紀念死難者

9/11紀念博物館成立目的,與其他戰爭紀念博物館相近,在平復創傷,化悲憤為力量,悼念死難者之餘,表揚捨己為人的精神。此館同時譴責恐襲連累無辜,相信沒人會質疑這些普世價值。令人最印象深刻的遺跡之一,是名為" Survivor's Stairs" 「逃生梯」的歷史見證。當日早上WTC在 17分數內,南樓 (8:46 a.m.) 及北樓(9:03 a.m.) 相繼被突襲,幸好有這條38級的「逃生梯」,令不少幸存者在兩樓塌下前逃出生天。雖經歷恐襲,「逃生梯」卻沒大損毀,亦可視為奇蹟。

高22呎,重175公噸的石梯 (右)在館內重現。

高22呎,重175公噸的石梯 (右)在館內重現。

這扇通向Vesey Street 的石梯,拯救了數百人姓命。

這扇通向Vesey Street 的石梯,拯救了數百人姓命。

首先到達北樓的消防拯救部隊,消防車身仍在,唯11位消防員全部殉職。

首先到達北樓的消防拯救部隊,消防車身仍在,唯11位消防員全部殉職。

北樓93-96樓層鋼根,被美國航空11號客機撞至變形。

北樓93-96樓層鋼根,被美國航空11號客機撞至變形。

Spencer Finch 透過藍天作品, 喻化悲憤為力量。

Spencer Finch 透過藍天作品, 喻化悲憤為力量。

除了如以上提及的遺物,館內還有常設的藝術品。藝術家Spencer Finch之作品《Trying to Remember the Color of the Sky on That September Morning》,是一堵由2,983張不同的手繪藍色方塊砌成的巨牆,驟眼看似一片藍天,色澤或沈鬱或明亮一點,細看卻不儘相同,讚揚在9/11及1993年世貿爆炸案中的犧牲者,每位都獨一無二。另一藝術家Tom Joyce,則以古羅馬詩人Virgil 的一句至理明言 -《No Day Shall Erase You From the Memory of Time》畫破藍天,突顯人性光輝,會長存於時間洪流中。

縱然能激勵人心,也完整記錄地了事件的時間地點(What & Where)、經過 (How),我的觀後感卻是,究竟美國人有否更深刻地反思,問一句Why: 為何美國會被襲擊?如何防止悲劇重演?中東國家之種族、宗教、領土紛爭有近百年歷史,美國在50年代開始,愈是介入,積怨愈深。博物館即使撫平失去親友的哀痛,卻不能化解了仇恨,帶來和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