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典回顧】不止是同性戀電影的《Beau travail》

2017/2/10 — 14:56

電影《Beau travail》海報

電影《Beau travail》海報

「我們要規範所以要穿制服,而仔細地燙制服就是規範中的一部分」。從年老上司Bruno的這番話,觀眾可將電影《Beau travail》中熨燙制服/衣服的鏡頭,或主角Galoup(Denis Lavant飾演)一絲不苟地整理床單的一幕,看作是軍隊內要遵循的教條、紀律之象徵。軍人在這嚴厲、苛刻的制度下,需小心翼翼,如他們在鋼線上的訓練,不能行差踏錯;又如他們鋼線訓練之後,影片被馬上切換的晾曬鏡頭,寓意著這些士兵就像眼前晾著的衣服、短褲、襪子一樣,不能脫離開那條,暗示著嚴厲規範、紀律的長繩。

《Beau travail》被標籤是同性電影,但它對同性戀之描寫是含蓄的、內斂的,那些受到約束之生活下的軍人,難有外放的私人情感,而主角Galoup只能透過他鬼魂一樣縈繞著的旁白,透露出其不能於人世常軌上行走的痛苦。導演Claire Denis極力為此片製造壓抑的氣氛,讓角色的靈魂困在磚墻般的教條所圍著的一個較密封的空間裡面;但出奇是,電影又總是出現藍天碧海、一望無際的沙漠、或起伏的山巒;此些廣袤無垠的景象,跟主角浸於寂寞小池中的受壓的精神世界成對比,心內殘枝敗土無法收拾地不斷蔓延的他,又因那沉靜的海洋、荒涼的沙漠之映襯,更顯得孤獨。

風格冷峻、克制的《Beau travail》,卻被置於廣闊的非洲荒野背景下,導演Claire Denis重點地以影像方面著手,反映了主角們潛藏的、但又被壓制住的野性或性慾。本片較後的段落,出現了繁華城市街景,正是跟原始的非洲荒漠、環境形成巨大的觀感落差;Claire Denis利用空間的轉換,帶出了Galoup更強烈的被「遺棄」之感,他如貝克特《等待果陀》裡頭的人物,「堅守着等待時的那種永久失望的幻覺,或者在無能為力的狀況下,遮掩着那種明確感受到的自身存在正在消亡之感覺」。遊蕩於繁華城市裡的Galoup,其實也像拿著失效指南針的Sentain那般,陷入到迷失的境況,找不到自救的出路。

廣告

而穿插了「現實」,與發生在非洲內之回憶的《Beau travail》,有著較多銜接上不太連貫的鏡頭,如此的處理方式,不單突出了回憶的跳躍性,也製造出一種「零散」的感覺。被嚴明之紀律、枯燥重複之集訓所鍛煉成長的軍人,好比只能跟著大隊行進的工蟻,會失去了自己的個性、想法,一心只可服從於集體;這種「自我」意識上的慢慢消失、或靈魂的被掏空,就像個體變得的不完整,相合著此「碎片化」、「零散化」的影像風格。電影《Beau travail》通過新兵Sentain的加入,逐漸地改變了這局面,他敢於對長官Galoup的反抗,或Galoup最後那可能只是存在於其幻想中的、肆無忌憚的、並釋放出自己的獨舞,都能夠看成是主角們之個體性、以及Galoup那游離開的靈魂(你可以把Galoup的旁白當作是在旁觀著自己的靈魂),打破了軍隊紀律的銅墻鐵壁,真正地竄流了回來。

而導演Claire Denis在本片內想說的,並不止於個體的「存在」問題。她和Jean-Pol Fargeau所寫的、改編自梅爾維爾小說的劇本,以新兵Sentain的出現,破壞了主角Galoup和老上司Bruno之間微妙的同性關係;此種介入,其實又像這班法國駐軍部隊對非洲的「入侵」,他們鑿地開路,這些不起眼的情節,也是另一形式的「破壞」(值得留意是,Galoup要懲罰一個擅自離開看守崗位的部下挖洞,當這部下挖得愈大愈深,Galoup和Sentain的裂痕也愈來愈大)。而影片後段那非洲女孩對早已口唇乾裂的Sentain之相救,或都市繁華的影像突然的插進,都可以說是不同方式的介入。電影《Beau travail》有意探討現代化對較原始、落後地區的「干預」或影響,它跨越了洲際,以非洲女孩給Sentain最需要的水源一幕,高明地隱喻被殖民地對殖民國的資源供給,或是直接的幫助;還有Galoup跟看管著那,被懲罰之部下的軍人所說的:「你已經不是非洲人了,你現在是士兵了」這句話,既表達出此士兵已經或將會被軍隊進行個體異化,也表達出非洲黑人文明、以及其它地區的被同化危機。

廣告

電影《Beau travail》劇照

電影《Beau travail》劇照

從小就生活在非洲的Claire Denis,對這個地方有著特殊的情感,她於《Beau travail》裡頭借助能增加影像宗教色彩的音樂、以及部隊士兵平時伸展拉筋但又拍得他們好像參加某儀式的鏡頭,來展現非洲這片土地的古老、神秘。Claire Denis的《Beau travail》,不僅跨越了地域和種族的邊界,也跨越了時間,令我們感受到那來自遠古的能量;而此能量又喚醒了人的原始慾望,並通過層戀起伏的優美男性胴體展示,激發著觀眾去產生更多的意淫或聯想。

電影《Beau travail》從這雙向性的慾望激發(既激發了觀眾又激發了片中角色),隱晦地說明了後現代哲學家德勒茲(Gilles Delueze)的理論。德勒茲其中的一個思想,就是修正了拉康和佛洛依德對慾望是匱乏式的、或只是人由於欠缺而引起的一種主體心理狀態的認為。他覺得「慾望應該是積極的、主動的、俱創造性的,是和尼采意志類似的一種創造性力量,並俱有革命性的、顛覆性的」。因此,主角Galoup的佔有慾望,或是新兵Sentain積聚起來的對Galoup之挑戰、反抗的慾望,成為了這兩位自主意識覺醒的主因,他們的慾望變作了各自的雙翼,令新兵Sentain,以及早已把軍隊制度、秩序「內化」的Galoup,可以飛越圍城,不在做連自己的名字都可有可無的角色。

偏愛同性戀題材的Claire Denis(她1994年就已經拍了觸及同性/變性方面的《J'ai pas sommeil》),所挑選演員之身材雖不是十分地出眾,但在蔚藍的天空與大海的襯托下,又俱能吸引到我們的美感。而Claire Denis那讓人難忘的電影語言、表現手法,就像這水天一色的背景,增加了本片的魅力,亦為電影帶來更多解讀空間。舉個例子說,就是赤膊的Sentain和Galoup,於海邊用眼神、身體對峙的特寫,已經令到外露與抑制著的情感並存,且與開頭的舞蹈畫面相呼應(他們的對峙猶像跳舞),一冷一熱地,顯出了導演的功力,也顯出了劇本所藏的構思。

本片最後的獨舞,我認為是影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結尾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