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聖經的「分別為聖」與歧視

2017/12/3 — 18:56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任平生】

主流教會反對同性戀,是因為聖經在舊約已經有條例禁止同性戀,這條例背後其實有一個信仰的目的,就是分別為聖,利未記19:1-2「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全會眾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是聖潔的。」 

聖潔是指從普通的事物分別出來,更重要的是歸給上帝,聖物、聖所的觀念正是如此,是指奉獻歸給上帝的人、事、物。利未記10:10:「使你們可以將聖的、俗的、潔淨的、不潔淨的,分別出來。」上帝要求分別「聖的、俗的、潔淨的、不潔淨的」,「聖」指分別出來歸給上帝的東西,「俗」指普通的事物,並非不潔的,但也沒有分別出來歸給上帝。「潔」指純淨不算為污穢的東西,「不潔」指本質不潔的東西,或指本來是潔淨的東西,被沾污成為不潔的東西。不潔是一種罪,利未記5:2「或是有人摸了不潔的物、無論是不潔的死獸、是不潔的死畜、是不潔的死蟲、他卻不知道、因此成了不潔、就有了罪。」,甚至要剪除,利未記7:21「有人摸了甚麼不潔淨的物、或是人的不潔淨、或是不潔淨的牲畜、或是不潔可憎之物、喫了獻與耶和華平安祭的肉、這人必從民中剪除。」,我們看看一些例子:

廣告

申命記14:7「但那些倒嚼、或是分蹄之中不可喫的、乃是駱駝、兔子、沙番、因為是倒嚼不分蹄、就與你們不潔淨。」

申命記14:10「凡無翅無鱗的、都不可喫、是與你們不潔淨。」因此龍蝦、長腳蟹、鰻魚、鮑魚都不能吃。

廣告

利未記15:19-22「女人行經、必污穢七天.凡摸他的、必不潔淨到晚上。…凡他所躺的物件…凡摸他床的…凡摸他所坐甚麼物件的、必不潔淨到晚上」

民數記19:16「無論何人在田野裏摸了被刀殺的、或是屍首、或是人的骨頭、或是墳墓、就要七天不潔淨。」

利未記13:8「祭司要察看.癬若在皮上發散、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痲瘋。」

出埃及記31:14「所以你們要守安息日、以為聖日、凡干犯這日的、必要把他治死.凡在這日作工的、必從民中剪除。」

申命記認為一些動物和海中生物是不潔的是很奇怪的事,因為律例的制定者忘記創世記說一切生物都是上帝所創造的,根本不能說某些動物是不潔的。律例的制定者引入潔與不潔的概念結果把上帝創造動物的美事都扭曲了。摸死屍、痲瘋、女人行經等事都與清潔衛生有關,古代醫藥不發達,要求人注重清潔衛生無可厚非,但清潔和靈性上的「潔」是無關係的,把兩個不相干的事聯系起來,結果是把不美觀、不完整、不清潔、有病的都被視為上帝所不悅納的,未「為聖」之前就把別人分別出來,造成歧視,例如:

申命記23:1-2 凡外腎受傷的、或被閹割的、不可入耶和華的會。私生子不可入耶和華的會、他的子孫直到十代、也不可入耶和華的會。

利未記
21:16耶和華對摩西說、
21:17你告訴亞倫說、你世世代代的後裔、凡有殘疾的、都不可近前來獻他上帝的食物.
21:18因為凡有殘疾的、無論是瞎眼的、瘸腿的、塌鼻子的、肢體有餘的、
21:19折腳折手的、
21:20駝背的、矮矬的、眼睛有毛病的、長癬的、長疥的、或是損壞腎子的、都不可近前來。
21:21祭司亞倫的後裔、凡有殘疾的、都不可近前來、將火祭獻給耶和華、他有殘疾、不可近前來獻上帝的食物。
21:22上帝的食物、無論是聖的、至聖的、他都可以喫。
21:23但不可進到幔子前、也不可就近壇前、因為他有殘疾、免得褻瀆我的聖所、我是叫他成聖的耶和華。

很明顯,那些殘疾人士都被上帝視為低人一等,不是上帝所鍾愛的人,彷彿不是上帝所創造的。因此,分別為聖並不會令人更加神聖,反而令人變得非人性不人道,把困苦的人遺棄。摩西律例裡面從沒有要求人關心殘疾人士,並且上帝首先示範排斥殘疾人士。或許有人說上帝的啟示是漸進式的,舊約律例只是一種預表,但上帝不喜歡殘疾人士就近壇前關漸進式啟示和預表甚麼事呢?又如果那些律例和當時的社會文化有關,那麼啟示和不啟示有甚麼分別呢?舊約律例實在難以視為上帝的啟示。

到了耶穌的時代,耶穌看到舊約很多陋習和不人道的地方而提出改革。每當耶穌說:「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只是我告訴你們…」,正是耶穌不滿意舊約的某些想法而提出新的倫理思想。耶穌反對「分別為聖」的概念,他破了眾多舊約律例,他觸摸死人使之復活,接觸瞎眼的、瘸腿的、患血漏的和麻瘋病人,並使他們康復。或許耶穌這些神蹟故事都是虛構的,但故事卻表現出一種人道精神,這些困苦的人都不應被歧視和拋棄,他們與常人同樣是上帝所創造的,為上帝所憐恤的。耶穌看人遠遠比無情的摩西律例來得重要,治病是工作,工作在安息日是被禁止的,但耶穌寧可破壞律法,在安息日為人治病,也不願意有病的人在安息日受苦,得不到安息。耶穌的十字架並不發生在被判死刑的各各他山上,而是發生在他甘願冒險為人治病,可能因干犯安息日而得罪上帝並且被治死的時候。對於耶穌來說,人的神聖與高貴並非脫離不潔的事物,把異類分別出來,而是為了別人的好處而甘心放棄自己的權利,甚至生命,這就是基督十架的精神。那些發揮舊約分別為聖精神,歧視性小眾,說立法保障性小眾就會侵犯信仰自由的基督徒,請問你們的基督犧牲精神去了哪裡?你們要背負的十字架是否已化成石頭,堆在性小眾的背上呢?

作者簡介:熱愛古典音響和攝影,喜歡探討哲學和宗教。離教者,著有《基督教降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