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蓄奴者落地獄

2017/9/17 — 15:44

(含劇透)

雖然Colson Whitehead去年著作《地下鐵道(Underground Railroad)》奪2017普立茲獎、2016美國國家圖書獎、亞瑟.克拉克獎等獎,還得到奧巴馬和Oprah Winfrey推介,但我始終無法給它半個like。也許很大程度要怪罪於譯文太爛(我讀的是文景康慨譯本),但Colson Whitehead的寫法也並非沒有可斟酌之處。

這書講述的是黑奴科拉(Cora)的逃亡故事。十九世紀美國南部蓄奴風氣盛行,許多黑人被白人地主剝削、蹂躪、虐待,科拉就是其中之一。一天,她在一些廢奴主義者的幫助下,借助秘密建造的地下鐵道,從佐治亞的種植園出發,想要逃到沒有蓄奴制度的自由州。逃亡中她認識的人、經歷的事,便是全書主軸。最後,科拉成功逃走,惡人全部死光光,完。

廣告

典型的脫苦海故事。而更典型之處還不在其結構,而在世界觀──故事描述的十九世紀白人蓄奴者是如此橫蠻、殘暴、癲喪,以至你會覺得,他們根本不是人,只是個邪惡集合體。又因這故事以第三身全知觀點撰寫,即作者不是故事內部一員,而是外部類似於「上帝」的角色,當他直接將那一大堆負面形容詞(「邪惡的」、「凶殘的」、「血淋淋的」)貼在蓄奴者身上,你便更可以肯定,這部小說的世界單純得像童話故事:總之蓄奴者=壞蛋;黑人=受害者。真是個簡單到近乎天真,天真到近乎無聊的世界。

難怪許多評論盛讚此書時,先提奧巴馬,再提特朗普。

廣告

其實我不是說忠奸分明一定等於片面和無知。雖說我知道,沒有人生來就是惡人,每種惡背後都有原因,因此對惡我們應予以體諒包容;可是我亦明白,對某些人某些事,我們只有分清黑白一途,比如對中共。如果有人寫一本《地下鐵道》中國版(黃雀行動?),講異見人士如何逃離中共魔掌,我將樂見此書不抱憐憫之情、毫不含糊地揭示中共之惡。

然而蓄奴者終究不是共產黨。蓄奴制度也早已封存於歷史文獻,而沒有在此時此刻害人。剝奪蓄奴者的人性,將他們打落十八層地獄,到底有甚麼意義?除了在回聲室裏面再三呼喊種族平等之外?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