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薄扶林尋龍記 In Search of the Dragon

2017/9/22 — 10:09

【譯:Ben】

(譯者按:每逢八月十五中秋節,港島薄扶林村都會有舞火龍節慶。數十名健兒舞動火龍,巡遊街巷,替村民祈福消災。活動包括火龍紮作、火龍開光、舞火龍及送火龍,均有賴村民積極參與。 Billy 特地採訪了活動負責人蕭昆崙先生。)

為紮火龍搭起的「工作室」——歡迎來到薄扶林村

為紮火龍搭起的「工作室」——歡迎來到薄扶林村

廣告

七歲的小皇帝趙昺逃難到南方,看到遠處半島上有八座山峰,山勢奇異,忽發奇想,把眼中的山峰視為八條巨龍,而他宋帝昺就是第九條龍,遂命名此地為九龍。可是,這位真龍天子當不了多久皇帝,因為蒙古大軍一路追殺,逼得宋朝君臣逃至新會崖門鎮,隨行士兵雖英勇保衛,終不敵大軍壓境,朝臣陸秀夫背負帝昺,投海殉國,南宋正式滅亡。

廣告

然而,趙昺不是香港第一條龍,也不是最後一條。龍在香港這大都會無處不在,其身影每每飄過城中閃閃發光的鋼鐵和玻璃,駐足於高級食店的木製窗飾上,化身為無數雕像,或變成一條條街道、一棟棟建築物、一道道菜色、甚至一個個人物的名字,譬如我城引以為傲的李小龍。本地建築物中間常故意開一個大洞,叫龍門或龍道,讓青龍從山頂來回於海中,這種風水設計除了會帶來好運,還可令建築物抵禦強風。

龍在香港依然活躍,尤其在港島西的薄扶林村。這條村位於青翠山丘之間,有條清澈的河一直流入瀑布灣。據聞香港開埠前,歐洲人的經商船隻常來瀑布灣取水,因水甚清甜,故稱此地為「香港」,是真是假,聊備一說。

九月上旬的一個早上,天氣悶熱,我來到薄扶林村。這條村的歷史可追溯至 1670 年代。康熙初年,吳三桂發起三藩之亂,當時有陳姓、黃姓和羅姓三族逃往南方,到香港後聚居此地。村內一片瓦通鐵皮屋頂,如笠貝般緊貼加列山和曉譽屋苑邊緣,驟眼看去,還以為是個到處蓋著臨時棚屋的貧民窟。村子入口像個城堡的城牆,見到好些龍頭在保衛村莊。龍頭用竹子和鐵線紮成,似乎在向過路行人與汽車顯耀龍威。

有一間竹子搭成的房舍吸引了我,門口寫著「歡迎參觀」。我走了進去,房內光線較暗,當我的眼睛適應了後,發覺裡面佈滿小龍。有些只有龍頭,都被竹子塑成了最簡單的線條;有些比較精緻,龍身蜿蜒在粗壯的竹竿之間,屋內的花盆種了許多綠色植物。我是來這裡尋龍的,尋找一條薄扶林火龍。

有些只有龍頭,都被竹子塑成了最簡單的線條

有些只有龍頭,都被竹子塑成了最簡單的線條

有些小龍則在花盆間穿插

有些小龍則在花盆間穿插

火龍起源

我在村口巴士站下方找到蕭昆崙。他是火龍會的副主席,也是薄扶林村文化地境保育小組前副主席,負責統籌舞火龍活動。他頭髮灰白,中等身材,處事幹練。訪問當天他正在安排事務,下面有一群義工在忙碌工作。他指著一大堆屈曲的竹子及一條長約 30 米的繩子,說:「我們在做紮作,這是個大龍頭,那是龍身。」左邊至少有 30 人正把稻草包在繩上,繩子由多條竹竿撐起。他們手拿鉗子,按著紮火龍師傅的指示,用一段段鐵線把草紮緊。「今天找到一群長春社的朋友來幫手,是從新界過來的。上星期開始,每個禮拜日都會有不同朋友來義務幫手,紮這條龍,一直紮到中秋節。」

舞火龍習俗已有超過百年歷史,源於昔日這條村莊遭瘟疫蹂躪,人畜皆受牽連。村民相信唯有燒一些東西才能把瘟疫驅除,他們拿著香火去熏燒,瘟疫真的神奇消失。蕭先生說:「村民先是拿著一扎扎香到處遊走,在豬欄雞欄慢慢地熏,後來才覺得光是這樣不夠。由於中國人很尊重龍,所以演變成用龍的形態,插上線香,四處巡遊,逐漸形成了舞火龍的習俗。」為什麼選定在中秋節呢?「因為中秋節人人都會回家團圓,是村子最人齊的時候。」這可能是同類儀式中最古老的一種,已成為村民生活的重要部分。雖然這活動跟大坑的舞火龍並無關係,但「大家的意向一樣,都起源於類似瘟疫」,最終演變成驅邪消災,祈求平安。

火龍紮作

蕭先生說,紮火龍的過程並不複雜。通常整條龍超過 70 米長。「我們先購買材料(竹、禾草、鐵線和繩子),然後師傅會慢慢教大家怎樣去紮:如何破開竹子,如何拉繩造龍身,如何用草包紮,紮龍身要多粗多大。」禾草就裝在靠牆的米袋內。「這是最常見的原材料,俗稱禾桿草,以前長滿整個山頭,給牛吃的,後來牛奶公司關閉了,我們便要向內地採購。」舞火龍當晚,會用10多寸長的線香。所有材料和活動的經費,都在節慶前(八月初一開始)向全村村民籌集。「有氣出氣,有力出力,有錢出錢,哪怕婆仔拿五蚊十蚊出來,我們也不介意,最重要是全村參與。」

薄扶林村的少年正在製作小龍頭

薄扶林村的少年正在製作小龍頭

吳江乾是薄扶林村的資深師傅,每年由他監督紮火龍的程序,而他兄長吳江南則訓練了約 30 名義工參與,其中有的跳舞,有的打鼓,有的負責消防監察,引導火龍在月圓之夜走遍村莊的狹窄街巷。

義工幫忙為龍身加入禾草

義工幫忙為龍身加入禾草

薪火相傳

「你看到那邊嗎?」蕭先生指著一條較小的龍頭:「是什麼呢?」我還沒回答,他又說:「兩年前,我們已開始多造一條小龍,在八月十四給村內長大的年輕人去舞。」薄扶林村雖然歡迎大家參與舞龍,同但時也積極將傳統技能和知識傳給下一代。「這叫薪火相傳,他們年齡小,一下子不能跟大哥哥及大叔叔一起舞龍,現在他們可以有門路自己去紮龍及舞龍,而且年輕人一起玩會更開心,也可讓他們開始接觸這傳統手藝。我們年紀漸大,不能繼續玩下去,現在正好培養這些年輕人慢慢接手,這只是個開始。」

薄扶林村的新一代已準備好將習俗傳承下去

薄扶林村的新一代已準備好將習俗傳承下去

紮龍的技巧其實已傳承了超過一個世紀。蕭先生說:「我們十歲就看著叔輩紮龍,主要靠觀察他們怎樣做,然後自己去摸索,試試怎樣去屈竹、包紮龍身,慢慢揣摩出來。沒有人真的有師傅去教。我們這年紀的村民,個個都懂得紮龍。大家都是頑皮仔,不是舞龍就是紮龍。所以今天這條村,站出來可能有四五十人懂得做。只不過吳師傅堅持每年主動去紮龍,也教大家去紮。」

舞火龍的傳統好像保存得很好,誰也想不到原來近代這傳統曾經中斷。蕭先生說:「我們的大龍停了三幾年,因為村子沒有組織,每一班人都自己做條龍來玩,後來大龍停辦了,就只有小龍。所以嚴格來說,舞火龍從未停過。大約十幾年前,我們開始統一,全條村做一條大龍,漸漸成立了這個火龍會。之後舞火龍就由火龍會來舉辦。」

火龍盛會

還有兩星期左右,就到舞龍盛會,大家正在密鑼緊鼓。蕭先生帶我們穿過迂迴曲折的小巷,小巷只靠街市常用的紅 A 吊燈來照明。途中見到有個工人在修理一扇傳統店門,有個魚販在擺放當天的漁獲。我們再踏上狹窄村路,兩邊是石屋和街坊小店,最後走進了一棟兩層樓的大樓,裡面舖上粉紅色瓷磚地板,這就是火龍會總部。

村內士多備準充足

村內士多備準充足

村內小巷只靠街市常用的紅 A 吊燈

村內小巷只靠街市常用的紅 A 吊燈

總部房內,右側堆滿了竹製火龍、旗幟、橫幅及其他祭禮用品。蕭先生叫我們上天台,在那裡可以俯覽全村三分之二。他說:「中秋那夜,我們大概六點半開始。先在村口竹棚設壇上香,做起龍拜神的儀式。六點九嘉賓到場,開始替龍點睛。先在巴士站打龍餅,做盤龍的動作,然後入李靈仙姐塔。」李靈仙姐塔高五米,分兩層,供奉神祇「李靈仙姐」。該塔於 1916 年重修,估計是香港第二個最古老的靈塔。傳說薄扶林村曾有鬼怪作祟,全靠李寧仙姐為村民驅走惡靈,所以每逢大時大節,村民必到塔前拜祭。

村內魚檔

村內魚檔

「火龍接著會去西國大王廟,拜我們的大神。之後換香,入村替村民祈福。」蕭先生強調,火龍不是表演,而是儀式,最重要的逐家逐戶巡遊祈福。譬如人們以為打龍餅是表演,其實不是,那只是入村前的熱身運動。

火龍會總部天台能俯視全村景色

火龍會總部天台能俯視全村景色

「從村口到山上,大概到 10 點才能轉回來。又換香,打龍餅,再把龍送走。」之後也許是整個儀式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我們會一直舞龍下山,經華富村到瀑布灣。最後換香,拜一拜祭,把整條龍送入海(即「龍歸滄海」)。我們舉著火龍走進海中,水到胸口處,讓海水把香熄滅。」整個儀式約在午夜結束。「我們回到村,會吃燒乳豬,喝啤酒,慶祝到凌晨 3 點,盡情作樂。」蕭先生笑著對我說 :「你來吧,我們十分歡迎。」

(待續)

原刊於《蛋撻魔怪》;更多相片請看「蛋撻魔怪」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