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薄扶林文化導賞團」小記

2018/2/5 — 13:24

上上星期日(21/1)參加了由「薄扶林村文化環境保育小組」與「香港大學大學堂文化輔助委員會」合辦的「薄扶林文化導賞團」。分為上下午兩部分,早上由一名嫁進薄扶林村數十年的婦人帶領導賞,其實我完全不認識薄扶林村,歷史可從書本補習,但聽居民親身講故事,就是不一樣的深刻體驗了,她嫁進來時的窮困生活,現在說出來是喜劇,當年應該不容易捱過來吧。看藝術家、大學生與居民協作參與翻新、改造的菜園地,穿過各處村屋、老式士多、街坊茶樓,才知原來昔日這兒是牛奶公司飼養乳牛的牧場,上「草廬」,左方遠處是一輩子也買不起的置富花園,右方是業已荒廢多年的牛奶公司員工宿舍(感覺可以拍戲,作廢墟、匪巢、舊村、廠社取景地),那對比實在強烈。回頭到牛屎湖(真難想像昔日這個可遠眺海景的山上牧場是何模樣)、李靈仙姐塔(那道士鬥法的故事很過癮)、Smile Maker 畫的舞火龍壁畫;一個早上可欣賞到自然樹林、歷史悠久而仍有生命力的鄉村(現有約三千居民在此)、消逝了的產業遺址、現代的藝術創作、活生生的人生故事,很豐富呢。

午間在薄扶林村內小小的「新華茶樓」用膳,之後就由香港大學大學堂的宿生接手當導賞團,帶領我們去參觀大學堂、伯大尼。雖然也曾讀過兩年的香港大學,但對這兒的建築、文化、歷史認識極淺,今天還是第一次踏進大學堂。「巴黎外方傳教會」在薄扶林村附近接手德格拉斯堡、興建伯大尼修院前後的故事,幾乎覆蓋了香港自鴉片戰爭至中共立國的歷史,即使不想那麼遠,只看現在的這所大學宿舍,淺水灣酒店送的吊燈、半島酒店贈的龍椅,嘩,看到那些宿生們坐在陽台對海景讀書的悠閒寫意模樣,真後悔當年沒好好讀書,親身體驗「玻璃之城」。其後到伯大尼參觀,今天沒法進教堂內,不過數個月曾在裡面當過半日臨時演員,對這兒不算陌生,倒是現在才知道去過好幾次看電影的「惠康劇院」前身也是牛奶公司的牧牛建築,實在有點驚訝。其實許多日常常踏之地,都有很有趣的歷史吧。法國教會撤出、香港大學接收大學堂、香港置地收購牛奶公司、薄扶林村的拆遷與保育問題、香港演藝學院接管伯大尼,則是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再到現在的發展軌跡了。很有趣很有趣,有機會要再多看多學,再遊此地啊。

廣告

這個「薄扶林文化導賞團」不時都有舉辦,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多留意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