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音得道》和《香花山大賀壽》

2017/7/4 — 9:56

《香花山大賀壽》劇照
自中國戲曲節 2017 網頁

《香花山大賀壽》劇照
自中國戲曲節 2017 網頁

看過不少粵劇,始終只是「偶然觀客」,很不熟行,我對古老「例戲」更無知。香港八和會館「經典粵劇慶回歸」演出吉慶例戲《觀音得道》、《香花山大賀壽》,是「中國戲曲節 2017」紀念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重頭戲,機會不可多得,於是去看了首晚,文化中心大劇院由樓下到三樓有爆棚之盛,很熱鬧。

看後才知道,粵劇華光先師誕的大型例戲《香花山大賀壽》,原來是觀音戲,包括觀音得道,觀音誕辰,觀音十八變和劉海灑金錢四折。據說《觀音得道》往往獨立演出,今次同場連演,後尾還加上《加官》和《仙姬送子》,真是加料加長。

場刊稱全長約三小時,包括中場休息十五分鐘。實際演了約四個半小時,午夜十二點才散場,有些觀眾要早退回家。我也覺得太長,坦白說局部重重複複頗悶,越坐越疲勞。不過總算見識了傳統例戲,亦慶幸沒有錯過最後的《天姬送子》。

廣告

上半場演《觀音得道》,描述妙莊王把三公主妙善許配給功臣大將韋馱,可是妙善虔誠信佛,要出家不嫁,幾經考驗成為觀音菩薩,韋馱追隨她做了護法神將。此乃中國民間古老的觀音前身傳說,當然並非源自印度、本是男身的觀音「正傳」。幾年前我看過李居明新編粵劇《觀音情渡韋陀天》,便取材這傳說,自由改編。

今次由謝曉瑩、陳好逑、陳韵紅、王潔清、徐月明、李沛妍等接力演觀音,李龍、彭熾權、阮德文、譚穎倫演韋馱,溫玉瑜演達摩,梁兆明演書生。加上其他角色,老中青藝伶落力參與(另兩場人選有些不同)。陳好逑最老牌,不能要求她氣充力足,可敬的是風範不俗,她演妙善被考驗「鐵杆磨針」、「竹籃挑水」亦有趣。

廣告

此劇宣揚佛教,抛棄情情愛愛和榮華富貴,成仙成佛就可免除輪迴之苦。古怪的是妙善、韋馱、父王母后和其他公主駙馬,為了得道都捨命跳崖,這樣自毀肉身,其實宣揚自殺!今日看來太愚昧迷信了。妙在剩下老太監和小宮女,決定不跳崖升天,樂於乘機做皇帝和公主。這結局很諷剌,可見民間「抵死」幽默,符合人生實際,比王家貴族有智慧得多。

下半場《香花山大賀壽》,道教佛教滿天神佛都來參加觀音壽宴,出齊呂洞賓、何仙姑等八仙,四海龍王,三山聖母,大批仙女,降龍伏虎,招財進寶,錢神曹寶,連大頭佛和孫悟空也來了。其中三十二位仙女「擺花舞」頗大陣仗,多屬年輕花旦,只是「砌字」不大整齊。

最受觀眾歡迎是香港、廣東卅多位龍虎武師出場,大疊羅漢,大翻跟斗,大舞人龍,又輪流各自表演身手,生猛好看。《大賀壽》演唱少,動作多,至於神仙們表演的功架,例如「降龍架」、「伏虎架」、「韋馱架」等,據說都依照古老規矩,不過看起來平平無奇,甚至沉悶。

當晚尹飛燕演觀音「八變」,每次她先做象徵動作,再由其他演員扮龍、虎、將、相、漁、樵、耕、讀出來示範,看來太簡單和重複了。然後由錢神和仙桃童子出來大灑「金錢」,可見傳統世俗最注重仍是金錢,演神佛戲也不例外。

在文化中心遇見羅卡和汪海珊,他倆數月前看過廣州隆重演出《香花山大賀壽》(這是內地五十多年來首次排演,全行傾力出動,但不演《觀音得道》),相較起來,認為廣州做得比今次香港精美緊湊。尤其是內地八位一級花旦演觀音八變,特別好看,亦很讚賞歐凱明在廣州表演「韋馱架」的功架出色。

到了《加官》已經深夜,循例祝福加官晉爵,國泰民安吧了。幸而最後《仙姬送子》不宜錯過,首晚新劍郎演董永,陳嘉鳴演仙姬七姐,大唱古腔,有些像崑曲。還有仙女們表演「反宮裝」,即場多次反轉服裝,這種變衣,可能比川劇變臉更古老。

全晚最古色古香,就是《仙姬送子》。其實香港今次這幾齣例戲的音樂亦盡量復古,很用心,據說音樂方面勝過廣州。當然,復古音樂與古式功架動作同樣,必須熟行人士才能評論。我則覺得整體應可精簡,若能在重現古典中有適當革新就更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