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上環見山書店 Mountzero Books — 香島的閱讀後花園

2018/6/20 — 18:02

見山書店(作者提供圖片)

見山書店(作者提供圖片)

【文:Paco Chiu @漫讀香港書店Read.HK】

去年初夏,跟友人 S、KT 及 J 走訪上環小店尋書。從文武廟往西踱步,太平山街寧靜自成一角,咖啡廳雅座和畫廊讓下午留連忘返。街上有 S 母親的花店,樓高兩層,外牆翠綠怡人。雖未進舖,已覺繁花雅麗,滿室花香。J 眼利,在相鄰古董小店 In Between 覓得幾本三人出版社的絕版書,包括董啟章(Kai)《The Catalog》;韓麗珠、劉芷韻、葉愛蓮合著《Hard Copies》等。如是直落夜深,我惦記這一帶的花和書點綴了那個夏天。

半年後,S 的母親去了外國,花店隨之結業。事後 S 談起舊址開了書店,那陣子事忙未上心,後來《Sample 樣本》和後話文字工作室在臉書貼出書店相片介紹,外牆及窗框黑白主調,一派簇新歐式洋房模樣。匆匆一年又過,總想看看那舊地新貌。

廣告

趁週日上班前早上再訪上環,從地鐵站沿摩羅街上坡,走過梯級斜路和橫街小巷,不一會書店就現眼前。店外路段依舊寬闊,樹影婆娑,風景自然;逢著少男少女正取景拍攝電影,舉手投足與書店節奏相襯。「Move shooting, but your life goes on.」窗前黑板調皮寫道。書店女主人一身淺灰間條衣裳甚是素雅,此刻已在店外打點,黑粗框眼鏡帶書卷氣鮮明順眼。「我們已經開啦,隨便看吧。」語調輕柔友善,自然領受好意。

廣告

開門賞書前,早被門外小書車吸引,好奇翻開王文興的《書和影》,幾多經典名著點評議論;再拿起傅月庵《天上大風 ─ 生涯餓蠹魚筆記》,愛書人談生活,總好奇別人如何用書香點綴人生。進內輕掩店門,「你知道傅月庵吧!」女主人 Sharon 問道,像聊起一位友人般親切。愉快談過幾句,放眼室內,逐漸融入室內環境當中。枱上擺滿選書,《安藤忠雄:我的人生履歷書》、羅婉儀《文字.繪畫》等排列有致。枱旁長凳可供安座,另一邊放著西環文具店 Blank 的精緻文具;窗旁小架逐層飾以書本拼以擺設佈局用心。正前方書架上一瓶鮮花一盞小燈,玻璃天然採光,日照柔和,與室內書本恰如其分相襯。不一會瞧見架上放著那本去年在這條街錯過了的董啟章《The Catalog》,終有幸再續書緣。

商界工作重覆日漸麻木,Sharon 選擇中途抽身離場,年初發現書店現址掛出招租告示,頓覺環境優美,感覺對了,遂決定書店在此落戶。「其實之前未曾做過生意,很多東西都不懂。」Sharon 總愛自謙地說。「幸虧有家人和朋友支持。」她欣賞美藝畫報社的設計及選書,其再版的丘世文《週日床上》近日賣了數本,成績不錯。途中有讀者經過書店挑了一本《Harry Potter》,才二十元,Sharon 回頭喜悅地說賣出了書,笑容開朗。

「感恩的是,書店開業以來每天都售出書籍,而且一些英文書還挺受歡迎。」留意到霍金《時間簡史》和 George Orwell 的《Down and Out in Paris and London》均為精裝,較常見平裝本耐看不少,原來頗受讀者青睞。著名藝術史家 E. H. Gombrich(貢布里希)的《The Story of Art》(藝術的故事)更備有精裝,開本較平裝大上數倍,紅色書盒橙色書封鮮明顯出經典份量。「這樣的好書,讀這個版本才好吧?」這不單是品味,也承認經典應在生活中佔有這麼多一點位置。

書店每本選書 Sharon 都讀過,一次出版社拿來米哈(何建宗)小說《餡餅盒子》想在書店售賣,Sharon 很快讀畢,書本最終得以在店亮相,「就小故事來說,真寫得不錯。」其他書她都如數家珍,如羅鍵鏘、梁安琦的《David Lynch 大衛連治》、金安平的《合肥四姐妹》,介紹之際神情陶醉,似是公諸同好多於生意考慮。Sharon 尤其推介《第 43 屆青年文學獎文集》,以及一眾中國媒體創意人費時兩年出版的文化雜誌書《Be Water Journal 水象》創刊號。後者藉報道各國創意工作者的故事,實踐李小龍名言 Be Water — 滴水穿石地探尋傳統文化及如何更好地生活。雜誌一年一期,耐心沉澱,探索實體出版的增值可能。「對於新的作家,我們應該支持!」新生的書店和新進的寫手及出版物相扶並進;新的付出及嘗試,文化由此點滴承傳。

閱讀以外,Sharon 雅好古典音樂,窗旁放著的 James Rhodes《關鍵音:沒有巴哈,我不可能越過那樣的人生》是她最喜歡的書籍之一,由作者自述藉音樂走出性侵陰影繼而擁抱生命的歷程。「其實,鄧永鏘爵士(Sir David Tang)也曾幫助過他追求演出理想呢。」Sharon 希望店內的書,可盛載西區以至香港的因緣和故事。

「還可到樓上看看啊。」拾級而上,如小書房映入眼簾;架上展示圖書雜誌密度相宜,座旁窗邊綠葉養眼,小休讀書均甚適。在架上覓得小白《好色的哈姆雷特》彩色插圖本,欣然下樓,Sharon 興奮地說架上那些陸灝、毛尖、小白及小寶等上海文人寫的書特別好。想來之所以留意小白和陸灝,緣於一晚西營盤乒乓城小聚,友人 W 俊俏有才,書籍放滿一枱,老闆看見事後還笑說要辦次讀書會。在西區得著幾個書名人名,生活從此更添樂趣。

代 Sharon 看舖的女友人也來了,這天他們和朋友準備在樓上辦讀書會。不久另一位女友人前來探望,原來是從前獨立書店「Possession Bookstore 悅書棧」的主人,「那時實體出版還未走下坡呢。」她結婚時的花球是由 S 母親的花店準備的,緣份奇妙。Sharon 提起友人藝術家黃仁逵辦的「初一十五」詩會 — 時值月圓具情調的文人聚會。她希望在書店多辦文藝活動,樓上能有如此一聚,更冀營造氛圍讓人停駐甚至寫作,「誕生一個如海明威的作家!」

「若有空間和時光跟朋友談書暢聚,可是人生最開心的事了。」女友人說。那天最後我喜獲毛姆《The Moon and Sixpence》及陳汗《滴水觀音》。而她們的讀書會則由下午二時開至晚上八時,意猶未盡,想必再辦。

接著的週六早上,因緣際會,中環季豐軒畫廊趙無極等人的畫展上,S 終於跟 Sharon 見面。S 早懷開書店的夢,「很厲害啊,想開就真的開了一間書店,是那種說做就做的精神。」「是啊,就是要一鼓作氣!」Sharon 笑說。有友人特地為書店送來林懷民《蟬》,只展不賣,Sharon 則仍相信在水泥地上可以種花。 

從花店到書店,因書繼續芳香。書店以「見山」為名,旨趣在於「見山還是山」的禪語典故,從登山看見書店風景,到眺望廣闊書海,卻提醒讀者要不忘初心,如同英文店名 Mount Zero 一般,終需下山返回原點,值得玩味。若太平山道是香港鬧市的後山,書店則像是後花園,裁種著閱讀及文化的品味、相識重聚的契機,更是值得期待的花香。

見山書店
上環太平山街 6 號 C 鋪
Instagram: mountzerobooks

 

原文將載於「漫讀香港書店Read.HK」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