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書 ‧ 人】普查佔領區樓梯帳篷路障 4寸小書談傘運空間實驗 — 專訪林兆榮

2018/3/23 — 13:48

林兆榮與新書《傘運建築群》

林兆榮與新書《傘運建築群》

【說書 ‧ 人】系列:訪問作者,介紹新書。 

開頭,橋底只有一張枱,然後愈來愈多枱,從橋底兩旁延伸開去。曝露於橋外的桌面,需要一些帳篷遮陰,方便閱讀。有了遮陰,有時又會太暗,所以有人送出枱燈。用乾電池不環保,而且不耐用,很快又有人開始搭電 ..... 金鐘自修室,就是如此一天一天,一點一點,慢慢築成。

遮打自修室3.0 版
新加21個帳篷,並使用燈膽及LED光管作照明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遮打自修室3.0 版
新加21個帳篷,並使用燈膽及LED光管作照明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廣告

「好有機。因應現實情況,每個人行過都可以加加減減,而且整件事沒有總建築師。我覺得好神奇。」藝術家林兆榮憶述雨傘運動如是說起。

廣告

傘後三年多,雨傘運動的書籍出過不少,講政治,講社運,講前途。2018 年初,林兆榮推出一本4 寸乘 3 寸的小書 —《傘運建築群》,圖文記載佔領街頭出現過的大小構築物,提出城市空間的面向再閱讀雨傘運動,說:「除了政治以外,人們如何使用街道也非常重要」。

傘運構築物 美感與戰略兼備

喜歡行街做 Flâneur,八十後的林兆榮自小「刨地圖」,背誦地鐵站名、熟記巴士路線。目前執教於兆基創意書院的他,本科讀藝術,徒步行走大小城市紀錄起來做作品;碩士論文研究城市和鐵路關係。雨傘運動期間,他放工後去佔領區「巡街」,一星期去上四、五日。他記得,佔領初期與朋友如常在金鐘來回行走,發現金鐘道馬路中央的欄杆,築成了樓梯。人們找來橋板和木頭等用各種物品「左塞右塞」,無須鐵釘,也不用膠水,但結構堅固,說:「行過幾次都覺得這條樓梯好正,又美觀又穩陣」。

此樓梯以30塊『橋板』,卡進欄杆而成。此欄本身分隔金鐘道東行線及西行線/電車路。平日跨過道路,須經過太古廣場天橋。

橋板質料相信為櫧木(Sclerophylla wood)(有錯請賜正),木質堅硬。此設計巧妙之處為其橋板之厚度剛好能卡進欄杆夾縫。約一點五米的欄杆,只需六步便可跨過。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此樓梯以30塊『橋板』,卡進欄杆而成。此欄本身分隔金鐘道東行線及西行線/電車路。平日跨過道路,須經過太古廣場天橋。

橋板質料相信為櫧木(Sclerophylla wood)(有錯請賜正),木質堅硬。此設計巧妙之處為其橋板之厚度剛好能卡進欄杆夾縫。約一點五米的欄杆,只需六步便可跨過。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除非運動明天就收皮,否則覺得這些構築物應該會愈來愈多。但這些構築物可能好快就會消失,所以我想盡快記低。」於是,林兆榮拿起相機,拍下第一張「傘運構築物」的相片紀錄。回想當年,他坦言起初對於「紀錄」沒有太多想法,純粹覺得美麗的東西要記下來,但後來愈拍愈多便開始覺得可以發展成研究題目,道:「除了美感之餘,這些構築物都是出於戰略需要的設計,屬於歷史的一部分」。

最冷方法 記錄貼身的社運

林兆榮決定記錄「傘運構築物」,卻選擇了「最冷」的方法。拍照之後,他模仿建築設計圖,繪畫構築物結構,記錄它們的位置、用途、用料、出現時間等資料,並開設「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專頁分享成果。樓梯、路障、帳篷 .... 各種構築物仔細分類,遂吸引《明報》編輯青睞,部分圖文在雨傘運動期間於報章連載。

雖然如此,運動一結束,數百張相片,六十張繪畫,林兆榮再沒有處理,「好多人都不想重提雨傘,包括我自己。並非覺得那是甚麼羞恥的事,而是純粹好累」。直至 2016 年,「雨傘運動視覺文化庫存計劃」發起人黃宇軒(Sampson)邀請,將其「傘運構築物」項目帶到澳紐展出,他才再次整理當年的圖文資料。

要了解佔領區內的帳篷,必須先了解其材料。圖中所示的材料,都是輕易從路邊或佔領區附近商店可以找到。這可以理解為何旺角,銅鑼灣會較多此類帳篷,尖沙嘴次之,金鐘最少。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要了解佔領區內的帳篷,必須先了解其材料。圖中所示的材料,都是輕易從路邊或佔領區附近商店可以找到。這可以理解為何旺角,銅鑼灣會較多此類帳篷,尖沙嘴次之,金鐘最少。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數量上好多令人好累,但又覺得有些事情即使累都要做。我既然開始了這個紀錄,無論如何都要做落去。」林兆榮遂向地政總署買下十多幅地圖,涵蓋四個佔領區 — 包括維持了短短四天的尖沙咀佔領區。他打開當年紀錄的相片,逐一辨認出拍攝地點,再於地圖上記錄位置。每一個佔領區的構築物,少則十來個,多則上百,他都一一整理好,形成較為有系統的記錄。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樓梯索引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樓梯索引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政治訴求以外 街道使用的實驗

2017 年底,出版社「文化工房」主動邀請林兆榮,建議將當年刊載的圖文整理出版小書,製成《傘運建築群》,並於上月的台北書展發佈。4 寸乘 3 寸的小書,只有薄薄 32 頁,全彩圖文印刷。與其說是小書,倒不如是小冊子。規模雖然有限,但林兆榮堅持出版物必須包涵所有佔領區,甚至借用構築物出現的環境因素,從而分析各個佔領區的地理特色,道:「因著地勢的差異,不同地方出現不同構築物。雖然只有數十頁,但我都希望是一本整全的小冊子。」

林兆榮新書《傘運建築群》

林兆榮新書《傘運建築群》

以金鐘為例,林兆榮用「樓梯」作為標記。他指出,金鐘佔領區一帶道路,行車較為高速,而且入彎位置多,行車線之間斜度有高低,所以人們需要築起樓梯方便上落路壆過路。又如旺角,他指出路段行車時速較低,路口又多,大量行人橫過馬路。加上,運動初期天氣酷熱,旺角佔領區遂出現大量帳篷遮陰,「有遮陰才會有人聚腳,否則大家都走去遮陰,街道就沒有人」。

這是最大一個帳篷,依靠旺角道行人天橋作主要支持點。中間用一條木梯托起。該條木梯為佔領區中最長一條。其餘則拉扯著一個流動巴士站牌及電燈柱。
此帳篷為佔領區中最高一個。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這是最大一個帳篷,依靠旺角道行人天橋作主要支持點。中間用一條木梯托起。該條木梯為佔領區中最長一條。其餘則拉扯著一個流動巴士站牌及電燈柱。
此帳篷為佔領區中最高一個。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夏慤道近樂禮街,利用水馬,卡板,橋板,木板,地面工程膠路板組成基本結構,竹枝紮作製成扶手及欄杆。另有地毯防滑。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夏慤道近樂禮街,利用水馬,卡板,橋板,木板,地面工程膠路板組成基本結構,竹枝紮作製成扶手及欄杆。另有地毯防滑。

(圖片來源:佔領期間 民間智慧選輯 facebook)

一條樓梯,一個帳篷,雨傘運動落幕不再復見,模糊的印象殘存於人們的記憶,但林兆榮始終執著 — 並非出於紀念和懷緬,而是緊扣其城市研究的興趣。他感嘆,香港人與街道關係疏離,從來只覺得街道是公家的,絲毫不能改變。繪畫路面已算為塗鴉,列作刑事,他說:「我們從不在街上留一點顏色,不會做一些事令街道變得更加好用」。雨傘運動期間的構築物,乃至眾人街頭燒烤、打乒乓球,在他眼中都是香港人「自由地使用街道的實驗」,「雨傘延伸好多討論,除了政治以外,我們如何使用街道也非常重要。更何況,為一件事做歷史紀錄,其實不需要問甚麼原因。」

林兆榮與新書《傘運建築群》

林兆榮與新書《傘運建築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