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書人】專訪徐世琪:借科幻小說尋香港未來主義

2017/8/16 — 13:32

【說書‧人】系列:訪問作者,介紹新書。說書,也說人。

「科幻小說陳述的並非未來,而是某些未來世界的遠古歷史。」文化研究學者詹明信(Fredric Jameson)眼中的科幻小說,並不是全然想像虛構,而是從未來的角度書寫當下,投映出作者對於現實世界的批判。

書寫科幻小說,實際是想像未來。如果幾個人合起來,一起書寫科幻小說,那種顛覆性不是更加明顯嗎?沿著這個方向探索,藝術家徐世琪(Angela)發現近年中國大陸科幻小說的文壇活躍,偏偏香港的討論未算豐富,「但其實好多 sci-fi 都以香港做背景,我們可不可以想像自己的 futurism(未來主義)?」

廣告

佔領啟發科幻小說

先後取得生物化學和視覺藝術學位的徐世琪,創作以繪畫和影像為主,喜歡探索機械與身體的題材。文字語言雖然不是強項,但她始終喜歡通過敘事來創作。2013 年,她與現為「咩事」團隊成員的李挽靈(Mary)合作撰寫首部小說《Berty》,想像連環殺人犯被機器強姦之後,誕生一種生物。藉著含有科幻情節的作品,她嘗試探索文學與視藝的關係。四年後,她將推出新一部科幻小說--《暗流體》。

廣告

早在 2014 年,佔領行動後期,抗爭者陷入進退兩難。有日,行走在佔領區的 Angela 忽發奇想,「我在想,如果突然有 UFO 出現,大家一齊對抗它,又會怎樣呢?或者可以打開到新的想像空間吧?」以科幻想像未來的種子,在她心中稍稍發芽。同年,她發現美國的書籍眾籌項目《Octavia's Brood》,著作邀請 20 名來自不同社會階層背景的人,以超現實的方法書寫短篇故事,作為當地黑人運動的延伸。

美國的協作書寫頭目《Octavia's Brood》,啟發 Angela 實踐《暗流體》的寫作實驗。

美國的協作書寫頭目《Octavia's Brood》,啟發 Angela 實踐《暗流體》的寫作實驗。

集合一些人,共同想像未來,對於香港當下的困境,會否是可行的出路?Angela 如是想,便與「咩事」藝術空間的創辦人之一黃子欣(Chantal)討論,最終獲得對方支持,展開長達兩年的科幻小說創作實驗計劃。

科幻小說作為方法

「在天文和宇宙學中,暗流體是暗物質(dark matter)和暗能量(dark energy)的一個替代理論,並試圖在單一的框架中解釋這兩種現象。它代表了宇宙裡我們看不見的物質,宇宙的陰暗面。」Angela 在新書序言解釋,計劃題目「暗流體」的意思。

她相信,科幻小說可以作為方法,透過建立反烏托邦的世界,想像建構另類社會模式的可能。要寫一本香港的科幻小說,她首先想到的是 2012 年在高登討論區發佈《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的 Mr. Pizza。

經出版社聯絡 Mr. Pizza,Angela 的建議獲得正面回應,引述對方指「想做一些香港故事,亦未試過為出書而寫小說」。她再逐一聯絡其他曾經參與社運的朋友,最終再邀請了獨立創作人俞若玫、攝影師謝柏齊、導演葉文希合寫科幻小說,並請來黎仲民(Andio)、黎雋維(Charles)為書籍繪圖。兩年間,她舉辦三次工作坊,邀請參與書寫的創作人共同討論,並邀請關心社區的陳可樂和黃津珏參與;又有樹仁大學英文系課程主任陳潔詩,分享創作科幻小說的技巧。

《暗流體》書本內頁,Charles 的繪圖創作。

《暗流體》書本內頁,Charles 的繪圖創作。

協作書寫,共同想像未來

《暗流體》的成品,由四個短篇小說、兩組圖象,以及「咩事」團隊代表 Mary 的回應後記,以七個個案總結。四個故事獨立成篇,同時又互相呼應。俞若玫筆下的「少女分泌物」,成為謝柏齊構思舊區疫症的爆發點;而謝柏齊的故事中,政府透過病者血液讀取資料的情節,又緊扣著 Mr. Pizza 和葉文希提出的「大數據」(big data)議題。

「初時,我以為作品會直接觸及土地、選舉等現實問題,但結果卻是出現比較普世(universal)的題材。」Angela 見到四名參加者的作品頗為始料不及,但又從中找到預料以外的情感共通之處,「它們都反映一種社運的創傷,那種擔憂和不安,而寫小說正好就是一個處理創傷的平台。」

Angela 坦言,《暗流體》不可能提出解釋社會問題的方案,但協作書寫實踐開拓無限可能的希望,說:「現實即使是死路一條,sci-fi 仍可說甚麼都沒有限制。一起想像未來就是動力,一班人共同思考未來的力量便是更大」。

《暗流體》書本內頁

《暗流體》書本內頁

《暗流體》書本內頁

《暗流體》書本內頁

發表意見